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出手-道士的-
道士的

第54章 出手

    猫又那被撕成两半的身体在不断的颤动,想要再度贴合在一起恢复原状,但没等那两半的身体恢复,诡王手中的血煞之气和黑煞之气分别覆盖在了猫又的尸体上,把猫又的尸体迅速的吞噬,伴随着一声绝望的猫叫,彻底的消弭在了煞气之中。

    哇的一声,安倍鬼宇连续吐出了三大口的血液,七窍流血,几乎当场暴毙,他看着猫又死后落在地面上自行燃烧起来的红色纸人,不仅仅是对这个强大式神的死亡感觉到心痛,更是对诡王的强大实力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恐惧。

    缓缓的后退,安倍鬼宇看着向自己走来的诡王,猛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白色符纸,向着诡王投掷了过去,然后立刻转身向着外面冲去。

    但当他转身没跑几步的时候,诡王突然出现在了安倍鬼宇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安倍鬼宇的脖子,没有二话,更没有等安倍鬼宇求饶,直接捏断了安倍鬼宇的脖子,伸手便要把安倍鬼宇身上的雌雄白凤镜找出来。

    咻……

    咚!咚!咚!

    三枚前臂长短的黑色铁钉飞射而来,先后钉在了诡王的身周,形成了一个三角形把他困在了中央,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来,却是开启了技能的言道行,挥舞手中的符箓软剑,一剑斩开了安倍鬼宇的外衣,伸出贴了一张符箓的手掌,正好接住了从安倍鬼宇衣服里面掉落下来的雌雄白凤镜,然后迅速的拉开了自己和诡王的距离。

    取出了一张红色的符箓,把符箓贴在了雌雄白凤镜之上,言道行看着诡王,咧嘴笑道:“诡王,你看起来有些狼狈啊。”

    “就算是在那些倭人的手上消耗了不少的力量,我要杀你也是轻而易举。”

    话音落下,诡王便要向着言道行的方向走去,然而在他刚刚踏出一步的时候,一只由黑烟构成的虚幻黑狗突然出现在了诡王的面前,张口便向着诡王的面部咬了下去!

    诡王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的上半身立刻向后躺去,避过了那只黑狗的咬噬,但就在这个时候,却又另外两只黑狗,一上一下,分别咬在了诡王的右肩和左腿之上,把诡王牢牢束缚在了原地。

    此时,先前那只黑狗再度扑向了诡王,张口向着诡王的喉咙咬过去。

    眼看着黑狗扑来,诡王身上的阴气猛地爆发开来,甩开了那两只咬着自己的黑狗,迅速拉开了距离。

    当诡王拉开距离之后,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些微的痛感,转头看去,立刻发现刚才被那两只黑狗咬到的部位,竟然被撕下了很大的一块鬼体,在右肩和左腿上,分别有两块非常大的缺口出现在那里。

    “好厉害的法器……只是这法器如此邪门,恐怕不是你们茅山炼制出来的东西吧?”

    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毛宁川,但见此时的毛宁川刚好把一张符箓贴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同时诡王立刻感觉到了一种束缚感,仿佛自己已然处于一只巨大的牢笼中了一般。

    “诡王,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在逃走了。”

    “呵,茅山的小道士,大话谁都会说,可不要和你那个不知道多少辈的老祖宗一样,死在了我的手下。”

    言道行再度取出了自己的怨火红烛,使用这个时代的简易打火机点燃了怨火红烛,顿时红色的烛火燃烧起来,丝丝缕缕的烟气在言道行的身边汇聚成了红灯鬼妓的身体。

    红灯鬼妓看着言道行,仿佛在惊讶为什么这个家伙还没有死,而当她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诡王时,红灯鬼妓那惨白的脸立刻变绿了,下一秒怨火红烛突然自行熄灭,红灯鬼妓也化为了烟气逸散开来。

    这么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的吗?你不想出来,我偏要让你出来!

    啪啪……

    再度点燃了打火机,把怨火红烛点燃,但红灯鬼妓的身体刚刚凝聚出来,却再度逸散开来,同时怨火红烛的烛火也再度自行熄灭。

    呵呵……跟我杠上了是吧!

    第三次点燃怨火红烛,却依旧是第三次自行熄灭。

    言道行看着已经开打的毛宁川和诡王,恶狠狠的对怨火红烛说道:“我知道你能够听到,我现在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出来去对付诡王,那么我马上就把这根蜡烛塞进那个诡王的嘴里,让你永远陪着他去!”

    砰!

    没用言道行点燃,怨火红烛借着烛芯上的一点火星自行燃烧了起来,红灯鬼妓也自行凝聚在了言道行的身边,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慢悠悠的向着诡王飘了过去。

    嘴角微微抽搐,言道行对于这个脾气越发大起来的红灯鬼妓颇感无言,并且暗中决定一定要在回归轮回都市之后,把这家伙卖给主神,至于主神到底会把她分配到怡红院还是春香院那就不是言道行管的事情了。

    收敛心神,言道行默念咒语,单手在眉心一划,顿时言道行便觉得自己的视线中多出了一些东西,本来需要凝神才可以勉强看到的阴气,此时在言道行的眼中无比的明显,而且就连诡王的身法在言道行的眼中也不是那么不可捉摸了。

    天眼术的效果,着实让言道行满意。

    铮!

    一声清鸣,言道行手持符箓软剑冲上。

    此时毛宁川正手持那柄金红长剑,一边捏着发觉操控黑狗钉魂钉的三只黑狗对诡王发动攻击,一边配合着红灯鬼妓挥舞手中长剑朝向诡王劈斩过去,一时之间诡王堕入下风,只能够勉强抵挡毛宁川的攻势。

    挥舞手中的符箓软剑,言道行加入了围攻,同时他左手紧紧掐住一道法诀,却是不知到底在准备什么。

    “蟠龙斩!”

    低喝一声,诡王单手一抓,大量的黑煞之气迅速汇聚,化为了一柄黑色的长剑落入了诡王的手中,挥舞手中的蟠龙斩,诡王一剑荡开了那三只黑狗,反手一巴掌拍散了红灯鬼妓的身体,随即看向了言道行,硬扛着毛宁川一剑,朝向言道行一剑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