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无字天书-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八章 无字天书

    我晃了晃花颜醉,但他没有丝毫回应。好歹也是个活了许久的妖,这么点防备心都没有,在仙界也敢喝个酩酊大醉!我都不知该夸他洒脱不羁,还是该说他单纯可欺。

    此时,远处两名天兵结伴走来,一高瘦,一矮胖。我赶紧躲到石柱后,屏住呼吸,丝毫不敢动弹。

    “听说了吗?水神陨落元神不知去向,六界怕是要出乱子了。”

    “能出什么乱子?”

    “无水不成活,凡间将如炼狱一般黑暗可怕。仙界自然也会受到牵连。到时候,魔界伺机而动,仙界内忧外患深重,地位岌岌可危啊!”高瘦天兵感慨着。

    矮胖天兵心大,不以为意,“斗姆元君的无字天书尚未预警,证明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

    两天兵渐行渐远,我这才敢溜出来。方才听闻水神陨落,难免有些唏嘘,纵使跻身神位,也难逃生死大关。

    我漫无目的地游走,眼前却忽然浮现出一座宫殿。先是如海市蜃楼缥缈,但转瞬就成了摸得着的真实存在。

    我抬头看着月白的匾额慢慢浮现出“机缘殿”三个字,虽不知这是哪位仙人的居所,但这三个字委实吸引我。所谓机缘,大概就是有缘人可见,有缘人可进吧!

    正在我犹豫进不进的时候,机缘殿的白玉大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既是如此,那我便进去一探究竟吧!

    机缘殿外虽气派宏伟,殿内却不怎么的,陈设竟和离境差不多。不,这就是离境!殿内四壁绘着栩栩如生的壁画,走近看,每幅画上都有我。我顺着壁画一头,摸着墙壁走着,这些场景,都是我所经历过的呀!

    年幼时我火烧师父胡子,惹得师父半个月不敢出门;再大些,大师兄送我青云剑,我不心用剑伤了六师兄,难过了一整夜;五师兄为我过生辰陪我吃长寿面,许少哭泣的我,每年都要被五师兄弄哭一回;我和六师兄偷鸡被师父责骂,他跪藤条,我跪棉花;我和令狐容忌仙泉初相逢的画面,得了且歌这个名儿,偷偷高兴了许久……

    一边往前走,一边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怎么会,怎么会!即便是过目不忘的我,也没办法将从到大的生活场景分毫不差地记录下来,究竟是哪位仙人所为?

    最后一幅画,有些晦涩难懂,但似曾见过。我仔细回忆着,忽的睁大眼睛,这幅画正是当初五师兄赠予我的两本我最喜爱的话本子中的最后一页拼凑而成。虽然那两本话本子被师父没收,但我定然不会记错。

    我伸出手触摸着墙壁,最后一幅壁画竟开始了重新排序。等最后一片画面归位,壁画里的场景于我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一派祥和的离山血流成河,师父坐于莲花座上驾鹤西去。三师兄、四师兄身首异处,五师兄灰飞烟灭,还有离境里所有稚嫩无辜的道童,无一幸免。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顾不得肩上还扛着花颜醉,双手捶打着墙壁,“我离境素来不问世事,怎会遭此大难?”

    我拔出青云剑,对着墙壁一阵乱砍,“都给我消失,都给我消失!”

    我没料到的事,我语音刚落,壁画就如潮水般迅猛褪去,白得透亮,犹如一面明镜。

    花颜醉酒醒,瘫坐在地上见我周身狼狈,他环顾着四周,颇有些讶异,“斗姆元君的机缘殿有缘人才得进,想不到且的机缘这么好?”

    我擦去满脸泪痕,急迫地抓着他的胳膊,声音颤得十分厉害,“花兄!你快看看此处的壁画,都看到些什么了?”

    花颜醉伸手揩去我脸上的泪,环顾着四周,答曰,“并无什么特别之处,无非是这百年来我所经历的人或事。且看到什么了?”

    我继续追问着他,“你就没看到些还未发生的场景?”

    花颜醉明白了我的意思,又仔细地瞅着墙壁,很慎重地说道,“我没看到。听着,且,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怕,有我在一日,就有你在一日。”

    我怎么能不怕?面冷心热的师父,爱我宠我的师兄们,不论是谁有个闪失,都将成为心中永远的痛。

    我转过身,朝着殿门狂奔而去,我得快些回去,只有回到离山见到他们还健在,我才能安心些。可当我即将跨出门槛,身后却飞来一本书籍,生生拦住我的去路。

    花颜醉施法都震不碎它,天书依旧管自己翻着页,每一页都是我的画像,那么真实,真实地可怖。

    “花兄,你看得见这书里的画像么?”

    花颜醉眉头紧蹙,“我看到的是一片空白。无字天书仅有缘人可见。如若众人都得以一见,那上面的内容将关乎六界存亡。”

    待无字天书和机缘殿一并在仙雾中消失,我踏着云仿若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地游走。忽而天昏地暗,我又陷入缠绕我多年的梦魇中。只不过这次我没有挣扎,而是仍由腥咸的海水将我吞没。

    “且!且!”

    “主人,你怎么啦?别吓绿莺啊……”

    我睁开眼,就见一妖一鸟一龙焦灼地伸着脑袋,在我耳边不住地唠叨。

    我惊乍坐起,环顾着四周,竟是凡间密林。

    “且歌姑娘,你一个柔弱的姑娘家,下回可别逞能!我看你从月老阁扛着花颜醉晃晃悠悠地走出来时,不慎摔了一跤,俏脸朝地,晕死了过去。”

    我有些庆幸,难道方才经历的一切,只是个梦?

    花颜醉见我已醒,才松了口气,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揉着脑袋,“月老的酒真厉害,要不是黑龙将我摔下密林,我还醒不了呢!”

    黑龙不服道,“你身为一只妖精,还如此不自爱,不分场合都能将自己喝趴,摔下来怪谁?我这不是急于救且歌姑娘的灵宠,才不慎将你摔下!”

    “哼!要不是你,我才不会差点被秃鹰吃掉!”绿莺眼里噙泪,跳上我的肩膀,愤怒地控诉黑龙。

    黑龙大概心里也觉得抱歉,但傲娇如它,道歉是绝不可能的。

    我听着他们七嘴八舌说个不停,心里倒是稳当多了。还好只是个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