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再见黑衣老祖(2/5)-道士的-
道士的

第287章 再见黑衣老祖(2/5)

    元神,也就是古法的炼神化虚之境,已然可以算是地地道道的四阶轮回者了。

    不得不说的是,轮回者实力的分化,每个阶层越往后跨度便越大,三阶轮回者如之前的言道行,面对绝大部分的三阶轮回者,都可以做到碾压式的斩杀。

    甚至于在面对血樱小队这个完全由三阶精锐轮回者组成的小队,也可以单独一人镇压并且杀死两人。

    这还是在言道行并未领悟到元神之妙的情况下,那个时候的他也算不得三阶中的最强者。

    至于四阶的轮回者,实力的跨度更加的巨大,俨然和一阶到三阶之间的差异相当,只需要把虚灵级数元神修士,真形级数元神修士,纯阳级数元神修士这三个层次的修士,都属于四阶的范围,便可以明白四阶轮回者的跨度究竟有多大了。

    十倍百倍,不可形容其跨度之大,距离之远。

    如此一想,在蜀山传副本世界中的白眉真人和伏魔真人姜庶,已经达到了炼虚合道之境的巅峰,濒临飞升,毫无疑问是达到了五阶巅峰的层次,只要飞升成功便可达到六阶,如此一来便可以明白,白眉真人和伏魔真人姜庶的实力究竟达到什么程度了。

    实力还是不够,要想真正的成道,还需要一步步的继续走下去,如今元神凝结也只是起点,这个副本世界最高层次的实力也只是在四阶巅峰,纯阳级数的元神便是顶级的存在,今后要想更进一步,便需要去往另外更强大的实力才行了。

    此时的言道行,已经结束了闭关,虽然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言道行多少也把自己的实力梳理了一番,算是略微的明悟了自己的实力层次,应该如何使用自己现阶段的力量,其中收获最大的,便是从苏神乾那里得到的关系剑术的指点。

    苏神乾言,修士与飞剑乃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并非是一者凌驾于另外一者的关系,这种关系并非说飞剑与修士的主仆关系,而是说在运用飞剑时的方式和方法的问题。

    简单的来说,就是要考虑到自己驾驭飞剑的特性,在根据飞剑的特性配合施展剑术。

    实际上这一点言道行之前也冥冥中有了一丝明悟,只是并未太过于准确的意识到这个问题,如他在飞剑化虹这一剑术的基础上,创造出的那些根据飞剑不同产生的剑术,便是按照飞剑的特性来创造了剑术,自然其威力也远超单纯的飞剑化虹。

    只是在言道行驾驭无形剑的时候,却仿佛忘记了这些一样,只是单纯的借以无形剑的隐匿特性来与别人斗法,实际上无形剑的特性就决定了,无形剑的使用方式不应该是按照正面战场的方式来进行,反而应该如刺客一样隐遁起来,等待机会一击必杀。

    面对无形剑,敌人需要时时刻刻的提防,无论是法力还是精神,都会处于剧烈消耗的状态,反而是驾驭无形剑的言道行,完全可以隐匿于一旁,恢复自己的精气神,等到自己的状态达至全盛时期的时候,在对目标出剑。

    一者处于持续的消耗,一者处于全身时期,如此一来高下立判,就算是言道行的目标乃是修为高过他的存在,这样也有很大的可能斩杀成功,相比起来,言道行觉得自己以前运用无形剑的方式那就是一坨屎,还是沤了很多天的那种,简直臭不可闻。

    出关之后,时间也已经所剩不多了,轮回手表中也积累了不少贾鹏和李自然发来的消息,询问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简单的回复了他们的消息,言道行便离开了闭关的临时洞府,来到了苏神乾和焦洺的面前。

    “苏师兄,青牛兄,我要走了。”

    “道行,小心一些,此去可是要为我华夏九州的修士赢来脸面才好,让那些化外蛮夷知道,这世上唯有我华夏九州的修士为尊。”

    “哈哈,放心,必然会做到。”

    看着言道行,苏神乾也开口对其说道:“道行,最近我总能够在岷江附近感受到黑衣老祖的气息,显然他并不是那么甘心吃亏,恐怕他会去找你的麻烦。”

    “苏师兄,你放心便是,那黑衣老祖不来便是,如果他来了,再想离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有信心就好,那么我静待你的好消息了。”

    “没问题,那么苏师兄,青牛兄,我这便走了。”

    “道行,有缘再见!”

    “道行,不要忘了,等我凝结元神,咱们可要好好的比试一番。”

    “放心,我记住了!”

    对着苏神乾和焦洺笑了笑,言道行身化剑光破开岷江水面向着海外南海的方向飞掠而去,他故意压低了飞行的速度和剑光的威势,假扮为尚未突破的模样,使得看到言道行动作的苏神乾和焦洺都松了口气,有如此的计谋,何愁那黑衣老祖不上当。

    一离开岷江,言道行便感觉到了一股远远吊着自己的气息,他知道那便是黑衣老祖了,实际上以他现在的实力,大可以甩开黑衣老祖迅速的离去,只是言道行本就想要测试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也想彻底的解决黑衣老祖这个家伙,自然给了黑衣老祖机会,继续维持着尚未突破的神游层次修士的模样,继续向着南海的方向移动而去。

    终于,在言道行离开华夏九州的大陆,进入南海范围之内的时候,天空之上的云层迅速涌动起来,一股股黑风在言道行的身周环绕而起,一个身着黑衣的老者从云层中落下,缓缓的出现在了言道行的面前。

    “孽障,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只是不知道此次又能有谁来救你呢?”

    言道行看着黑衣老祖,轻笑一声,开口说道:“黑衣老祖,这一次我不需要别人来救我了,另外你真的不应该把作战的地点选择在大海之上,如果现在咱们脚下的不是大海,而是陆地的话,我想你应该还有可能逃离,只是现在你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