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嫌我太小-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二十一章 嫌我太小

    令狐容忌也有些尴尬,盯着我的胸口沉默良久,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是了些!无妨,我等你长大。”

    有这么说话的吗?我黑着脸扯过被子,背对着他装睡。被子一动,床上的瓜子壳如粉尘般轻舞飞扬,尽数落在他身上。

    出乎意料的是,他竟没有入往常一样就地发作,语气还算平缓,“这是什么?”

    我置气道,“全是我啃过的瓜子壳,脏得很。你可以滚去沐浴了!”

    他叹了口气,弹去了身上的瓜子壳,“你吃过的,我怎会觉得脏?我去沐浴了。”

    ……

    嘴里说着不嫌弃,然后又说自己去沐浴?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越想越气。纵使知道他有洁癖,但还是不大舒服,这么说来,他吻我都要忍受着内心的煎熬?

    我披上他的披风,赤着脚走出了卧室。追风见我出来,毕恭毕敬地行着礼,“且歌姑娘,更深露重,还是回去歇息吧。”

    “他人死哪儿去了?”

    追风颇为讶异,“殿,殿下他在西边浴池内冲凉。您还是别去了。”

    我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颇为不解,“何故?”

    “额,这,这……”追风有些窘迫,低着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见状,我也不再为难他,径自往西边浴池走去。轻轻推开浴池门,里边雾气蒸腾,更确切的说,是寒气直冒。我掀开珠帘,见令狐容忌盘坐在其中,眉头紧拧。

    心里暗自感慨,我竟忘了他不能人事,方才他突然停手,大概也是怕我发现他的旧疾失了面子!

    “唉,血气方刚的男儿,因为这种说不得的暗疾,欲火焚身却只能以冷水浇灭,也是可怜。”我轻声感慨,原先的怒气消了大半。正准备转身离去,令狐容忌倏而转过身,用他那双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脚踝,“本殿没有暗疾,只是因为你太了,本殿怕伤了你。”

    我见他面色苍白,也不愿多打击他,只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道,“好吧,我信你了。不过,下次别说是因为我太,再寻个其他由头吧。”

    “本殿真没有暗疾,你确实还……”令狐容忌无语地看着我,有种有嘴说不清的感觉。

    我也十分无奈,遂直接将自己的衣服剥地一干二净,坦诚对上他的眼,“看清了,我没你说得那样!”

    令狐容忌看直了眼,两管鼻血鱼贯而出,那样子十分滑稽。他用手捂住鼻血,但鼻血还是顺着指缝喷涌而出,待他处理完,抬着幽深的眸子趣味盎然地看着我,勾唇轻笑,“我的意思是你尚且年幼,有些事怕是会伤了你。”

    “你!你故意误导我!”我羞愤地将衣服胡乱套上,就不该放松警惕。这腹黑的令狐容忌,骨子里都透着算计!

    啊!也怪我蠢!我捂着热度飙升的双颊,急急跑回了房间,做出这么丢人的事,再见到容忌都觉得十分尴尬。

    追风远远地看我跑来,低低地呢喃了句,“想不到殿下不能人事,还能有这么多法子撩拨姑娘!”

    我也顾不得他怎么想,直接进了屋关了门,要让令狐容忌进了屋,指不定要在我边上笑一夜。

    “呵!他还真是忍得住。温香暖玉在侧,竟让你独守空闺。不如,今晚就让我来陪你?”面具黑衣人乍现在我床沿,看不到他的神情,但单单那双阴鹜的眼睛,就十分压抑。

    “怎么哪都有你!”我的手悄然握住床头的青云剑,眼下我不是她的对手,但也不至于片刻就能被他撂倒。

    “生气了?他吻你你毫不介意,我只是稍稍靠近些,用得着凶神恶煞?”

    “关你何事?”我细细地看着他这双眼睛,他既然一直不肯以真面目示人,那就证明他极有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可这双眼睛眼型很常见,在大街上找一抓一大把,独独眼神里的阴鹜冷酷,令人恐惧。

    黑衣人似是猜透了我的心思,嗤笑道,“你说,倘若我强占了你,让那尊贵不凡的殿下亲眼看到心爱之物被毁,他当如何?”

    “你这永远只能生活在阴暗水沟中的臭虫,去死!”我趁他不备,抽出青云剑,剑锋直指他的瞳孔,瞬间刺穿他的眼珠,殷红的血染红了床幔,我却麻木地露出笑容,“任何人,都不能将我视为打败令狐容忌的筹码,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弱者。”

    容忌正巧进屋,见我和黑衣人剑拔弩张,刚要出手,黑衣人已经捂着眼睛逃遁于无形。他步履匆匆而来,将我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一边擦拭着我脚底的灰尘,他的声音因为紧张都在不自然地抖动,“自打我有记忆以来,黑衣人就是我挥之不去的噩梦,凡是我在意的,他都会亲手毁掉。”

    令狐容忌靠坐在床榻边,面容十分痛苦,“年幼时,我非常喜欢一只通灵性的马驹,可他当着我的面将它开膛破肚。和我一母同胞的幼弟尚在襁褓之中,也是因为我时常缠着奶妈要抱幼弟,有天晚上,雷雨交加,我起夜时发现幼弟的头颅就悬挂在我的床幔上,血红的眼睛直直瞪着我。”

    我下意识地抱住令狐容忌,任谁摊上这个恶魔,都会十分凄苦无助。

    令狐容忌略有停顿,似是在缓解他的悲伤情绪,但面上的表情仍旧麻木冷漠。他歇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为了摆脱梦魇,我自就师从云游仙人,仙法道法都懂一些。黑衣人再不能影响我丝毫。可是刚刚看到了你和他对峙,我的心漏了一拍。倘若我再失去你,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我不停地拍着他的背,却没法缓和他的紧张情绪,一夜无言。直到日出东方,我伸出手去探了探透过窗户洒进来的阳光,心情豁然明朗,“虽然黑夜总是如期而至,但是黎明从不失约。死生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重要的是眼下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