第二十七章 幽冥鬼界-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二十七章 幽冥鬼界

    我从床上爬起,大概是三天之后。我打开信笺,他那龙飞凤舞的字跃然纸上。足足写了十九页,真没想到平素里很少说话的令狐容忌,这么能说!

    “只愿汝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我低低念着,不想六师兄从窗柩飞了进来。

    他见我睡醒,忙不迭上前询问,“七三日前去哪了?上哪儿摘得如此美丽的鸢尾花?怎么累成这样,睡上了三天三夜?”

    我面露尴尬,将信纸收入被褥中,“呃,我原先是想见令狐容忌一面,但他已经带兵出征。不想机缘巧合竟见了一处鸢尾花海,遂摘了一束带回来。”

    绿莺在我耳边咕咕叽叽,“才不是!你明明和令狐容忌在结界中……”

    我忙不迭捂住绿莺的嘴,将它塞进耳里,威胁道,“绿鸟,你是想让我将你扔到鹦鹉堆去?”

    绿莺吓得再不敢言语。

    我转向六师兄,这才注意他手上的皇榜,好奇地接过,上头写着“左相爱女南宫素瑶,济世天女,妙手回春救我吾皇顽固旧疾,万民谨记之”。

    我有些不解,素瑶不应该奄奄一息卧床养伤,怎么啥时候还学会救人了?

    六师兄一屁股坐上卧榻,兴致勃勃讲起,“七你不知道,你昏迷的这几天,京都发生了好多事。”

    “哦?”

    六师兄神神秘秘地四下张望,见无旁人才声说道,“当今皇上在令狐容忌出征后突发旧疾,据说素瑶郡主妙手回春治好了皇上,皇上龙颜大悦,应了素瑶郡主请求,让皇后搬出了冷宫,还让皇上应允了他和令狐容忌的婚事。”

    令狐容忌前脚刚走,皇上就遇险,素瑶和皇后莫不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我原不知皇后要令狐容忌出征是为何事,原是想支开他独掌大权。眼下看来,皇上怕已被彻底控制,成了一个傀儡罢了。

    六师兄好奇地看着我,“七,皇上都为令狐容忌赐婚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以为意笑笑,“素瑶还不是我的对手。”

    六师兄遂又说道,“其实这样也好,令狐容忌并不值得托付终身。我今儿个随五师兄下山采办,你猜我听到了什么?”

    “什么?”

    “我听说啊,令狐容忌出征第一天,路遇一娇俏女子,竟起了歹意,白日宣淫,让一众将士在原地等了一天一夜。”六师兄说得义愤填膺,“我也未料到他竟是这般好色之徒,七你没跟他去是明智的。”

    我脸色发红,六师兄说的倒是事实,只是我可不敢承认他口中的娇俏女子就是我。

    “七你别不信啊!军中将士说不知令狐容忌将那女子带往何处,但那女子可是足足哭喊了一日一夜,直到黎明破晓才没了声响,兴许那女子不堪受辱,那时已经自尽了!”

    ……

    我真如此怂,哭喊了一日一夜?千万不得让人知道那是我,着实丢人!

    我眼神闪烁,“呃,师兄莫听这些流言蜚语,还是多花些心思修习吧!不然过些时日我就要超过你了!”

    六师兄性子单纯,信以为真,爬了窗跃身而去。

    待六师兄走远,我才敢心翼翼挪下床。这腰…这腿!啊…该死的令狐容忌!

    我刚下了床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吃了一嘴土。

    “我明明没怎么动,怎么还这么累!”我低低感慨道。

    “啧啧,主人你可长点心吧!纵欲过度是要年老色衰的。”绿莺又飞到跟前无头苍蝇般瞎晃悠。

    “闭嘴闭嘴!聒噪的绿鸟!”

    我用手挥着愈发顽皮的绿莺,许是动作太大,脖颈上的赤羽链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真是奇怪!没有断裂,怎么说掉就掉了?我正要捡起赤羽链,聒噪的绿莺突然凭空消失,周边的环境也变得十分陌生。

    我拖着疲软的身体,起身环顾着四周,漆黑中透着点点绿光。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如幽灵的哭泣,阴森森令人汗毛直立。

    难道这是鬼界?我脑子里冒出的想法让我大吃一惊。花颜醉说过没有赤羽链的庇护,我对于鬼怪无异于是能大大增进修为的香饽饽,是妖魔鬼怪都趋之若鹜想要吃干抹净的存在。

    天呐,这究竟是哪!

    我看到迎面飘来的透明幽灵朝着我龇牙咧嘴,一口尖利的乱牙咬在我脖颈处,虽然没有鲜血直流,但我能强烈地感受到元气在流失。

    好在,这幽灵徒手就能撕碎,我咬了咬唇,将它从头顶撕拉一声往下撕,它只呜咽了一声便化作尘土四散。

    我顺着路边的幽绿鬼火,走得心翼翼,深怕踩到些横死的伏尸。

    “咚,咚,咚,咚…”忽然传来一阵声响,像是一阵井然有序的脚步声。我四下望着,却并无发现有异样的地方。

    直到一缕飘散在我前额的发丝,沿着我的脑袋,勾住我的脖子将我往上提拉。

    “啊…”这种头朝下的失重感很不好受。我双手捂着脑袋,就怕这一缕发丝断裂,将我重重砸地而去。

    “来了一个肥美娘子!”

    “提过来称重!”

    “我要一斤娘子!”

    “我要五斤!”

    “我没那么多怨念可以用,就给我四两吧!”

    我睁开眼,看着将我团团围住的鬼们,一阵懵。

    下一刻,来了一个舌头垂至眉心的白面鬼,捏住了我的嘴,朝我嘴里足足倒了一桶子水!

    “不用这么好客,我不渴!”我被水浇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白面鬼见水灌得差不多了,便翘着它十分长的舌头,朝着边上的黑面鬼说道,“灌了些水,重些了。”

    黑面鬼满意地点点头,遂和白面鬼一头一尾地将其抬起,一蹦一跳地拖上秤。

    边上其他的鬼已经将路堵的水泄不通,纷纷伸出干瘦的爪子,要来抓我。

    他们这是打算将我大卸八块,分了吃了?我心里一凉,此时呼救也没人能来救我,看来只能自救了!

    我紧紧盯着白面鬼长长的舌头,抄起秤砣顶端尖锐的弯钩,朝着白面鬼的舌心直直刺去,再反手将黑面鬼长长的耳朵一并穿过弯钩,打了个死结,将他们滚成球扔向后头。

    虽然它们身高颀长,但都轻飘飘的,无甚重量。我做这些事倒是不费吹灰之力。

    “还有谁想要肥美娘子?”我一脚踩在秤砣上,一手持着秤杆,扫视着这群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鬼。

    “不敢不敢!”

    “娘子恕罪!”

    重鬼齐齐摇着头,虽然个个凶神恶煞,但因为实力太弱反倒觉得有些可爱。

    只是,一群鬼中却冒出了一只怯生生的手,顺着那只手,我见到了一个长相还算白净的鬼,他瑟缩着上前一步,掌开她手心的黑色怨念,声但又坚定地说道,“可以给我挖块四两的肉嘛?我用全部怨念来换!”

    我朝他招了招手,“过来,我对你的请求十分愤怒,想要即刻撕了你!”

    他果真朝我飘来,面上是掩饰不了的恐惧。我颇有些无奈,从未想过,白白净净的我能把一只鬼吓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