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深海提督,吴穹!(4/10)-道士的-
道士的

第295章 深海提督,吴穹!(4/10)

    “七日,便成就了濒临不死身的肉身,这便是祖巫之法的威力吗?”

    言道行当然不会说,他在开始修行的时候,服用了剩下的那滴万载青玄,再配合他元神级数的修为,不惧心魔的天赋,以及镇海神将强化池中蕴含的庞大力量,这才一具把身体的强度提升到了这种程度。

    况且巫族之法本就是以没有关隘,没有**颈,长驱直入,勇往直前著称,虽说这样会使得修行者有极大的走火入魔的风险,使得大部分修行巫族之法的人不得不放缓自己的修行,但关键在于言道行并不怕走火入魔,倒是和真正的巫族一般无所畏惧了。

    自然,若是在这么多的帮助下还迟迟无法提升肉身强度,那就只能够说言道行太过于废物了。

    “不仅仅只是祖巫之法,还有很多额外的因素在内,至少如果没有堪比这一次的各种外因辅助,我是不可能再现这种程度的大幅度实力提升的。

    另外想要成为不死身并不比成就元神来的简单,想要达到不死身的程度,怎么说也要一段时间的修行才可以了。”

    “这是正常的,否则如果真的一点关隘都没有,那么我现在,恐怕就要立刻转修巫族之法了。”

    没有了言道行散发出的冻气,被冰封的建筑和镇海神将强化池都迅速的解冻。

    不过相对于解冻完毕便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的龙宫遗迹建筑,镇海神将的强化池解冻之后,其中的池水只剩下了一个很浅很浅的底部,恐怕需要一段不少的时间才能够再度恢复,达到可以让人成为镇海神将的程度了。

    看了眼镇海神将强化池,言道行有些歉意的说道:“龙王,不好意思,那镇海神将的强化池池水被我用完了,大概需要好一阵子才能够恢复了吧?”

    点点头,龙王道:“大概需要至少数十上百年才可以再度恢复原状,不过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算是我对你帮我的投资了。”

    “这样啊……那么我定然帮你得到海盗之王的位子,算是弥补吧。”

    “但愿如此……好了,现在时间无多,咱们是时候上去离开这片海域了,我也准备封闭这里等待下一次的进入了。”

    “行,那么现在便出发吧!”

    言毕,言道行走到了李自然的身边,对其说道:“自然,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了。”

    “我倒是甘之如饴,看起来你的实力又有了大的提升,只是不知道你实力的提升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如果到了五阶那就有些麻烦了。”

    听着李自然打趣的话,言道行笑着摇摇头,道:“五阶是不可能达到的,五阶的实力最起码也要比龙王的实力更强三分,而这也只是最起码的五阶实力,越到后面,一个阶层之间的差异越大,三阶已经不小了,同为四阶实力更是可能一个天一个地,所以现在的我最多也就是在四阶中不算是太垫底罢了。”

    不算是太垫底,终究也还是位于底层,言道行如今的实力如果真的遇到了一些积年的强大四阶,他虽然不怕对方,但是想要战败或者杀死对方,也是一件不容易,甚至于不可能的事情。

    根据言道行的估计,纯阳级数的元神,度过七次雷劫之后便妥妥的成为五阶强者了,如今的言道行也只是一个虚灵级数的元神,相差的距离可不是一点半点,况且纯阳级数元神之后尚有度过雷劫的纯阳元神修士。

    之前言道行全力以赴,也只是让龙王的元神施展了一次神通防御了一下而已,这只能够证明他有伤到龙王元神的一丝可能,实际上如果真的是生死战斗起来,言道行恐怕根本不可能是龙王的对手了。

    龙王若是真想要杀他,那也不需要多费多少手脚。

    四个人起身,龙王和赤红娘子率先离开龙宫遗迹,向着海面之上冲去,她们两个都像是海中生物一般,在海水之中加速游动,如两枚鱼雷冲向水面。

    至于言道行和李自然,则是由言道行驾驭一道剑光包裹着自己和李自然破开水面向外冲去,没过多久便冲出了水面,来到了半空之上,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甲板之上。

    离开水面的一刹那,言道行的面色便略微的发生了变化,因为他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当他带着李自然落在水晶宫的甲板上时,神念流转,立刻感应到了一个在言道行看来,威势绝对不弱于龙王的存在!

    放眼看去,言道行立刻看到了一个身高足有两米,身材壮硕的男子,其身着黑色金边长袍,身边跟着两个同样不可小觑的男子,站在水晶宫的甲板之上,与刚刚回到水晶宫上的龙王对峙着。

    看着那个陌生的男子,言道行的脑海中几乎立刻便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九大海盗王——深海提督!

    “吴穹,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深海提督,或者说吴穹,在听到龙王的话后,立刻微笑着说道:“大家怎么说也都是华夏之人,争夺海盗大帝之位固然是各自为政,但是我觉得在剩下最后两人之前,我们两个怎么说也应该联手才是。”

    “你们四海舰队要和我龙宫联手?”

    “正如我说的,我们两个都是华夏之人,不是吗?”

    龙王微笑着看向吴穹,道:“可是我最近听说,你好像和黑胡子走的挺近的,貌似应该用不到和我联手吧?”

    “黑胡子?一个在世界的另外一边,一个在世界的这边,从地理环境上就没有合作的可能,况且你能知道我与黑胡子见面了,应该也会知道我们发生了冲突,不是吗?”

    “呵,你我都不是婆婆妈妈的人,话说到这里便也够了,我的确是有合作的想法,所以现在公开布诚的说出你我合作的诚意和所求,如果合适我们便合作,如果不合适,那就等到进入亚特兰斯蒂之后在做过一场,你觉得如何?”

    点点头,吴穹道:“可以,不愧是龙王,做事果断,就如你所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