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烂桃花开-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一章 烂桃花开

    “哇,这几位公子好俊俏啊!”一位粉衣少女激动地同她身边橙衣少女窃窃私语,说是窃窃私语,但她高扬的声调,十米之内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友好地朝她颔首微笑,只见她脸颊绯红,娇羞地用帕子遮了脸。

    “中间那位公子身量虽,但他一笑,我的整颗心都酥了!”一位倚靠在阁楼,半个身子都探在窗外的白衣女子拉着身后梳着双丫髻的侍女如是说道,眼里晶莹的泪花清晰可见。

    我仰头朝她挥手,这儿的姑娘都如此友善,甚好甚好!

    可几个师兄在这些炽热的目光显得有些局促。六师兄更是紧张到双腿僵硬,走起路来全然没有往日里带风的潇洒样。五师兄丝毫不敢看那些来往的女子,听闻周遭有女子浅笑,耳根子又又红透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同他说道,“师兄,这些姑娘都在夸你呢,你眼神这般躲闪可是要闹笑话了。”

    他轻扯着我的衣袖,低声道,“七,我们身为离山道士,招摇过市已是不妥。一会要是一齐踏入怡红院,更是了不得。万一让人知晓我们是离境中人,妄议我们败坏门风可如何是好?”

    “嗯,这问题甚是严峻!不如这样,你们先去怡红院,我和六师兄过会再去同你们会合。分散着走,该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好。”

    “云灭,照顾好七。”五师兄不甚放心地瞅着我,但碍于街上人多眼杂,也只好紧随三师兄四师兄身后,快步离去。

    “好说好说!”六师兄轻快地应着,他对我做的决定还是十分满意的。

    我刚转身,一不心,竟被一脸媚笑的丰腴姑娘撞了个满怀。

    “哎呦,公子你撞疼人家了!”

    丰腴姑娘将我压倒在地,娇嗔地对我撒娇。

    我被压得浑身如散架般,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六师兄在边上看着只得干着急,在大街之上用不得法术,想要推动这位姑娘,怕是难。

    “这位姑娘,你可否挪一下你尊贵的屁股?我快被你坐死了!”我被压得动弹不得。

    六师兄急得在边上跳脚,“姑娘,你快些起身啊!”

    “嘤嘤嘤…人家也想起身啊,只是人家被这位公子撞得好痛,起不来啊!”她说到后头,索性放声大哭,“啊,大庭广众之下,我和公子有了肌肤之亲,公子你可要对我负责呀!”

    我…我有种想打晕她的冲动,但她毕竟是不会武的女子,我若是打她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许是姿势太过扎眼,我周身不一会儿就围聚了许多人。

    “这位公子好可怜,我看他气都喘不上了。”

    “好白菜被猪拱了!”

    “可别这般说,你看姑娘哭得多伤心!也许是公子负了姑娘,嫌她肥硕呢?”

    ……

    我气恼地看着身上的姑娘,可她哭得如此伤心,也不好责骂,只能耐着性子道,“姑娘,有话好好说,你先起身,有什么难过的事情慢慢说予我听。”

    “主人,同她讲什么道理,看我怎么教训她!”绿莺气呼呼地从我的袖口飞出,朝着她的鼻子狠狠地一啄,还冲她做着鬼脸。

    “啊,奴家怕……”丰腴姑娘捂着脸发出杀猪般的尖叫,两眼一翻竟晕倒在地。

    天呐!我才是要被她吓出病来呢!六师兄好不容易从我将她身下拖出来,我捂着胸口喘着大气,十分狼狈。

    可更让我惊恐的是,丰腴姑娘并非晕死过去!她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脑袋后方殷红的血臼臼流淌,很快就染红了一大片。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快,别让凶手逃了,捉住他!”

    ……

    绿莺彻底傻眼,它只是啄了她的鼻子,怎么她后脑勺出血了?

    我看着四散逃走的人,有了片刻的怔忡,是谁想嫁祸于我?

    六师兄对于丰腴姑娘突然猝死也是始料未及,但他反应还算迅速,将我拽起身飞身逃去,“速速远离是非之地。”

    我被六师兄拽着跃上了屋顶,回头却看到人群中有一身着黑衣的男子,带着奇怪的面具,气场十分强大。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注视,也朝着我的方向望着,他露在面具外的那双眼,如秃鹰的眼睛般锐利,带着很重的邪气,仅仅一眼,就能让人背脊生寒。

    “师兄,你看下面那个带面具的黑衣人,我总感觉是他操纵了方才的一切!”

    “哪里有什么黑衣人?快走吧,再不走就麻烦了!”

    我由着师兄拽着,再回头时,那个黑衣人已经无影无踪了。好快的速度,一眨眼的功夫就能遁于无形!

    “大胆贼人,还不束手就擒!”

    “放下手中的剑,否则就地格杀!”

    四个侍卫打扮的人分别从四个方位包抄而来,他们手提着剑,表情冷漠肃杀。

    六师兄将我护在身后,“师妹,你趁机溜走,我断后。”

    我连连点头,虽然我已突破七重天,但时日尚短,一紧张就不知如何出招。

    六师兄拔剑迎战,我就趁乱在刀光剑影中逃了出去,想去找师兄们救急,可我识路的本领极差,完全不知道哪是哪。虽然拥有过目不忘的天赋,但却只针对书籍话本,而每条路只要有些微的变动,我就无从辨认了。

    “绿莺,你晓得怡红院怎么走嘛?”

    绿莺并无回应,看样子是被方才的事吓晕过去了。

    我边逃边想着,以后再无不下山了,上回差点溺死,这回不仅差点被坐死,还平白无故成了杀人凶手。

    “啊!”我脚下被屋顶的瓦片绊住,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震得大片的瓦片开始松动。没等我起身,我就同瓦砾一起摔了下去。

    完了完了,这要摔下去,屁股要开花了!

    我心跳如鼓,整个人不住地发抖。好在,我并没有直接摔地上,而是好巧不巧地摔进姑娘浴桶里。

    噗……我浮上水面往外吐着水,趴在浴桶边沿上喘着气,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在离山作威作福的我,神气地像个土匪。可到了京都,就没有片刻安生过。

    我吃力地爬出浴桶,瞥见浴桶架上的衣服,不做多想,直接换上。方才我以男子的样貌被追捕,现在换上一身女装,应该无人能识了吧?只是这衣服,着实有些一言难尽。

    遮不住胸遮不住腹部,玫红色的纱裙还直接开衩开到了大腿上。

    唉,为了逃命,顾不了这么许多了!我换上衣服,散开头发,穿上浴桶边上绣着鸳鸯图案的玫红色绣花鞋,就往门外走去。

    不知道六师兄一个人能不能抵得住四个侍卫,我得赶紧出去打探打探消息。

    推开门,一股呛鼻的脂粉味让我直直打了两个喷嚏。此处莺歌燕舞,处处张灯结彩,看上去十分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