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黑鼠老三-道士的-
道士的

第33章 黑鼠老三

    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言道行起身来到古宝轩柜台之前看了看,发现这里的东西基本上全部都是很普通的古董,并没有什么诸如小说里面那种看似古董实则法宝的存在,便也绝了想要淘宝的心思。

    “这位,这位道长,可有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我可以做主送给道长。”

    言道行看着来到自己身边的古宝轩掌柜,摇摇头,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淡笑着说道:“这些东西对我而言都是身外之物,不用掌柜的破费了,当然如果你们这里有一些有年数的道家典籍,那么我可以用市价购买下来。”

    “要说道家典籍,我们这里还真是有一些,如果小道长需要的话,我便全部送给小道长你了,这等送书的雅事可不要和金钱放在一起,您说是吧。”

    人未至声先闻,但见一个大约三十多岁带着眼镜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身着锦袍,头发则是全部梳到了脑后,微笑着来到了刘天佑的身前,连连作揖,赔笑道:“刘会长,我听闻刘会长你带着怒气而来,却是不知道小弟做错了什么,还请给小弟一个弥补的机会,一定可以让刘会长你满意的。”

    这男子便是这古宝轩的老板胡贵青了,他显然是已经知道刘天佑他们来这里不能善了,所以立刻笑脸迎人,放低姿态,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刘天佑在上海滩一向以和气生财闻名,胡贵青便是知道这一点,率先拿出了一个态度,只要刘天佑不想被上海滩的同僚们在背后议论,那就不可能对自己多么苛责。

    果不其然,当胡贵青话音落下之时,刘天佑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缓缓的开口说道:“胡老板,小女之前重病苏醒,胡老板送了小女一枚血玉玉佩,当真是大手笔了。”

    “刘会长,那血玉玉佩是我刚刚得手的宝贝,上面雕刻了一只麒麟,正可以规避邪祟,算是一个好彩头。”

    “胡老板的心意的确是好的,只是有的时候,好心办错事才更加要命啊。”

    听到这话,胡贵青的脸色一变,他不是一个蠢人,甚至于能够单人只手打下这一片基业,以他的年纪可以称得上是青年英豪了,因此当刘天佑说出这话的时候,胡贵青立刻便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只是胡贵青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为什么一枚血玉玉佩竟然会如此得罪刘天佑!

    看到胡贵青那瞬息万变的脸色,刘天佑便知道胡贵青大概率也是不知道那枚血玉玉佩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胡老板,那枚血玉玉佩乃是大凶之物,因为这枚血玉玉佩,我府上一共死了四个人,如非毛道长和言道长就在我府上,那么很可能我刘府将会无一人生还,尤其是那枚血玉玉佩是送给小女玉蓉的东西,如非小女不喜金银玉饰,那么结果可是真的难料了。”

    这一次,胡贵青的脸色是真的变了,他面色凝重的看着刘天佑,抿了抿嘴,竟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胡贵青的样子不似作伪,刘天佑便改了口,继续开口说道:“胡老板,这件事情我想你也不会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只是无论你是不是故意的,总要给我一个说法吧。”

    “刘会长,不知道您要什么说法。”

    “我想要知道,这件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这件血玉玉佩不是经我手进来的,还请刘会长稍等,我问问相关的伙计。”

    话说到这里,胡贵青立刻把掌柜找了过来,吩咐了他相关的事情,然后便让他去查询血玉玉佩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四五分钟之后,那掌柜立刻赶了回来,只是和离开的时候不同,此时这个掌柜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显然这里面是有了什么问题了。

    掌柜的在胡贵青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慢慢的胡贵青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

    掌柜的说完话,便待在了一旁,而此时的胡贵青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对刘天佑说道:“刘会长,这一次的确是我的问题,用错了人。

    那枚血玉玉佩账上说的是卖方的传家宝,但事实是我一个伙计私自收下的冥器(盗墓所得的古董),那个伙计中饱私囊用较少的钱买下了这件冥器,自称为卖家的传家宝,然后赚取了其中的差价。

    冥器的价格刘会长应该也是知道的,那个伙计从里面赚了不少,而我则是把这件本以为是好人家卖给我的东西送给了刘会长家的小姐,结果搞来搞去这竟然是一件冥器!”

    听到了胡贵青的解释,刘天佑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了,大户人家最忌讳的就是把冥器当成古董带到家里,尤其是这个世界与言道行之前那个世界不同,乃是真正存在鬼魅污秽之物的,自然更加忌讳这种东西,就算是经过了处理保证没有问题的冥器都不喜欢收藏,更别说玉佩这种贴身物件,更不可能把一件冥器带在身边了。

    “胡老板,那个伙计做错了事情,自然由你这个老板去处理,不过如果我家的伙计做出这样吃里扒外的事情,我可不会轻易饶恕他。”

    这句话的意思胡贵青立刻便明白了过来,他立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看到胡贵青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刘天佑便也不再追究他的责任,继续开口说道:“胡老板,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想知道那个把血玉玉佩卖给你家那个伙计的人到底是谁,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得到他。”

    听到这话,胡贵青没有去询问,立刻便回答道:“刘会长,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了,那个把血玉玉佩卖给我家那个伙计的人,可以在鬼市找到,他的名字叫做黑鼠老三,说是只要在鬼市说出这个名字,便可以找到他了。”

    “黑鼠老三……呵,竟然还是一个我听过的名字,如果是他的倒也难怪,这个老不死的家伙,这一次竟是招惹到我的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