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征途抢亲-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二十六章 征途抢亲

    初秋微凉,薄薄的阳光洒在床畔,我揉着眼睛,将脑袋探出了床幔。结果发现六个师兄横七竖八地躺在我卧榻边,大师兄歪头靠在床柱上,六师兄的脚横亘在五师兄脸上,三师兄还抠着肚脐眼儿。

    我扶额,这几个师兄怕不是彻夜守在我边上,刚昏昏沉沉睡去?

    披上一件衣服,我蹑手蹑脚地从他们身上跨过去,出了院子,急于探听宫中的事。

    “主人,你去哪儿!”绿莺从梧桐树上飞下,在我面前扑扇着翅膀。

    “我须得下山一趟!”

    绿莺用绿意盎然的翅膀拍着胸脯道,“主人莫急,你想知道的事绿莺统统弄清楚了!”

    我揪住绿莺的翅膀,盘腿坐在梧桐树下,急急问它,“令狐容忌可有恙?”

    “他没事。昨日雷雨大作,大师兄知你在宫中遇险,遂赶往,将你从令狐容忌的寝殿接回。那时,皇帝老儿正在大殿兴师问罪,诘难令狐容忌。”绿莺喘了口气,摇头道,“谁知道令狐容忌真不是个好人!他竟说杀害楼兰公主的人是他亲娘皇后,使得皇帝老儿直接将皇后关入了冷宫。”

    楼兰公主果真是被皇后所害!只是皇后此举,当真只是因为眼里容不得沙子,不想让其他女人得到皇上的宠幸?

    可皇上后宫从来都是莺莺燕燕,皇后此举怕不是要逼令狐容忌出征楼兰?

    “那令狐容忌还在京都么?”我摸着袖中的婚书,心中颇为忐忑。

    绿莺眼神闪烁,含糊其辞,“这…额这个,令狐容忌肯定是已经到楼兰了!他连他娘都没放心上,想必是个无情无义之人,主人,和他比起来,大师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绿莺果真是大师兄的心腹,处处帮衬着大师兄!不过,我此刻顾不得旁的,只想在令狐容忌出征前,再见上他一面。

    我沿着路狂奔下山,迅风穿耳呼啸而过,每每我心急时,体内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蠢蠢欲动。这不,我心里默念着令狐容忌,下一瞬竟瞬移到他面前!

    他身披铠甲,骑着汗血宝马,神色凛冽。

    见到我时,他淡漠的神色出现了一丝破绽。

    “令狐容忌,本大王要你现在就成为我的压寨夫婿!”我仰着头,双手叉腰,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身后的将士探着脑袋好奇地看着我,有些还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大概是怕我被令狐容忌身下的汗血宝马一脚踩死吧。

    追风颇有眼力劲儿,率先下了马,将我拉到一边,“且歌姑娘,殿下此行为带兵征战,耽误了行程,恐遭人非议的。”

    我知自己太过莽撞,但委实不喜令狐容忌不告而别,仍朝着令狐容忌喊道,“倘若你不答应,我就撕了婚书,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令狐容忌勒住缰绳,下了马朝我风驰电掣走来。

    “为什么不穿鞋?”他皱着眉头,弯下腰擦着我的脚面,声音带着愠怒。

    “殿下这是在做什么?”

    “天呐,殿下看不上京都美娇娥,竟喜欢一女土匪!”

    “殿下不是有洁癖,怎么还去触碰那脏兮兮的脚?”

    ……

    只能说,这些血气方刚的男儿八卦起来,比起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硬着头皮,全当没听见,只认真地看着令狐容忌,“我看过日子了,今日宜婚配。你,究竟嫁不嫁我?”

    令狐容忌将我抱起,转而对身后将士道,“在此安营扎寨,明日再启程。”

    “追风,你不用跟着。”令狐容忌抱着我,脚步一顿,朝着边上的追风嘱咐道。

    追风毕恭毕敬应着,那一脸揶揄倒是让我脸上发热。

    “令狐容忌,你还未回答我!”

    他唇角向上扬起,“我嫁。”

    “那好,你既是我的人了,就当听话,出征也得带上我!”

    令狐容忌低头浅笑,脸上绽开一个不易察觉的梨涡,煞是好看。

    他将我带入附近的林子里,随后在一片花海中将我轻轻放下。

    我环顾着四周,原来城郊还有如此迷人的风景!

    令狐容忌在鸢尾花海外设了一个结界,颇为得意地说,“这下,此处只剩你我。你若是想要我,就来吧!”

    说完他摊开双手,用那双幽深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我。

    我颇为纳闷,令狐容忌居然会设结界,他究竟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令狐容忌蹲下身,解下盔甲,如墨长发随风飘扬,合着阵阵花香,他长长的睫毛每颤动一下,我的心跳就更快了几拍。

    他怕是有毒,身上的味道比黑衣人的合欢香更为霸道,令人想要紧紧贴合,欲罢不能。

    他一改往常的主动,只摊开双手,顺着眉眼含情脉脉。光是看着,我便忍不住咽着口水,他的皮相,当真是好,比花颜醉的精致妖媚还多了一层仙气。

    我的手抚过他的脸,肤若凝脂也不过如此吧。好不容易解掉了他厚重的铠甲,我已经累得不想动弹,此刻才想起来,他之前不是嫌我太,怎么今天如此反常?

    “你今儿个不觉得我尚还年幼?”

    令狐容忌见我没了动静,终是忍不住,将我扑下,在我耳边轻语,“我怕,再不抓紧,你就被人拐走了。”

    “喂,是本大王娶你!你的手在干什么?停下停下!”我连声喝止着令狐容忌,想要争取点主动权并不十分容易。

    令狐容忌抬起深邃的眸子,今日的他干净地如碧泉清水,白衣红唇,梨涡浅笑。

    “歌儿,你好美。”他啃噬着我的锁骨,轻柔如耳边风,酥痒如柳絮拂过。

    我真真是容易沉迷男色,因他梨涡里的点点笑意便失了神。他的身体温热,合着并不十分浓郁但沁人心脾的花香,犹如一剂凶猛的麻醉散,竟让我忘却了身体的疼痛。

    我望着天幕上跟着上上下下浮动的闲云,从青天白日一直到星辰漫天,明白了一个颇有哲理的人生奥义。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谣言说令狐容忌不能人事,可事实上……

    当朝霞驱赶星辰,蹒跚爬上云端,我再也撑不住,骂了句禽兽,就陷入了昏迷之中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