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鬼市-道士的-
道士的

第34章 鬼市

    黑鼠老三,上海滩有名的土耗子,盗墓行当里面最不守规矩,最贪婪,最狡猾的一个,却又是最不好对付,最让人忌惮的一个,他是独行侠,想要对付他的人有很多,却无一例外全部吃了一个大亏就此放弃,慢慢的黑鼠老三的名头在上海滩的黑道越发响亮,至少已然达到了让刘天佑都听过他名头的程度了。

    得知了这枚血玉玉佩是黑鼠老三卖到古宝轩的,毛宁川立刻让刘天佑带着人回了刘府,至于后续古宝轩的胡贵青如何给他赔罪,便不是毛宁川需要处理的事情了。

    言道行怀疑血玉玉佩和第三个支线任务有关系,因此便主动和毛宁川一起前去寻找黑鼠老三,因而他们两个换去了身上的道袍,换上了便装,来到了上海滩黑道中最有名的一处地界——鬼市!

    鬼市自然不可能在白天出现,当太阳落山,天色昏暗之时,言道行跟着毛宁川来到了隐藏在一片杂乱破败,半数废弃的民房中的鬼市。

    鬼市之内一片寂静,除非有客人看到了什么想要的东西,低声和老板讨价还价,否则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传出,更甚于有很多人都遮掩着面容和身形,看不清楚模样,摆摊的老板和买东西的客人里面都有这样遮掩身份的人,占据了近乎于半数。

    四处打量了一下,毛宁川和言道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低声说了句分头行动,两个人便如同各自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般分了开来,很快的融入了人群之中。

    言道行一边看着地摊上的东西,一边用余光打量那些站在四周的人,这些人也在不断的打量着买东西的行人,显然是类似于拉客去暗中做交易一类的事情,鬼市虽说见不得光,但表面上放出来的这些东西,也都是经得起检查的合法物件,至于那些真正配得上鬼市这个名字的东西,则全部在暗处,想要购买便必须通过那些站在鬼市周围的人才可以。

    看了小半圈,言道行来到了其中一人的身边,在来之前他已经从毛宁川那里问到了如何与这些人打交道的方式,倒也并不露怯。

    “兄弟,鬼市我慕名已久,可看起来这里的东西着实有些太普通了一些。”

    言道行身前的那个男子大约有二十多岁,可眼中的警惕之色却丝毫不弱,他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笑着说道:“可不是吗?这鬼市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东西也就这么多,不如你在看看,或许就能够找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是不是想要的我说的算,但东西到底好不好那要看兄弟你,我很有诚意,兄弟你不需要挂怀,我可不是那些黄狗,来鬼市找事。”

    眉毛轻轻一挑,男子噗的一声把嘴巴里面的瓜子皮都吐了出去,可以看到这些瓜皮子里面没有一点的瓜子果肉,全部都被男子吃的干干净净。

    咧嘴一笑,露出了长期嗑瓜子嗑出了一小块凹槽的门牙,男子对言道行说道:“原来是行家,早说我就不和你废话了,说吧,想要买什么,我带你去。”

    “我想要买些新鲜的古董,听说鬼市里面古董最新鲜的就是黑鼠老三,不知道兄弟可否带我过去看看。”

    听到这话,那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把手伸到了后腰,言道行知道如果自己有什么异动,恐怕男子下一秒就会从腰后拔出一把刀来,不过他自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继续说道:“黑鼠老三名声在外,东西最好也是最新鲜,如果兄弟带我过去的话,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说话间,言道行装模作样的在衣服的口袋里面摸索了一下,实则是从轮回手表里面取出了一只小金鱼,微微亮给那男子看了一眼,立刻让对方双眼一亮。

    深深看了言道行一眼,男子缓缓的点了下头,说道:“好,看你也是诚心,那么我也就不推辞了,现在就带你去找黑鼠老三,到了地方你再把东西给我不迟。”

    “兄弟是个诚信人,我在这里谢过了。”

    看着面带微笑的言道行,那男子迟疑了一下,才低声对言道行说道:“看你顺眼,才和你多废话一句,如果你不是为了黑鼠老三来的鬼市,那就尽快换个别家,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多谢兄弟,不过我就是来找黑鼠老三的。”

    听到这话,那男子深深看了言道行一眼,缓缓的点头,说道:“如此,那我就不废话了,你跟我来吧!”

    言毕,那男子立刻以极快的速度走入了身后的阴暗小巷,言道行见此暗暗警惕起来,紧随着他走入其中。

    男子的速度很快,而且时而走入一件废弃的房屋,时而翻阅一堵破旧的墙壁,言道行紧随其后,大约走了将近五分多钟的时间,二人才停在了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破旧二层小楼之前。

    看着窗户里面的暗淡灯光,男子低声对言道行说道:“这里便是黑鼠老三在鬼市的门面了,你直接进去就好,现在可以把我的东西给我了。”

    从口袋里面把那条小金鱼拿了出来,放到了男子的手中,男子掂量了一下,缓缓的点了下头,随即便迅速走入身后的小巷里面消失在了言道行的视线中。

    言道行推开二层小楼的院门,走到了二层小楼的大门处,刚想要伸手敲门,其脸色突然一变,言道行闻到了一股血腥气,刚准备退开,却突然听到一声巨响,这栋二层小楼二层的一扇窗户突然破碎,一个矮小的身影从中冲出,径直落在了地面上,跌跌撞撞的向着外面跑去。

    见此,言道行立刻便追了上去,黑鼠老三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并且其身材矮小,左脚略微有些跛,刚才那从二层窗户冲出来的身影便是如此,自然只能够是黑鼠老三本人了,只是言道行有些不明白,黑鼠老三到底为什么要跑,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他这样一个人什么都不顾的疯狂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