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未尝不可-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九章 未尝不可

    许是发现我并未在屋里,师兄们又点着火把满山搜寻。我特特跑到师父面前,一把将他老人家抱住,“师父……”

    我原以为再也见不到师父,如今他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才发现师父于我是如此重要。

    “我们七怎么哭鼻子了?”大师兄宠溺地摸着我的头发。

    三师兄性子急,在一旁直跺脚,“是不是令狐容忌那混子欺负你了?”

    我摇摇头,却又不知如何解释,只说下山迷了路,心里害怕。好在师父和师兄们并未深究,此事也就轻巧揭过了。

    待众师兄掌灯而去,我悄悄尾随在了五师兄身后。对于书籍话本,素来都能做到过目不忘的我,偏偏在梦魇之后将话本最后一页忘得一干二净!这委实有点古怪,也许跟着五师兄能发现些线索。

    这五师兄,大半夜的来仙泉沐浴也不掌灯,害我还以为他藏了什么秘密!

    微弱的月光并未能穿透白茫茫的迷雾,我甚至看不清五师兄的身形轮廓。

    “唔……”忽而,背后有一双大手捂住了我的口鼻,我下意识地想要大声呼救,转头却看见了怒气腾腾的令狐容忌。

    令狐容忌并没有松手的意思,而是拖着我往密林里走。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却能感觉到他的震怒。

    好不容易挣脱开,我颇有些恼怒,“今晨还奄奄一息吐血昏迷,一到晚上就神气活现还摆着一张臭脸?”

    令狐容忌俯视着我,依旧一言不发。

    我气恼地转身,想要离开密林,这里的阴暗湿冷让我感到不适。

    令狐容忌一闪身,又蹿到位跟前,虽然一言不发,但手上倒是有些动作。他利索地解开自己的腰带,将外袍随意地扔到地上,随后是里衣……

    我惊讶地见他旁若无人地脱着衣服,连忙用手捂住眼睛,“令狐容忌,你休想诱惑我!”

    “你不是喜欢看人沐浴更衣么?现在本殿让你看个够!”令狐容忌似有些赌气作势要褪去他身上最后一处遮挡,“你且记住了!你只能看本殿的身体,其他男人的统统不准。”

    令狐容忌是在吃五师兄的醋?我满头黑线,枉他长这么大,处理事情的方式竟如此幼稚。

    “行行行!你是太子你说了算。”

    令狐容忌将我搂入怀中,手臂微凉,胸膛温热。我的耳朵贴着他的胸口,分不清是他的心跳,还是我的心跳,那么快,那么急。

    “对不起。”令狐容忌的下巴抵着我的头顶,沉默了许久只说了三个字。

    “嗯?”

    “我自幼在宫中长大,见惯了勾心斗角,也习惯了用算计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所以,在发现我爱上你之后,我就极尽所能地算计着我们的现在,安排着我们的将来。只是我却忘了,真情,不能算计。”令狐容忌低低说着,和往日里不可一世的骄傲样比起来,显得真诚又可爱。

    “嗯,你可记清了,我憎恶算计。”我将月老赠予的红绳轻轻抽出,递给了他,并微微撩起裙角,“帮我戴上。”

    容忌接过红绳,俯身蹲下,“想不到你也有女儿家细腻的一面,竟是去求了条红绳!”容忌的动作很轻,系上后又细心地帮我把裙角整理好。

    “那,你愿意随我下山么?”令狐容忌起身,捧着我的脸,在我额上印了一个吻。

    “下山?”这两日心烦意乱,下山散散心倒是不错,“这两日京城可有什么好玩的?”我边说边将令狐容忌的衣裳给他胡乱套上,就怕自己看多了一忍不住,鼻血喷溅丢了脸。

    令狐容忌点点头,牵着我的手,缓缓走出密林,“楼兰公主香雪怜明日入宫,会十分热闹,你不去看看?”

    “去,自然去!听说楼兰公主国色天香,我自是要去观瞻观瞻的。你父皇艳福不浅,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娶到年轻貌美的公主。”

    容忌撇嘴笑着,“你放心,我与他不同,今生今世,只娶你一人。”

    话本子里说,“男人的嘴,全是骗人的鬼。”容忌眼下情真意切,谁知道是不是瞎忽悠我的?我不置可否,叫绿莺回去给师父送个信,就随令狐容忌下了山。

    “你师兄莫不是故意在此处宽衣解带诱惑你?”途经仙泉,令狐容忌不满地看着正在沐浴的五师兄,牵我的手更是加了几分力道。

    我从他身后探着头,只见五师兄刚要从仙泉起身,淌着水的胸膛在迷雾中显得十分健硕。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移,尚未看清什么,令狐容忌就将我按入怀中,愤愤道,“有什么好看的?还没我一半大!”

    “那么大干什么,又不能吃。”我有些无语,他怎么总爱和师兄比较?明明是个杀伐果断的冷脸魔王,怎么四下无人的时候这么幼稚!

    令狐容忌颇有深意地看着我,耳根微红,薄唇微张,过了许久才在我耳边声说道,“你想要吃,也未尝不可。”

    这厮,一边教我男女授受不亲,一边又如此放浪形骸……

    “谁?”五师兄警觉地将身体沉入仙泉之中,朝着我和容忌的方向问道。

    令狐容忌如同拎鸡般将我拎起,迅速离去。我的衣领被揪着,双脚悬空,十分地不舒服。等远离了仙泉,我不满地叫唤道,“快放我下来,我快被你勒死了!”

    令狐容忌停住脚步,将我轻轻放了下来,借着月光凑近了我的脖子细细瞧着,“还好,没有伤及经脉。”

    我捂着脖子,不停地咳嗽着,“你说你紧张什么?莫不是怕被师兄发现你与我在此私会?”

    令狐容忌并未回答,勾着嘴角心情十分愉悦。

    我见他那双幽深的眸子笑意浅浅,不免有些狐疑,他在傻乐什么?

    “你在笑什么?”

    “我……我就是开心,你师兄身材没我好。”令狐容忌敛了笑意,一本正经地将手背向身后。

    我朝他身后瞥了一眼,“你藏了什么?”

    令狐容忌正色道,“方才走得仓促竟没发现夹带了你师兄的衣服。不过想必他已经光着身子回去了,我们这会子回去还他,他兴许还要怀疑你。”

    我满头黑线,令狐容忌真的是一点亏都不吃。不就是在意我看了师兄沐浴,竟迁怒于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