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柳叶-道士的-
道士的

第29章 柳叶

    噗……

    噗……

    噗……

    一次一次,在斑驳摇曳的油灯灯光下,柳叶双眼通红嘴角带着一丝僵硬的微笑,一下下的把手里握着的金簪子刺入桃花的脖子和脸上,不知道刺了多少次,直至桃花放弃了抵抗,死在柳叶身下的时候,她的脸和脖子已经变得和蜂窝一样,满是黑红色的孔洞,密密麻麻的覆盖在桃花的脸上,几乎看不出这是一个人的脸了!

    柳叶缓缓站了起来,她浑身都是桃花喷出的血液,但是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随手把手里的金簪子扔到了一边,丝毫不顾被金簪子的装饰刺破的手,伸出流淌着血液的手掌小心翼翼的从桌子上的盒子里面取出了那枚血玉玉佩,面带喜色的把血玉玉佩抱在了怀里,如同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我的,这是我的,没有人可以夺走它,没有人……”

    喃喃自语了一声,柳叶突然把手里的血玉玉佩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酒盅大小的血玉玉佩被柳叶疯狂的用手向自己的喉咙里面不断的塞着,血玉玉佩太大把柳叶的嘴巴和喉咙挤破,大量的血液混合着唾液从其口中流出,但柳叶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一如既往的把血玉玉佩往嘴巴里面塞。

    “嗬……嗬……嗬……”

    终于,血玉玉佩卡在了柳叶的喉咙之中,使得柳叶呼吸不畅,整个人趴倒在地身体不断的颤抖和挣扎,但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把血玉玉佩从喉咙里面取出来的意思,最终柳叶被生生的憋死,倒在地上,脸上却带着满足和兴奋的模样,诡异非常。

    ……

    第二天一大早,刘玉蓉起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自己贴身侍女柳叶和桃花的踪迹,她没有办法只能够叫人来帮助自己洗漱打扮,直至她吃过早饭去找言道行说话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父亲和毛宁川叔叔一起,连同言道行迅速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刘玉蓉想要跟着他们一起,却被其父亲劝住,在言道行的房间里面等他们回来,对于这个可以近距离接触言道行房间的机会,刘玉蓉自然是不会放弃,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自己在言道行的房间里面四处的看着,看起来很兴奋。

    此时,言道行跟着刘天佑和毛宁川两个来到了刘玉蓉的库房之前,看着要么脸色极差,要么干脆就是在呕吐的仆从们,言道行刚想要问什么,却突然闻到了一股无比浓郁的血腥气,当下言道行的脸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走上前去,言道行看着里面盖着的三张几乎被血染成黑色的白布,他知道在这三张白布下面定然是有三具死的极为可怕的尸体,言道行没有随便挑战自己极限的习惯,所以便没有好奇作死去看那三具尸体,而是看向了脸色极其难看的刘天佑和毛宁川。

    “刘会长,难道是府上闯入强盗了吗?”

    没等刘天佑回答,毛宁川却直接对言道行说道:“言道长,你仔细看看这些尸体有什么不同。”

    看到那三具被白布盖着的尸体时,言道行也正是随便瞥了一眼,根本没有去仔细看,如今听到毛宁川的话,言道行立刻看向了那三具尸体,上下打量了一下,终于他在那三具尸体上看到了一些不同,阴气!

    “阴气……这些人不是死在强盗之手。”

    点点头,毛宁川说道:“没错,这些人不是死在强盗之手,他们身上的阴气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杀死他们的乃是鬼魅之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掉的三个人,一个是玉蓉的贴身侍女桃花,另外两个是府上的仆从,看他们死亡的位置和模样,应该是在准备打开库房大门的时候,被里面的东西闯了出来杀死的,时间大概在天亮之前,他们死的速度很快,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可见那个杀死他们的东西实力绝对不弱。”

    听到毛明川的话,言道行缓缓的点了点头,他看向库房,想了想,对刘天佑和毛宁川说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言道长随意便是了。”

    得到了刘天佑的允许,言道行立刻走入其中,小心翼翼的避过了那些地面上的血迹,甚至于还有部分尸块,言道行警惕的走入库房里面,四下打量了一下,看着倒在库房内的桃花的尸体,言道行想了想,伸手拉开了桃花尸体上的白布。

    看着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那张蜂窝一样的脸,言道行只觉得胃部不断向上翻涌,狠狠一咬牙,默运内息压下胃部的不适,言道行避过了桃花的脸,看着桃花手上拿着的那些珠宝首饰,还有随意散落在库房桌子和桌子附近地面上的珠宝,言道行的双眼微微一眯,心中有了计较。

    起身看着桌子上的盒子,盒子口朝向左右两边张开,里面的东西有的还放在里面,有的则是已经不见,显然言道行心中的那个猜测恐怕是正确的了。

    走出了库房,言道行对刘天佑问道:“刘会长,玉蓉小姐有几个贴身侍女?”

    “两个人一个叫做桃花,一个叫做柳叶,我听下人说,柳叶今天告假,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休息,据说是病了。”

    “病了,这么巧。”

    言道行这句话,立刻引起了刘天佑和毛宁川的注意。

    “言道长,你这话的意思是……?”

    “刘会长,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玉蓉小姐的这两个贴身侍女应该是一直暗中把玉蓉小姐库房里面的珠宝首饰暗中偷走,至于她们是自己戴还是拿去卖了,我就不清楚了。”

    “言道长,你说两个贴身侍女?”

    “没错,桌子上的那些盒子打开的方向一左一右,显然偷拿珠宝首饰这件事情一共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是已经死去的桃花,而另外一个最有可能便是那个柳叶了,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如无意外,杀死他们三个人的应该也是柳叶了,只是我不知道一个妙龄少女为什么能够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杀人的恶鬼,这就需要毛道长去找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