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争风吃醋-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三章 争风吃醋

    我见他如此慌张,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好了。”

    令狐容忌松了口气,起身而去,转过头不再看我,“既然你已无大碍,就赶紧离开吧。”

    “我不!我想,我想清楚了。”

    令狐容忌顿住脚步,回头看着我,“想清楚什么?”

    “想清楚什么是喜欢,想清楚我究竟喜不喜欢你……”

    “关我何事?”令狐容忌凉薄一笑,“你喜欢谁关我何事?”

    师父上前宽慰,“七,随师父回去吧。”

    师兄们随后一拥而上,劝诫我别留在这自取其辱,只言不提容忌拿命相救的事。

    我看着令狐容忌迈着虚浮的脚步离去,此生,我是不会放手了。

    我喜欢你怎会与你无关?日后我定是要嫁予你的呀。

    回了离山,师兄们将我看守地死死的,六师兄更是对我寸步不离。我正愁没法子跑下山,那个黑衣人再次出现。还是一样的面具,还是一样的阴鹜的眼神,还是一样的令人憎恶。

    “这次,你又想如何构陷我?”我冷冷地看向他,尽管他深夜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屋里,形如鬼魅,但怒火让我没有丝毫的畏惧。

    黑衣人款步走近,在我卧榻边坐了下来,偏头看着我,“英雄难过美人关。想不到天朝的战神,也会遭此情劫。”

    原来,他的目的不是我,而是令狐容忌!

    “令狐容忌的手下败将?打不过他,竟利用女人设计他,够卑鄙!”

    “呵!卑鄙?又有谁是生性卑鄙!还不都是被逼的。”黑衣人语气嘲讽,眼里的狠戾更盛。

    “那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也是被逼的。”我倏而伸出右手,用了十成的功力朝他胸口袭去,略长的指甲戳破他的衣裳,深深嵌进他的肉里。

    我浅浅笑道,“你的心,我今天是摘定了。”

    但我没料到的是,黑衣人十分镇定,眼里似乎还有几分赞赏,“你喜欢,送你一颗就是了。”

    他不怕死?不对,这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是人!

    我收回了手,用他的衣襟慢条斯理地擦拭手中的血迹,“算了,你的心留着喂狗吧,我不打算要了。说吧,你今天来,又想整出什么幺蛾子?”

    “狠心的美人!”他见我收手,优雅地理了理他被我撕烂了的衣襟,“我对你,开始生出些兴趣了。”

    “你可千万别爱上我,不然可是会生不如死的。”

    “你且放心,我这一生,还从未爱过谁。”黑衣人冷笑道,话锋一转,“令狐容忌为了救你,只剩三年寿命,这你知道?”

    三年!竟只有三年了。我佯装镇定,不愿再被他看透心事,“这不正遂了你的愿?”

    “我要的,从来不是他的命。”黑衣人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我,“我只想讨回他欠我的一切。”

    他说完,便隐没在一片漆黑的屋里。我看着手上的信封,原想扔了。他定是想利用我,伤害令狐容忌。可思忖许久,我终于还是打开了信封,令狐容忌只剩三年阳寿,他岂会怕受伤?他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我赤着脚跑下床,燃起桌上的油灯,撕开了信封的口子。从里面滑出来一封请柬,红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这是令狐容忌的喜帖,他要纳太子妃了,要娶那个天朝第一美女素瑶郡主。

    我要立刻去找他!我悄悄打开了窗,爬出窗柩,一路朝京都皇宫御剑飞去。好在皇宫的建筑风格与其他地方有着很大的差距,就算我识路的本领较差,也能很顺利地找对方向。

    乘着凉风,我一路飞驰而来。皇宫里,显出了一派喜庆之色,每个宫门都挂着鲜红的灯笼,每根石柱,都贴上了喜联,每面窗户都有形态各一的喜字。

    我直闯令狐容忌宫门,手持着喜帖,质问道,“这是什么?素瑶是谁?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心,娶一个不爱的人?”

    正在一人对弈的令狐容忌诧异抬头,手中的棋子落入棋盘,打乱了原先的棋局。

    “你来做什么?”

    “我来提亲。”

    “你拿什么提亲?是有郡主的身份,还是有手握兵权的爹?”

    令狐容忌收回目光,低头看着棋局,眉头深锁。

    我蹲下身,将棋盘彻底掀翻,“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但那又怎样?当初你在离山命悬一线,是我救了你一命,你理应以身相许。”

    令狐容忌并未作答,他剧烈咳喘着,脸如白纸,毫无血色。

    “素瑶郡主到。”宫外传来通报。

    我侧目看去,一娇俏美人盈盈走来,摇曳生姿。那张脸,确实不枉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儿,艳而不俗,只是和花颜醉比起来,就有些黯然失色。

    “容忌哥哥,这个女人是谁?”素瑶捻着手指,指着我的鼻尖,张扬傲慢。

    “我是你容忌哥哥未过门的妻子啊。”

    素瑶红唇轻咬,绕过我直直扑向了令狐容忌,带着娇嗔问道,“容忌哥哥!她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

    令狐容忌皱了皱眉,不悦地看向素瑶,“谁容许你靠我这么近?”

    素瑶连忙撒开缠着令狐容忌胳膊的手,往后靠了靠,“容忌哥哥别生气。瑶瑶也是被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厚颜无耻的坏女人气晕了头,这才愈矩的。”

    我拎着素瑶的衣领轻巧地往边上一扔,惹得她惊叫连连,“谁男不男女不女?还哥哥长哥哥短地叫人家,没看见人家不乐意啊!”

    我紧挨着容忌,将脑袋枕靠在容忌肩膀上,朝着素瑶挑衅地挑了挑眉,“看见没?你们一直以为令狐容忌有洁癖,其实他只是讨厌你的触碰而已。”

    “啊!你这个不讲道理的泼妇!容忌哥哥,你快命人将她拖出去砍了!”素瑶气急,没起身就朝我扑过来,“讨厌你这张脸,我要亲手撕烂你!”

    令狐容忌最后一棋落入棋盘之中,从四面楚歌到出奇制胜,这最后的兵行险招显然是起到了效果。他愉悦地勾起了唇角,对我的殷勤看似十分受用,“我给过你机会离开的,既然你不愿离去,今后便是后悔,也没回头路了。”

    “啥?”我对令狐容忌突然反转的态度有些懵圈,他微微眯起眼眸,细长的眼睛里有着我看不懂的算计。

    令狐容忌将我护到身后,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在朝着我张牙舞爪扑来的素瑶身上,“滚。”

    素瑶在边上侍女的惊呼中,飞出去几米远,随后重重砸在地上,吐出了一口献血。即便这种情况,她依旧没有对容忌歇斯底里,而是楚楚可怜地掉着泪,“容忌哥哥,为什么?”

    “本殿的女人,岂是你能随意辱骂的?”

    “还有一点望素瑶郡主谨记,我气得很,眼里容不得沙子。以后若是让我听到你再唤他哥哥,见一次打一次。”我颇愉悦地对上素瑶淬毒的眼神,我都没叫过他容忌哥哥,其他女人自然也不能这般亲密唤他。

    “将素瑶郡主拖下去。”令狐容忌冷瞥立于素瑶身侧已经吓傻的侍女,不怒而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