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浣熊市-道士的-
道士的

第90章 浣熊市

    自然而然,言道行睁开了双眼,嘴角带着一丝恬适的笑容,身心如拂去尘埃的蒙尘宝石,终于散发出了原本的光芒,身心舒畅,念头通达,这便是入道之感。

    过往一切皆为云烟,如今只余真我,言道行。

    吐出一口气,言道行睁开了眼睛,伸手一弹,便有一道法诀打出,原本需要结印运功才可以使用的法术,如今只需一念,弹指便可打出,这不光光是功力的精进,也是境界的提升。

    “言道行,你好像不一样了。”

    看向贾鹏,言道行再度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不着调的说道:“怎么了?我又变帅了?不过你不要妄想了,我不喜欢男人。”

    “……”

    我再认真和这家伙说话,我就是狗!

    不再搭理言道行,贾鹏低头继续开始修理自己的右臂,经过刚才一段时间的修理,虽说没有完全修复完毕,不过大体上也可以在战斗中派上一些用处了。

    言道行的突破,看似时间悠长,实际上也只有短短的五六分钟而已,当他想起了记忆中其师父对他说的话,领悟了真我,一切都水到渠成。

    修真到了炼精化气的程度,便可以真正的使用法器了,并非是如上个副本中那样粗浅的使用,法器也不是上个副本中的那些粗浅的法器,而是真正的属于修真者的法器,只是很可惜言道行在来到这个副本的时候,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在副本中获得提升,所以没有准备什么可用的法器。

    三代鬼彻锋利程度自不用说,但是并不适合我,等到回归轮回都市之后直接卖了为好,目前我身上的装备基本上没剩多少,除了火烛灯都可以卖掉了,另外回去之后《太白剑典》需要兑换针对于炼精化气这个层次的第二篇,至于主修功法的话,可以等到我达到了炼精化气的巅峰再说,目前《坐忘功》还可以继续修行。

    思考着之后需要准备的兑换项目,言道行检查了一下自己手中可用的装备,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休息的房间大门被推了开来,爱丽丝和艾达-王走了进来。

    “咱们可以出发了,华盛顿这边已经给我们准备了三架飞机和三十人的小队,这些人是我们可以得到的全部帮助。”

    站起身,言道行对爱丽丝说道:“没问题,这些人已经不少了,不过除了人以外,装备方面可以提供多少?”

    “正常的弹药不用多说,不过数量不会很多,华盛顿这边也需要抵抗保护伞大军的攻击,他们已经给了我们可以给的一切了。”

    “也好,反正到时候如果缺少什么,就去剿灭一些保护伞公司的军队就可以了,那么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如果你们准备好了,现在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三架分明是由保护伞的飞机改良来的飞机缓缓升空,在地面火力的掩护下,三架飞机迅速的升空离开了华盛顿,向着保护伞公司的方向驶去。

    看着仍旧在后面追逐三家飞机的两只蝙蝠兽,其中一架飞机发射了一枚导弹,彻底的解决那两只蝙蝠兽带来的威胁。

    “言道行,你突破了吧?”

    听到坐在自己身边,继续在调试和休整右臂的贾鹏的话,言道行点头说道:“知道瞒不过你……没错,的确是突破了,有点走运。”

    “所以你现在是二阶了?”

    “应该是吧?只是现在的我没有学习相应的法术,也没有趁手的法器,也只能够借着体内的真气施展一些拳脚功夫了。”

    “如果这一次保护伞内如原本剧情一样没有太厉害的存在,你的实力也足够了,只是我一直有些担忧那两个四阶的轮回者,那两个家伙无论是哪一个,都对我们有着威胁,只希望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个副本世界了。”

    “希望如此吧,万不得已立刻回归就是了。”

    话说到这里,言道行和贾鹏都沉默了下来,他们两个看起来对之后的隐藏任务抱有很乐观的态度,实际上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如果这个任务真的是这么简单,那么根本不可能会给出那么惊人的奖励,这里面定然会有一些无法轻易完成的条件在内,只是目前为止无论是言道行还是贾鹏,一时之间都有些想不明白就是了。

    飞机越发的颠簸起来,言道行转头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浣熊市的郊区,向着浣熊市市内靠近,看着依然没有降落趋势的飞行轨迹,言道行皱眉说道:“为什么还没有找地方降落,难道这是准备直接降落在浣熊市之内吗?”

    听到言道行的话,爱丽丝立刻走了过来,坐在了言道行的身边,对他说道:“道行,我们的确是打算降落在浣熊市市内,最好可以直接降落在当初那枚小型核弹爆炸的弹坑内部,这样可以省去我们穿越浣熊市周围丧尸群的麻烦了。”

    “可是保护伞公司真的能够让我们这么容易的靠近吗?我可不觉得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行动,甚至于我觉的保护伞公司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着我们的到来了。”

    言道行的话音刚落,便立刻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声响,他知道那是属于防空导弹在空气中高速飞行的声音,当言道行刚刚伸手抓住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爱丽丝,贾鹏伸手抓住了他另外一边的魏淼时。

    他们乘坐的飞机旁边的那架飞机,被导弹直接击中爆炸了开来,爆炸的冲击和火焰迅速波及到了言道行他们乘坐的飞机,使得飞机迅速的下降,其中一个没有系好安全带的士兵,在剧烈颠簸的飞机之中狠狠的撞在了飞机顶端,口鼻溢血,眼看着活不了了。

    “报告,我们要迫降了,我们要迫降了!”

    伸手抓住了飞机的安全带,爱丽丝大声的对驾驶飞机的飞行员吼道:“不管用什么办法,保证安全降落,实在不行可以放弃保全这架飞机!”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