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当众掌掴-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二十二章 当众掌掴

    我伸了个懒腰,哈欠连连,“楼兰公主快到了么,我们看完再回来睡吧?”

    容忌此刻已经调整好情绪,面上又挂上了一如既往的冷漠。他微微颔首,“好,我们看完就回来好好睡。”

    他把“睡”字念得特别重,语气透着暧昧。但我还真是不了解他,一会嫌我太,一会又疯狂撩拨,难道不能人事的人都会比常人更傲娇,更骚气些?

    “冷雪,半个时辰内将她处理妥当。以太子妃的规格佩戴首饰穿戴服饰。”令狐容忌叫来了一个气质冷冽的女子,比起宫中的莺莺燕燕,颇有几分脱俗之姿。

    我好奇地摸着她纤细的手,“冷雪姑娘,你看起来比天上的仙子更脱俗几分。”

    冷雪气质冷冽,但声音极甜,和她的形象大相径庭。她爽朗笑道,“我也觉得自己姿色还算上乘,不过比起姑娘你来,那就只能算是蒲柳之姿了。”

    “我么?”当惯了道士,时常会忘记自己是个女子。坐在铜镜前,由着冷雪在我脸上涂涂画画,恍然间我竟在镜子里见到了另一个我。不同于我的稚嫩,另一个我有种尽态极妍的成熟之美,眉宇间有着点点忧愁,眉心那颗朱砂闪着金光。

    怎么回事?怎么会生出这么奇怪的幻觉。我揉了揉眼睛,再看向铜镜,镜子里的我竟留下两行清泪,似是想跟我说些什么,但却紧抿嘴唇,一言不发。

    “冷雪,你看镜子。”

    冷雪低下头凑了过来,笑眼弯弯,“且歌姑娘真真好看!”

    看来冷雪并没有看到铜镜里不一样的我,兴许是我昨夜没休息好,才有这幻觉吧!我揉了揉眉心,近来古怪的事情颇多,我的心就像没沾到血般,一直悬在半空,七上八下惴惴不安,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等冷雪弄完,天已大亮。我用手指挑起又长又冗杂的裙摆,走路都不大方便。推门而出,一不心被长裙绊住,整个人朝着正立于门口的追风摔去。

    令狐容忌此时正坐在十米开外的亭子里喝着茶,见我出屋,飞身疾驰而来,一手将追风往后移了移,另一手扣住我的腰身将我捞起,“不许摔别人身上。”

    我扶着发髻上的水晶步摇,原来那些看起来轻飘飘的女子每天都要穿这么麻烦的衣服,戴这么沉重的首饰!

    “这衣服我穿着委实别扭,不如换了?”我拉着胸口裹得紧绷绷的抹胸,说话都透不过气儿。

    令狐容忌眼神微深,“我看着也觉不大合适。”说完,他从袖中掏出了一面做工精细的蚕丝面纱,为我蒙上,“今日风大,吹久了难免面上生疮。”

    追风脸色僵硬,辛苦地憋着笑。

    冷雪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还忍不住惊呼,“殿下现在居然堂而皇之地扯谎了!明明是且歌姑娘太美,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呀!”

    追风连连捂住了口无遮拦的冷雪,“嘘!”

    令狐容忌心情还不错,并未同冷雪计较,而是牵着我的手,一同上了轿辇。

    四目相对,他就定定的望着我,即便隔着面纱,我的脸还是不争气地红了一片。我颇为尴尬地撇过头,撩起帘子看着外面来往的娇俏贵女们。

    “哇,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对我笑了!”

    “他轿辇中的人是谁?太子殿下不是有洁癖么?怎么会让其他女子坐一旁!”

    我忙不迭放下帘子,那些贵女们的眼神都不大友好,想来都是将我视为了他们接近令狐容忌的绊脚石。

    刚下了轿撵,一面容姣好的女子就直直地朝着容忌扑来。

    “哎呦……”她矫揉造作的尖着嗓子,夹带着一阵刺鼻的脂粉味,整张脸都贴到令狐容忌胸膛上。

    “拖下去,永不得入宫。”令狐容忌神色中透着几分嫌恶,低头扫了一眼他胸襟上白茫茫的一片水粉,似是难以忍受残留在身上的脂粉味。

    “随我去换衣服。”令狐容忌附耳道。

    我头顶着几斤重的发饰,委实不想动,“你快去吧。我这身装扮,不便多走动。”

    “素瑶郡主到。”

    我的眼神从容忌的背影移至素瑶身上,这样凑巧么?容忌一走,她就来了!还是,素瑶又想等容忌不在的时候,做些什么?不过,我还真没什么好失去的,管她做什么,以牙还牙就是了。

    素瑶很快就带着身边的一群贵女朝我走来,“你们还不知道吧?她就是容忌哥哥从离山上捡的道姑。”

    紫衣贵女不屑道,“不就是一无才村妇,太子殿下也看得上!”

    “我听说她是哪个窑子的妓,太子殿下曾为了她,屠了许多人……”

    “就是她啊!我也听说过,这么低贱的女人,怎配站在这里!”

    众贵女纷纷附和,“对!赶她走!”

    我淡淡地扫了一眼这些虚伪又无知的大家闺秀,若不是今日装束不便于动手,真想一一撕烂她们的嘴脸。

    紫衣贵女朝着我得意地扬起了下巴,指着我的胸口道,“太子殿下都不让你露脸,是觉得你长相寒碜带出来上不了台面吧?”

    蓝衣贵女道,“定是这样,山野村妇能好看到哪里去?也许脸黑得跟抹了泥巴一样!”

    “那又怎样!你们太子殿下就是喜欢我,不服去找他理论啊?”我兴致缺缺地看着她们,原以为楼兰公主进宫,会十分有趣。没想到没等到正主,这些跳梁丑却聒噪不停。

    紫衣贵女气极,翘着兰花指指着我鼻子骂道,“你这个来历不明的贱种!竟敢这么和我说话!”

    我皱了皱眉,“贱种”这二字甚是刺耳。放下刚到嘴边的茶杯,我在袖中掏出了一包平素里捉弄师父和师兄们常用的痒痒粉,均匀地洒在手掌心,随后趁紫衣贵女不备,扬起手给了她一个结实清脆的耳光,“我这么和你说话,你有意见?”

    “呜呜呜……素瑶姐姐,她欺负我!”紫衣贵女捂着脸,失声痛哭,气得直跺脚,但碍于我骇人的面色,竟不敢靠近半步。

    素瑶假惺惺地靠近紫衣贵女,用绢帕轻拭她的脸,“紫鹃妹妹,你的脸……”

    殿内太过沉闷,我有些头晕,顾不得这些目瞪口呆的女人们,兀自往殿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