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离山村妇-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一章 离山村妇

    在那极其不幸的一天,我大概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硬是在一片飘摇中,被劲风送上了离山,不偏不倚挂在师父门前的梧桐树梢上。

    别看师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修道之人,人称了尘大师。其实,他也是个铁石心肠的。

    师父说,当初捡我,只是怕我压坏了他的宝贝梧桐树。没把我扔了,也全是因为那么多师兄看着,怕坏了他的清誉,落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师父不仅铁石心肠,还甚是迷信。离山半山腰有一处仙泉,常年云雾缭绕。师兄们时常结伴去仙泉洗澡,据说那儿的泉水对修行大有裨益。但是,师父从不让我去,一是怕我淹死,再就是怕我天煞孤星的命格,污了仙泉圣水。什么天煞孤星!我是一点儿也不信的。

    师父不仅迷信,还甚是偏心。我师兄们的名字都是云字起意,寓意早日踏上浮云之巅,得道成仙。比如我大师兄云琛,二师兄云阙,三师兄云轻,四师兄云巅,五师兄云破,六师兄云灭。

    而我,师父第七个徒儿,乖巧懂事,长得白白净净,十分讨喜,却偏偏不得师父待见。我十四岁授名时,师傅只瞥眼看了我一眼,“你就叫且慢吧!”

    “啊?师父你莫不是脑壳疼,想不出好名了!”我忽地蹦跳起身,朝着莲花底座上正襟危坐的师傅叫嚷道,甚是不服。

    “你性子急,师父叫你且慢,无非是想让你凡事三思而后行,谨慎方得圆满,你可知师傅的良苦用心?”师傅捋着半寸长的胡须,眼睛微眯,似是还未睡醒。

    “不知不知,七一点也不想知!”我气鼓鼓地冲了出去,也不慌收拾行李,孤身一人,带着大师兄赠予我的青云剑,生平第一次出了离境。

    没走到半山腰,肚子饿得紧。嘴里嘟囔着六师兄也不快点来找我,害我回也不得,走又不知走向何处。毕竟,毕竟我才十四岁,又没出过离山,哪怕是半山腰,师父都不曾让我来过,又怎么识得路。

    暮色渐沉,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日灰蓝色的天,一抹血红的斜阳轻倚层云边,艳丽地晃眼。

    我寻思着,寻亮处走遇上野兽山魈的几率大概会低些。不知过了多久,天又黑了一层,我脸上的阴霾也愈发深重。好在,在天彻底暗下来前,我竟误打误撞,来到了云雾缭绕的仙泉边。真真是天助我也!此处仙泉,师兄们每日都来,我要是在此候着,不仅不会迷路,还能让师兄们“碰巧”找回,一来不失了面子,二来也是找了个台阶,免得自己真变成流离失所的孤儿。

    仙泉的水真甜!我甩去了被山泥爬满的衣物,坐在泉边捧着清水大口大口地喝着。走了大半日又渴又饿,仙泉虽不解饿,解渴尚佳。

    忽而,水波荡漾,在一片雾气中,竟站起了一个全身湿透,头发如乌鸦羽毛般黑漆漆,身体十分硬朗的道友。

    他乌黑的眼定定地看着我,我也怔怔地望着他。看他的样子,不过十**岁,身上的肌肉线条十分健硕,与我有着很大的差异。

    “哪里来的村妇,竟如此不知羞耻!”突然,他颇为气愤地吼着。

    我甚是不解,忙不迭问到,“道友莫要多心,离山上除了飞鸟走兽,只有我们离境中人,全是修道之人,何来的村妇?”

    “你是离境的道士?了尘大师莫不是老糊涂了,都没教你男女有别,让你一个女娃娃光着身子瞎跑出来!”他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伸出一只骨节分明十分好看的手,朝着我岸边的衣物一挥,衣物便井然有序地套在我身上。

    听他口中的男女有别,我顿悟。这世上的人,原来和动物一样,也分雌雄!难怪这一两年我胸上横肉肆意,而师兄们体态依旧骨肉均匀,这大概就是道友口中的男女有别?

    “那这位道友,可否跟我再讲讲何为男女有别呢?平素师父并未教我这么许多,我脑子还犯着诨,有劳道友指点一二了!”我见他站在泉中毫无动静,便绕到他身前,准备缠着他,聊会天打发时间。

    这不看还好,一看可是把我吓坏了!他口角不停地往外渗血,眼眸半阖,十分虚弱的样子。我赶忙用双手架着他的胳膊,牟足了劲将他往岸边拖去。

    岸边的雾气些,我才有机会将他看得清清楚楚。脸上的线条很硬,透着股英气,让我忽然想起六师兄跟我说的那些故事里,天神的样子。再往下看……原来,我的身体和他的身体有这么大的区别呢!等我乱成一团的思绪稍稍有点头绪,才注意到他腰腹间一寸有余的伤口。

    伤口很深,还往外淌着血。我真怕血流太多,他会因此死掉。忙不迭地抓了把泉边泥,往他伤口按去。离山毕竟是圣地,不止飞鸟走兽带着灵气,连泥土也能成为不错的药引,这回止住血该是好了吧!

