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宴无好宴-道士的-
道士的

第59章 宴无好宴

    两仪门,据说源自于武当,百年前乃是武当派附属,由于近年武当威势不再,便逐渐独立了出来,变为了一个独立于上海的门派,为上海十二大武馆之首。

    两仪门武功以《真武阴阳手》为最,可以算是上海滩十二大武馆之中独领风骚的一个,自然这上海武术大会便是要在两仪门举办才最让人信服。

    言道行站在两仪门之前,看着人来人往,占地面积极大富丽堂皇的两仪门,转头对身后那二十个枪手的首领说道:“你们等在这里便好,不用跟着我进去了,如果我有事情会叫你们。”

    来之前,刘天佑曾经吩咐,无论什么情况都要遵守言道行的命令,因为刘天佑很清楚以言道行的能耐,那个诡王都杀不死他,自然这些普通人的江湖武者也休想伤害到言道行,怕只怕他们搞什么阴招而已。

    因此当那些枪手听到了言道行的话后,便立刻点头退到了两仪门之外,做好了言道行随时召唤他们的心理准备。

    对着那些枪手点了下头,言道行拿着请柬来到了两仪门的大门前,直接把手里的请柬递给了迎接宾客的两仪门长老。

    一开始那个两仪门的长老还面带微笑的对言道行点头,然而当他看到了请柬之后,脸色立刻发生了变化,变得有些凝重和警惕,上下打量了一下言道行,这才对言道行说道:“言门主久等了,还请言门主跟着我两仪门的弟子前去您的座位,已经给您准备好了,乃是最前面的上座!”

    “呵,两仪门有心了。”

    话毕,言道行便跟着那两仪门长老派遣的弟子向着两仪门之内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个叫名的弟子,直接大声对里面喊道:“三圣门门主,言道行,到!”

    一个到字落下,本来喧哗的两仪门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在窃窃私语,询问三圣门和言道行的来历。

    言道行目不斜视,走到了两仪门院子中拜访的二十多桌圆桌最前面的那张,此时在那张可以说是最大最气派的圆桌之前,已然坐了十二个人,其中四人言道行很熟悉,便是之前他挑战的那四家十二大武馆的馆主,自然这十二人的身份便很明了了,乃是当今上海滩十二大武馆的十二个馆主,也是言道行主线任务的目标!

    圆桌之上,一共有十三个座位,其中十二个乃是那十二大武馆馆主的座位,而剩下的第十三个座位自不用说,便是属于言道行的了。

    那两仪门的弟子,有些紧张的来到了那张空着的椅子之前,抿了抿嘴,对着言道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立刻退了出去。

    此时,言道行看着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那十二大武馆的馆主,轻笑一声,便伸手抓向椅子背,想要把椅子拉开坐在上面。

    但就在这时,坐在那张椅子旁边的一个面相阴郁的中年大汉,突然伸手抓向了言道行的手腕,看起手掌的姿态,便知道对方下了重手,如果是普通人被抓住这么一下,那么手腕立刻被废,就算是手掌还在,也几乎派不上用处了。

    下马威言道行知道肯定会有,只是他倒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帮子人的下马威会这么直接,在这里下手!

    言道行抓向椅子背的左手突然勾起,化掌为指,反手一记剑指,迅雷不及掩耳的点在了那阴郁中年大汉的掌心。

    一缕牛魔煞沿着这一记剑指渗入了那阴郁中年大汉的掌心上,立刻沿着其手上的经脉向着手臂扩散了开来,但见一道道黑线从阴郁中年大汉的掌心上蔓延开来,眨眼之间蔓延到了他的整个前臂之上,如钢刀刮骨剃肉般的剧痛,伴随着煞气的蔓延扩散开来,使得那阴郁中年大汉不由得抓着自己的手腕痛呼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黑线到底是什么?”

    “毒!他练了毒功!”

    “这家伙果然是邪魔外道,大家不用跟他讲江湖道义,一起上吧!”

    拉开了椅子,言道行坐在了椅子上,看都没看那些在后面口嗨的所谓武林人士,只是看着那脸色难看的十二大武馆馆主,人畜无害的笑道:“各位,我应当有资格坐在这里吧?”

    此时,坐在桌子上首处的两仪门馆主伸手抱了下拳,开口对言道行说道:“言门主,你自然是有资格坐在这里的,只是不知道可否给龙兴武馆的龙馆主解药解毒了?”

    “毒?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那可不是毒啊。”

    “不是毒,又岂能有这样的诡异的模样!”

    转头看向说话的罗武门馆主罗琼,对方当初被他一拳轰爆,可以说是丢尽了脸面,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罗武门的罗琼馆主对吧?当初一招就败在了我的手下,可见罗馆主学艺不精,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着急发言比较好,你说呢?”

    砰!

    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使得桌子上的茶杯和碗碟微微一跳,发出叮当之声,罗琼看着言道行,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你不要太猖狂了!”

    “觉得我太猖狂了?好办,挑战我便好,只是……你敢吗?”

    “你……!”

    拳头紧紧握住,罗琼心中愤怒已极,却不敢开那个口,他对人都说是言道行趁他不备偷袭所以一招击败了自己,实际上他自己很清楚,真正偷袭的是他,却被对方反过来一招轰爆,实际上在场的十二大武馆馆主之中,罗琼是最忌惮言道行的那个,没有之一!

    看着不再说话的罗琼,言道行转头看向龙兴武馆的龙馆主,开口对其说道:“龙馆主,你中了我的……玄阴指,如果没有我的解救,不仅仅这条手臂要废了,恐怕下半生也要在床榻之上度过,要我解救你也不难,我只问你一句,可否承认你甘拜下风?”

    听到这话,龙兴武馆馆主神色难明的沉默半晌,终于咬了咬牙,点头说道:“龙兴武馆龙兴阳……甘,甘拜下风!请言门主救我一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