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归来和收网-道士的-
道士的

第43章 归来和收网

    “刘会长,你是说,日本黑龙会和军部的人在他们的总部里面全被杀死了?”

    “没错,全部杀死了,而且有人看到那些尸体好像都是被冻死的,甚至于还有尸体被冰封在冰层里面,据说那日本黑龙会总部里面都被冰雪覆盖,如数九寒冬一样。”

    “这么说来,应该是一个能够操控冰雪的恶鬼或者妖怪做出的这件事情了,看来日本黑龙会那边得到的那件鬼道法器也失控了。”

    言道行的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便突然响起。

    “不仅仅是日本黑龙会的鬼道法器失控了,我带去茅山想要封存在茅山的血玉玉佩也失控了。”

    伴随着话音落下,管家跟在许久不见的毛宁川身后走了过来,刚才说话的不是别人,自然便是毛宁川了。

    “宁川贤弟,你回来了!”

    “毛道长,欢迎回来。”

    刘天佑和言道行两个人一起迎了上来,毛宁川的归来算是最近一段时间来唯一的好消息了,单以对付恶鬼的手段,毛宁川这个茅山的传人可以说是无人可以相比,他的归来绝对会成为言道行完成任务的最佳帮手。

    毛宁川坐在了刘天佑的身边,对刘天佑和言道行颇为歉意的说道:“刘大哥,言道长,这一次是我的失误,没有想到我茅山竟然也有心术不正之徒,竟被那血玉玉佩蛊惑堕入鬼道,已经暗中带着血玉玉佩逃离了茅山,潜入这上海滩之中了。”

    听到这话,言道行的脸色有些凝重了起来,他认真的对毛宁川说道:“毛道长,这样说来,那三件诡王的鬼道法器近期都出了问题。

    而且被他们诱惑或者控制的恶鬼,如今全部隐藏在了这上海滩之中,你觉得这里面是否和诡王有关系?

    这三件鬼道法器毕竟全部都是他的东西,我能力浅薄不太了解,但自己的法器至少应该有所感应吧?

    然而诡王却好像是完全不知道他的三件法器在什么地方一样,任由他的三件法器在上海滩流传。

    并且最关键的是,这三件法器即使是被带到了茅山竟然也可以通过引诱常人堕入鬼道的方式再度回到上海滩。

    我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些问题,莫不是这些所有的事情,实际上都在诡王的掌控中吧?”

    对于这些话,毛宁川还没有觉得如何,反而是突然灵光一闪的言道行,对自己刚才的猜测有了更深层次的思索。

    如果事情真的是按照我想的这样发展的,那么诡王的那三件鬼道法器之所以会被人盗走,完全是因为诡王主动授意的缘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三件鬼道法器之所以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完全是诡王的计划,他想要借以这三件鬼道法器做些什么,并且这三件鬼道法器如今制造出来的恶鬼也完全在诡王的预料之中,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他的计划了!

    想到这里,言道行联想到自己之前查明的一些情况,脑海中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脉络,连同他之前的猜想,制定了一个针对于如今状况的计划。

    “毛道长,那枚血玉玉佩是否可以直接控制被他诱惑堕落至鬼道的对象?”

    摇了摇头,毛宁川说道:“我近距离接触过血玉玉佩,它无法直接控制任何人,但是却可以从侧面诱惑和引导一个人的想法和行为,如果被引导和诱惑的人心志坚定,便不会受到血玉玉佩的影响。”

    “如果是这样的话……毛道长,我这里有一个计划,你看看是否行得通。”

    话说到这里,言道行小声的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毛宁川,听完了他的计划,毛宁川双眼一亮,立刻点头说道:“这个计划很好,如果真的行得通了,那么我们应当可以把上海滩之中的那些乱八七糟的东西一网打尽了。”

    这一次任务周期很长,足足六个月的时间在整个轮回都市里面其实都算是少有的长周期任务了,在进入副本之前言道行还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个副本的任务会需要这么多的时间,当他真正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他才真正的明白,因为主线任务的难度绝对不是他这个层次的新人轮回者可以迅速完成的。

    实际上言道行已经是新人轮回者里面少有在新手副本中所得颇丰的类型了,再加上他本身让主神收录的《坐忘功》得到的代价,单以第一次正式副本而言,言道行的实力算是极为不错的一个了,但这也只是刚好可以完成主线任务而已。

    实际上如果是其他的新人轮回者,不计那些支线任务,单说主线任务的话,六个月的时间还真不见得足够使用,也只有言道行这样的家伙,才能够在这六个月里面参合到几乎相当于第二次乃至于第三次副本任务难度的支线剧情里面还如鱼得水。

    当然言道行这一头扎进支线任务的结果,便是得到了很多很多主线任务完全无法接触到的东西,先不说那些隐藏任务,单单是得自于刘天佑的天眼术和斩魂咒,便足以抵得上言道行的付出和承担的风险了。

    如今距离任务时限越来越近,言道行也准备开始收网了,毛宁川已经归来,看起来他的实力也有了不少的提升,自然是可以完成支线任务2和支线任务3的好帮手,如果言道行的猜测和推论没有错误,那么他们大概率可以一举解决诡王和三件鬼道法器的问题,那个时候便只需要等到完成主线任务,便能够回归轮回都市了。

    入夜,言道行跟着毛宁川一起穿行在上海滩夜色之下的大街小巷之中。

    毛宁川的手中托举着一只八卦盘,上面有一根红色的木针竖在上面,微微向着东北方向倾倒,为毛宁川和言道行指明了方向。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进,二人距离目标地点越来越近,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空气中温度的急剧降低,当他们两个来到了一处小巷内部的民居之前时,口中哈出的白气肉眼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