    可不多时,那令人害怕的血又开始冲破防线,不断地往外淌着血来,将我的十指染得又红又腥。我没法,只好解下了束发带往他腰身上紧紧缠着,再将仙泉之水不断地洒向他。要不是怕他昏迷着在仙泉里淹死,我也不用如此一捧一捧泉水洒在他伤口这样折腾了两个时辰。

    等他悠悠转醒,我已累得说不出话,四仰八叉躺在他边上,四目相对。他的眼里满是困惑,我的眼里满是星星,没错,折腾了这么久我是累眼冒金星了!

    “多谢。”他沉吟了半晌,终于蹦出了两个不冷不淡的字,嘴上说着谢,并未见有多诚恳。

    我自然不能和一个不识礼数的人计较,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只消记得我这份恩情,他日涌泉相报即可。”

    他突然剧烈咳嗽起来,隐忍着笑意,“那敢问道友道号,他日报恩该去何处寻你?”

    一提到道号,我就十分不开心,嘟着嘴道,“我师父十分地偏心,莫说道号,连个名字都不愿意给我一个正经的。今儿个授名,竟胡乱给我起了个且慢的诨名,把我气得不轻。”

    “呵,且慢……了尘大师是随意了些”,他浅笑,嘴边绽开了一个不易察觉的梨涡,摄人心魄,我眼都看直了。我六个师兄长得也算是玉树临风,但直到看到他妖孽一笑,我才知我见过的人还是太少。

    “你笑起来真好看,如盛开在通往地狱之路的曼珠沙华,美得艳丽,还藏着强劲的毒性。”我由衷夸到,他还真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一个人,无关性别。

    他轻咳了一声,不自在地别过了头,耳朵微红。浅浅的,类似于桃花瓣一样粉粉的色泽,煞是可爱。

    沉吟了半晌,他忽而又转过了头,那双黑眸轻飘飘地扫了我一眼,冷声道,“那你叫且歌如何?且行且歌,莫失莫忘。”

    “且歌…甚好,甚好!”得了一个洒脱诗意的名儿,我心里偷乐儿,看他,也顺眼了几分,“那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呢?”

    “容忌。”

    “这个名字倒是似曾听过,很是熟悉!却也记不得何处听过。”我歪着头看着他,“容忌道友此番来到离山,便是离境的客人。待你伤势好些,我就带你去会会我那偏心的师父吧?”

    容忌微微颔首,似不愿同我继续唠嗑。看在他伤势颇重的份上,我就不同他计较了。我强忍着辘辘饥肠,一骨碌从他边上坐起,持着青云剑,往仙泉西边走去。方才我见有二三飞鸟掠过,想必西边是有鸟栖之树的,待我前去看看,兴许还能摘得几个野果。

    枉我在离山待了足足一十四载,这里的地形却是半点不识!师父总说我十四岁时,有个生死劫,从不让我下山。我只当师父道行尚浅,算得不准。

    越往西走,越是幽静。方才那几只飞鸟也了无踪迹,我性子虽野,但胆子不大,惧黑惧静。看到前面黑压压的一片密林,心里打起了退堂鼓。还是回去吧,万一有凶猛野兽,被吃干抹净了多可惜!

    下定决心要往回走后,我倒是松懈了不少,紧握着剑柄冷汗涔涔的手,也稍稍有了些温度。可一转身,就撞见了一个浑身黑漆漆的人,我吓得一激灵,破声大叫道,“鬼怪大神饶命!我皮糙肉厚不好吃,不好吃!”

    “是我…容忌。”

    我半眯着眼,深怕山魈变了嗓子来诓骗我。好在真的是他!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扔了青云剑,整个人往他身上跳去,“容忌道友,幸好是你呀!此处半点儿没有离山该有的仙气,可怖得紧!”

    容忌闷哼了声,喘息粗重,“莽莽撞撞的,我伤口怕是又给你撞裂了。”

    我回过神来,心翼翼地站定,看着他腰间玄色的衣料,被血又加深了色泽,内疚不已,“容忌道友,我原想去找点吃食,不成想,被这密林吓破了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