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纸婚约-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五章 一纸婚约

    令狐容忌披散着头发躺在身侧,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精致的五官在清晨柔和的阳光照射下,镀了层金光,俊逸不凡。

    等等,哪里不大对劲!

    他的衣服怎么像是被撕扯过般,一片狼藉?里衣从领子一路开到了腹处,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

    我咽了咽口水,仔细地回想昨晚的种种,难道我在梦中对他做了什么?

    要不,趁他没醒,赶紧溜了!虽然我对令狐容忌是真心欢喜,但始终介怀他设计诓骗我,人与人相处总该多点真诚。而且,我愈发觉得他腹黑狡诈,并非我能驾驭。

    “唉,昨晚就不该风风火火前来提亲。”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一骨碌爬下床,穿衣佩剑。

    “怎么,敢做不敢认?还想逃?”令狐容忌忽然睁开眼,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将头发拢到身后,暧昧地看着我。

    我结结巴巴道,“做,做什么?”

    令狐容忌下了床,靠我极近,他指了指自己被扯烂的衣襟,有些委屈道,“你还问我做了什么?昨晚,是谁半夜爬上床,扯坏我的衣服?”

    “我可是柔弱的女子,怎会做如此粗鲁的事!”我心虚地不敢看他,声音都低了些,“我看追风嫌疑颇大!对,一定是这样!他定是趁我熟睡,绕过我爬上了你的床,因太仰慕你,就对你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

    令狐容忌勾唇一笑,“然后事后他怕被我责怪,就嫁祸给你?”

    我一拍手,连连点头称是,“嗯嗯,肯定是这样!既然误会解开了,那我也不便在此叨扰,就先回离山了。”

    屋外头,追风一脸生无可恋,现在这年头,做侍卫还要被造谣,世道艰难呐!

    屋里,令狐容忌一把扯掉了我的外袍,指着我白色里衣上的血迹,“还想狡辩?”

    “这是啥?难不成昨晚你和追风酣战淋漓,没控制好力道,溅了我一身血?”

    令狐容忌扶额,“这是昨晚你侵犯我的证据啊,歌儿。”

    “当,当真?”我自是想起了话本子里所说,女子头一次总是要见血的。原本并不十分确信容忌所言的我,这回全然信了。心里除了愕然,还有一丝愧疚。毕竟我记得民间流传着令狐容忌不能人事的说法,此番被我强迫,定是让他受了不的惊吓。

    “你开个价吧,要多少银子才能弥补你受伤的心?”我摸着自己鼓鼓的荷包,掏出三枚铜币,“拿着,叫追风给你买只鸡补补。”

    令狐容忌眉毛一挑,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三文钱能买到鸡?而且,你打算拿三文钱打发我?”

    嫌我给少了?我盯着自己并不鼓囊的荷包,咬咬牙,直接塞入令狐容忌手掌中,“全给你全给你,全部家当都给你。你可别再嫌少了!你要这样想啊,我就这么多但却全部给你了,是不是弥足珍贵?”

    “哼!本殿岂是这么好打发的?”令狐容忌傲娇地扬起下巴,一副我不就范他就要将此事公之于众的架势。

    我是见识过他的厚脸皮的,虽然我脸皮也不薄。但倘若让师父和师兄们知晓我私自下山就为了睡他一觉,那定要被耻笑的呀!我只好服了软,尽量显得自己客气些,“那尊贵的太子殿下,你说要怎么办才好?”

    令狐容忌径自盘坐在案几前,展开白得发亮的宣纸,并朝我使唤道,“研墨。”

    我心下感叹,如果我昨晚控制住自己的兽欲,今儿个就无需看令狐容忌的脸色,男色误人啊!

    容忌蘸墨执笔,脸色如常,看不清是喜是怒,只他龙飞凤舞的字,让他此刻的愉悦跃然纸上。

    “天朝贰佰壹拾肆年捌月柒号,离境了尘座下弟子且歌,提亲天朝太子令狐容忌,并于令狐容忌休憩时,强行发生关系。事后,且歌以叁文铜钱为聘,应允叁年内,迎娶令狐容忌。如若实言,令狐容忌有权发布通缉令,将且歌绳之以法。”

    令狐容忌停笔之时,我的心也沉到了谷底。昨晚的事我一点印象全无,却被硬塞了个便宜夫君!

    “画押。”令狐容忌在我愣神时,直接拽过了我的手,往落款处深深一按。我的心咯噔一下,有种被卖身的感觉。不过,好在令狐容忌不是让我立刻娶他,还给了我三年时间,这时间长了,也许尚有转圜的余地。

    “启禀殿下,左相有要事相商,已于前厅等候多时。”门外,婢女的声音怯怯传来。

    “随我去会一会左相。”令狐容忌将我和他的“一纸婚约”叠得平平整整,塞入袖中,嘴角还挂着得意的笑。

    “不去!左相定是为他的掌上明珠素瑶来声讨我的。”

    “那左相要是让我娶素瑶,你也置之不顾么?你的良心不会痛?”令狐容忌整理好着装,随意拿了支簪子往发髻上一插,神态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漠孤傲。

    我摇摇头,遂又点了点头。令狐容忌除了太过腹黑,待我还是极好的,即便我昨晚对他做了不可原谅的事,他也没有羞愤难当对我拔刀相向。如若他被逼娶了素瑶,我应是要做些什么的呀。即便以我一山野道士之力,斗不过位高权重的左相,但也须得表明立场替容忌说上几句公道话。江湖中人,最是看重义气的!

    容忌会心一笑,顺了顺我凌乱的头发,“乖。你我夫妻同心,难事总会迎刃而解。”

    携手踏入前厅,才知左相不仅带了素瑶前来,他身后还站着十来个官员。

    令狐容忌牵着我的手,声说道,“别怕,我在。”

    我看这些官员面露喜色,其乐融融的样子,将他们的来意猜了个七七八八。天朝这几年,“得天女者得天下”的传闻甚嚣尘上,师父说了,这传闻是有心人有意为之,目前看来,这有心人不正是左相么!

    “太子殿下!我等今日终于寻到真命天女,我大天朝盛世永昌!”一鼠目官员蹿上前,言辞激昂,语毕,扑通一声跪地,磕头也绝不含糊,等他抬头时,额头已经红了大片。

    令狐容忌淡漠扫视了一遍眼前官员,最后将目光停驻在素瑶身上片刻,“本殿倒是想听听,你们口中的天女是何人?”

    “启禀殿下,钦天监昨晚夜观天象,发现天女星闪现于左相府邸上空。经推算,天女降世十八载有余,这正和左相爱女素瑶郡主生辰吻合。”鼠目官员跪着朝容忌挪了两步,抢在其他官员前答着话,真真是个人精。

    “哦,是这样吗?”令狐容忌牵着我,快步进殿,坐上了主位,带着些玩味地看着眼前这些各怀心事的官员。

    左相颇有些得意挺直了身板,素瑶也羞怯地低头垂了眼,大概只我看见她低头前射向我的阴鹜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