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斩黑衣-道士的-
道士的

第289章 斩黑衣

    元神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是不会影响战斗能力和行动力的,但若是元神遭受到的损伤太大,那么也会使得元神暂时无法在体外具象,并且连带着修士本身也会受到不清的伤害。

    此时黑衣老祖的元神黑涅鸦,被言道行借以无形剑施展炼剑成丝斩成两半,不仅仅使得黑衣老祖的元神暂时泯灭回归黑衣老祖体内,更是连带着黑衣老祖受到了不清的损伤,只觉得头脑昏沉,灵智蒙尘,一时间分不清东西南北,就连体内的法力都显得颇为散乱。

    黑衣老祖仅剩下的一点清明,让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继续下去了,否则真的要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也是现在黑衣老祖连后悔的时间和精力都没有了,否则的话他现在定然会极其后悔,为什么在见到言道行展现出元神的时候不快点逃走,那个时候逃走的话,至多也就需要付出一点代价便可以离开,而不是如现在这般,几乎半条命都要没有了。

    强打精神,恢复了三分行动能力,黑衣老祖立刻操纵黑蛟环化为九道圆环套在一起围绕在自己身周,化为一层屏障抵挡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随即便化为一道漆黑的残影向着外界飞掠而去。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黑衣老祖仗之护体的黑蛟环着实难以攻破,直至黑衣老祖真的闯出北斗领域,也没有在此遇到言道行的新一轮刺杀,这使得黑衣老祖面色大喜,加速向着华夏九州十万大山的方向逃窜而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言道行的玄武元神突兀的出现在了黑衣老祖的面前,一股无形的力量迅速扩散开来,眨眼之间便波及到了黑衣老祖的身上,立刻使得黑衣老祖全身的力量被瞬间封禁镇压,就连黑蛟环的真灵也被一同束缚,化为原本的漆黑圆环,向着地面之下坠落而去。

    黑衣老祖目眦欲裂,激起体内的法力猛地冲破了这封禁镇压的力量,同时调动法力驱动黑蛟环再度进行防御。

    然而这一刹那的时间,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来不及反应,但是对于言道行来说,已然足够了。

    言道行突然出现在了黑衣老祖的面前,无形剑也从无形无质的状态显现,化为琉璃般的模样,一剑刺入了黑衣老祖的眉心,锋锐至极的剑意,绞碎了黑衣老祖的大脑和元神,使得黑衣老祖这一元神级数的长生真人彻底的死于了言道行的剑下。

    可惜我现在的实力,还达不到可以抽取元神级数修士的元神炼制法宝的程度,倒是难以仿造当年沧河真人的旧事了。

    略显遗憾的叹息了一声,同时言道行也进一步的明白,以一敌二还可以生生抽取两位元神级数修士的元神炼制法宝的沧河真人,究竟达到了一种什么程度。

    这种实力就算是在真形等级的元神修士里面,也绝对算是顶级存在了,或者沧河真人干脆就达到了纯阳等级的元神,无论哪一种,都证明了沧河真人实力的高深程度。

    同样言道行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疑问,这个副本世界的纯阳级数元神修士,虽然言道行的确是没有见识过,但是从各种侧面了解,言道行大体上也可以分辨的出来其实力的层次,真形级数的元神修士不敢说,纯阳级数的元神修士实力明显要强于炼神化虚之境的修士,但却又明显并未跨入炼虚合道之境,这其中的差异让言道行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暂且不需要去想这些,等到我自己的元神达到纯阳级数了,自然可以探究明白纯阳级数的元神和古法炼虚合道之境之间的具体关系,现阶段考虑这些,终究还是有些太早了。

    伸手把死去的黑衣老祖身上的东西都搜刮了下来,看着搜刮出来的东西,言道行的脸上满是无奈,真的是一点好东西都没有,除了黑衣老祖唯一的法宝黑蛟环以外,便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法器,只是拿回去买给主神的份。

    至于丹药之类的东西更是根本没有,唯有那记载了完整版可通元神的七十二黑煞玄法玉简还算是值点钱,但却是言道行根本用不上的东西,鸡肋的可以。

    难怪被我一个初入元神的修士斩杀了,穷成这样的元神我还真是想象不到。

    言道行当然不知道,黑衣老祖本来还算不上太穷,怎么说也是一位元神,总归是有些身家的,只是过去闭关的百年里面,黑衣老祖为了更进一步,耗尽身家购买了不少的典籍和丹药。

    然而,黑衣老祖最终也只是把他的七十二黑煞玄法归纳整理了一下,算是有了一门根本性的可以直指元神的**,另外便是炼制了一件属于他法宝,这便耗尽了黑衣老祖过去的珍藏,实际上这也是一个白手起家的旁门修士的必然结果。

    捏起一道法诀,把黑衣老祖的尸体彻底焚烧殆尽,言道行这才再度驾驭剑光向着南海方向上龙宫的所在飞去。

    与此同时,岷江剑派。

    沧河真人略微掐指一算,微微一笑,看向苏神乾和焦洺,道:“道行已经斩杀了黑衣老祖,而且斩杀的相对顺利,其元神配合剑术,不弱于神乾你多少了,其天赋之高当真罕见,如非他已经有了师门,我还真想收下他为弟子,为我岷江剑派增添一位元神。”

    “可是师尊你之前说,如果咱们岷江剑派再有一位元神,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呵,此一时彼一时,道理是那个道理,可要真的能够让道行加入我们岷江剑派,什么觊觎,什么忌惮,有我在这里当可保证岷江剑派无恙,谁有异议便让他来找我商量便是,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

    “道行的师尊貌似已经坐化了。”

    对于苏神乾的话,沧河真人并未多说什么,他只是笑着摇摇头,并未多言,而其目光则是看向了南海的方向,仿佛看破了时空,看破了世界的间隔,其中蕴含着某种让人难以捉摸的深远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