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为友之道(1/2)-道士的-
道士的

第283章 为友之道(1/2)

    “世所罕有倒算不上,只是如今这个时代,拥有并且会选择凝练元神之剑的修士越来越少是真的,我偶然间得到的这部法诀并未私藏,然而在咱们岷江剑派之中,选择修行这门法诀的目前只有我一个。”

    “我以为,至少青牛兄应该也会选择这门法诀来着。”

    听到言道行这话,焦洺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道行,我师兄那门法诀想要修行可以说是极为艰难。

    况且就算是有恒心和勇气去修行那门法诀,如果剑术天赋不够高,那么想要凭此法诀凝聚元神可谓登天,我的剑术天赋还算凑合,只是要想修行那门法诀,可也是完全不够的。”

    “青牛儿还有一个理由并未说完,我这门法诀只到元神之境,再想继续修行便需要自己在那法诀的基础上完善法门,不如我们岷江剑派的根本**来的方便,直指成仙之法。”

    了然的点点头,言道行说道:“原来如此,不过苏师兄你既然出关,想来也是有所得了吧?”

    苏神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点头说道:“没错,我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潜修和推演,到底是让我推演出了下一层次的法诀,终于可以暂时不去思考这个麻烦的东西,在外面游历一番,与人斗法了。”

    焦洺转头看向言道行,对其问道:“道行,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是准备要回到龙王那里吗?”

    点点头,言道行说道:“没错,我既然已经加入了他们,起码要帮助他们成为海盗大帝,这也算是我信守承诺了。”

    没等焦洺说话,苏神乾便略带好奇的对言道行问道:“你刚才说海盗大帝?我当初闭关之前也曾闯过海外,遇到了很多强敌,其中有不少人实力并不算太强,但是他们修行的法诀和施展的法术着实有些奇异,我当初也是吃了不小的亏。

    咱们华夏附近海域有一个很强的海盗,好像自称为深海提督,他有一艘几乎和一座小岛一样的九层宫阙,其实力真的是很强大,我怀疑他可能学得了太古魔道之法,因为他的肉身简直强横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太古魔道之法!”

    言道行与焦洺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他们本以为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太古魔道之法应该已经销声匿迹了,只是现在看来,华夏九州固然几乎没有了太古魔道传承的消息,但海外之地显然是存在一些太古魔道之法流传的。

    深海提督,华夏两位九大海盗王之一,平时基本上都在东海附近活动,与龙王小有摩擦,但大体上算得上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从苏神乾那里得知,深海提督的实力不俗,极有可能是成就了不死身的巫族。

    今后势必要和深海提督相遇,如果真的相遇了,能够不动手还是不动手为好,否则面对一个不死身级别的巫族,我还真是没有信心可以安然无恙。

    “道行,如果你真的要去海外参与到海盗大帝的事情上,那么就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自保之力才可以。”

    “师兄,道行现在的实力还算是没有自保之力吗?”

    “此世之上,没有达到元神级数或者与元神级数相当的实力,想要自保只是天方夜谭,华夏九州元神数二十一,已经是千年来最少的时期了。

    在整个世界之中,咱们华夏九州只算是其中一小部分,另外更大的一部分上有多少元神级数相当的强者,我虽然不知晓,但我知道绝对不少。

    况且九大海盗王乃是此世之上海洋之上最强的九大王者,他们九个掌握了整个海洋,那么你说他们的实力究竟如何。

    而参与到他们之中的道行,如果没有够硬的实力,自然是无法真正保证自己性命的。”

    “那么苏师兄你的建议是?”

    “我的建议很简单,如果可以的话,在你离开岷江之前,突破至元神层次,或者拥有元神层次的战斗能力,最次也要可以在元神层次手下自保,否则的话便只能够拿命去拼了。

    另外我们岷江剑派在华夏九州算是有些名气,那黑衣老祖不敢如何,但你并非我们岷江剑派之人,一旦离开了这里去往海外,很有可能那黑衣老祖会动手袭杀你。

    相对于海外那些可能存在的元神级数敌人,黑衣老祖是实打实要杀你的元神级数长生真人,所以你要想保证自己的安全,那么就必须要提升自己的力量了。”

    言道行的眉头皱起,正如苏神乾所说那般,黑衣老祖是实打实的威胁,他必须要把黑衣老祖的威胁考虑到才可以。

    只是如今言道行在岷江剑派之内,最多只能够待上三四个月的时间,三四个月之内想要突破至元神,或者说炼神化虚之境,就算言道行对自己颇有信心,也不敢保证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突破成功。

    “师兄,你说这么多,应该是有办法帮助道行了吧?”

    听到焦洺这话,言道行愣了一下,抬头看向焦洺和苏神乾,突然笑着对他们行了一礼,说道:“还请苏师兄教我,我应当如何去做。”

    哈哈一笑,苏神乾对言道行说道:“道行,你帮助我师弟得到了太古魔道之法,对他也并无私藏,并且在遇到黑衣老祖追杀的时候,独自一人承担风险,引开黑衣老祖与其缠斗,这一前一后两个恩情,我岷江剑派和我苏神乾都铭记在心,因此你遇到的这件事情,我们自然也要全力帮助你。”

    “苏师兄,我与焦洺乃是朋友,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你不用”

    摆了摆手,苏神乾没有让言道行继续说下去。

    “道行,朋友之间自然应该不计回报的互相帮助,只是作为被帮助的一方,不能够真的心安理得的接受朋友的无私帮助,否则不当人子。

    你当初帮了我师弟焦洺,今日你遇到了问题,自然也要由我们来帮助你,否则只知道一味的索取,便不配做你的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