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定情信物-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章 定情信物

    我微微颔首,“花兄喜欢,自当赠你。只是,一想起我这招鬼的体质,实在没心情下笔啊!”

    “戴上这个,万灵不敢近身。”花颜醉解下他随身携带的红色颈链,将之轻轻放于我的掌心,“戴上便不要解下,就算是我赠予你的定情信物罢!”

    我迷迷糊糊地接过,再三谢过花颜醉,虽不知戴上是否真能让万灵避退,但心里着实安心不少。

    只是当时的我不知定情信物不得乱接,也不知因为这条颈链,日后会生出那么多麻烦事儿。

    待我画完话本,已是深夜。绿莺在边上看了半日,血槽已空,蔫蔫地摊在案几上,嗷嗷直叫,“男色误鸟,男色误鸟!”

    我无奈地将它收进耳里,“你且好生养着!再失血,就要成死鸟了。”

    花颜醉跨坐在房梁上,提壶畅饮,漫不经心地瞥了眼绿莺,“且的灵宠,有点意思!”

    “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好色的鸟了!”我不以为意,转而将墨迹还未风干的话本交予花颜醉手中,“花兄若是喜欢,改日我再给你画上几本。”

    花颜醉双手接过,吃吃一笑,“我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且一起探讨探讨这些话本的真谛。”

    我下意识地转过脸,避开了花颜醉修长白皙的手。

    花颜醉低头浅笑,自然地收回手,也不在意我的躲避,“且放心,过些时日,我定率众妖前来十里红妆将你风光迎娶。”

    “啊?迎娶?”我讷讷地看着他恍如仙子般翩跹飞去,心里犯着嘀咕,花兄为何要迎娶我?是我做错了什么事?

    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我索性关了房门,搬出压箱底的修仙秘笈,仔细参读起来。

    半月后,我功力大有长进,一下子连破五大**颈,突破了七重天,竟能御剑而飞,六师兄别提多羡慕了。

    “主人,你慢些,我怕高……”绿莺躲在我的胸口,爪子捂着眼,又兴奋,又害怕。

    绿鸟这段时日汲取着我的修为,也长大了不少。现在,跟一般飞鸟差不多身量了。我御剑而行,虽不大稳当,但比起六师兄,该是靠谱些。

    掠过仙泉上空,隐隐听闻师兄们的声音,我随即停了下来,收起青云剑,躲在仙泉边的大石头后偷偷地收去他们的衣物,想要吓他们一跳。

    我透过浓雾,见师兄们谈笑风生,十分和谐,便侧耳倾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难不成是比较谁皮肤滑溜,谁皮肤嫩白些?光想着,就令我起了一手的鸡皮疙瘩。好在,师兄们并未如此恶俗。

    三师兄此时正站在仙子泉中央,滔滔不绝地大放厥词,“师弟们,我云巅已成功突破九重天,得道登仙指日可待。相信不用多久,江湖中人只要听到我的名讳,就要仰慕地俯首称臣!”

    四师兄打趣道,“你这说话的口气和七倒是相像!你们一个要威震江湖,一个要称霸离境,跟亲兄妹般,默契十足啊!”

    众师兄听之,皆朗朗大笑。我在石头后气得瑟瑟发抖,低调的四师兄也来打趣我,我不要面子的啊!

    “云巅师兄,上回你说带七下山,可是当真?”六师兄期待地看向三师兄。

    三师兄连连摇头,“让师父和大师兄知道,指不定怎么罚我呢!我可不敢。”

    我听闻三师兄出尔反尔,不带我下山,抱着一大堆衣物从石头后跳了起来,“今儿个大师兄二师兄和师父去仙界参加蟠桃盛宴,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师兄,我劝你一会就带我下山玩去,不然我就将师兄们的衣服统统拿走!”

    师兄们显然没料到,我会从石头后突然蹦出,三师兄、四师兄、五师兄、六师兄四人吓得赶紧抱成一团,透过缭绕的雾气,显得十分娇羞。

    “七,你,你可别过来,男女授受不亲的!”四师兄吓得有些结巴。

    “七……非礼勿视,快将衣物还给师兄。”五师兄耳根子红得滴血,立于三师兄身后双手捂胸。

    “三师兄,不然我们就带七下山玩玩?有我们四人在,定是不会出事的!”六师兄如是说道。

    六师兄真是深得我心,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衣物还给了他们,“六师兄所言极是!三师兄如今突破九重天,功力大成,有三师兄护着,定是不会多生枝节。”

    “三师兄法力无边!三师兄法力无边!”绿莺也谄媚地向三师兄抛着媚眼,毛茸茸的绿脑袋往师兄脸上蹭了蹭,还不忘用尖尖的嘴巴啄一啄师兄的脸。

    三师兄显然十分受用,穿上衣物跨出雾气缭绕的仙泉,大手霸气一挥,“师弟们,跟紧了!今儿个我们就去怡红院喝个畅快,不醉不归!”

    “师兄威武!师兄威武!”绿莺激动地又啄了几下三师兄的脸。

    三师兄颇嫌弃地擦拭着脸上的口水,将绿莺递给了我,“师妹这灵鸟莫不是发情了?改日给它配只鹦鹉,陪它好好玩玩。”

    发情了?我憋着笑,这绿鸟看见好看的男子一直都是这般好色的轻浮样呀!

    绿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赶紧躲进我的衣袖,“不要不要。鹦鹉尖嘴猴腮的,绿莺不喜。”

    “哈哈哈哈,你自个儿也尖嘴猴腮的,怎的还嫌弃其他鸟?”我逗趣地抬起袖口,看着它瑟缩着脑袋的模样,忍俊不禁。

    “哼!坏女人,我要告诉令狐容忌,你是个坏女人!”绿莺恼羞成怒,尖着绿绿的嘴喋喋不休。

    “你再嚷嚷,我就随便将你扔下,扔那些秃鹫雄鹰把你吃干抹净。”我朝绿莺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师兄们不待见令狐容忌,让他们听到绿莺满嘴令狐容忌,定要以为是我成日念叨他,让绿莺学了去。

    “七,走!”三师兄脚踏散着红光的仙剑,十分威武。

    四师兄五师兄脚踏橙光仙剑,俊逸不凡。

    只有六师兄和我,踏着散着荧光的仙剑,显得道行低浅了些。

    “走!去烟花之地好好修炼,马上,马上我也可以突破八重天了!”

    六师兄总是一本正经地说着胡话,烟花之地拿什么修炼?拿那些香喷喷的娘子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