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只求长生(昨日2/3)-道士的-
道士的

第277章 只求长生(昨日2/3)

    “二位人中龙凤,当真是不同凡响,竟然瞒过了所有人,进入了真正的洞府,获得了我们争斗许久都不曾得到的东西,当真是让人羡慕。”

    “我师尊常说,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显然这一次的所得乃是我们的缘法。”

    听到焦洺这话,说话的黑衣教掌教的脸色微微一凝,倒不是因为焦洺说的话对他有多少冲击性,而是让他想起了焦洺身后站着的人和门派。

    岷江剑派天下第一,掌教沧河真人看起来是一个眯眯眼老好人,但黑衣教掌教却是知道,当年沧河真人刚刚继任岷江剑派掌教的时候,魔道大昌,有两个魔道元神来袭。

    三位元神大战一场,七天七夜之后,沧河真人回归岷江剑派,那两个魔道的元神被生生炼死,元神被炼制成了两件法宝,天下元神为之震惊。

    魔道从此一蹶不振消隐声息,暗中发展,徐徐图之,可谓是低调到了骨子里面。

    这样的一个人,黑衣教掌教觉得,就算是自家门派老祖破关而出,恐怕也不是沧河真人的对手,用他们老祖的话来说就是,那个阴险的眯眯眼恐怖的要死,招惹不起,招惹不起!

    焦洺这样的人,按理说黑衣教掌教是不应该招惹的,只是太古魔道之法,神妙非常,也是可以让黑衣教掌教从头再来的**。

    黑衣教七十二黑煞玄法并不高深,就算是其中基本还算是不错的玄法,修行起来也极为艰难,想要成就元神非大毅力者不可成,非大气运者不可成。

    或许在当初加入黑衣教的时候,黑衣教掌教也觉得自己可以成为那个大气运者,自己也拥有大毅力。

    只是当真正面临最后的那一步时,他才终于发现,以往的自己到底有多么的天真,财侣法地,并非只是随便说说。

    黑衣教地处十万大山,看起来地广人稀,但实际上对于修士来说这里完全是贫瘠之地,而黑衣教之法也着实不足以把人推入元神之境,想要长生,就必须另找道路。

    不得长生,永远都是蝼蚁,黑衣教掌教显然不是甘愿为蝼蚁之人,元神之法掌握在各大门派手中为不传之秘,想要得到堪比登天,因此黑衣教掌教只能够把期望放在别家的前辈先人的传承。

    如今遇到了太古魔道之法的传承,得到传承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一旦放弃恐怕再也遇不到那么好的机会了,况且他只是想要得到太古魔道之法,并不想害了那两人的性命,他背后怎么说也有一个元神,若是岷江剑派和沧河真人真的找上门来,他也有转圜的余地,大不了赔礼道歉便是,面子这种东西和长生比起来,毫无作用!

    想到这里,黑衣教掌教的目光坚定起来,他上前一步,对言道行和焦洺说道:“前辈先人的福泽人人有份,二位独享未免有些不美,不如与我们分享一番,共参长生大道,也是美谈。”

    “抱歉,所谓的太古魔道之法无法传于耳,唯有我修行成功才有可能传给其他人,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焦洺这话倒是没有瞎说,乃是事实,他们两个得到了巫族的祖巫之法,法不可传于耳,唯有他们修行成功,至少达到不死身的程度,才可以传给另外的人,如今的他们自然是无法传给任何人的,除非搜魂,没有第二个办法。

    黑衣教掌教的脸色变得不是那么好看,他虽然知道焦洺的话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他心里并不想相信这个结果。

    脸色缓缓冷漠下来,黑衣教掌教看着焦洺和言道行,说道:“若是如此,我便只能够请二位去我黑衣教做客一段时间了。”

    焦洺眉毛一挑,嘴角咧出一个冷冽的弧度。

    “做客就不必了,不如让我见识一下贵派的七十二黑煞玄法吧!我焦洺可是慕名已久了!”

    焦洺的话音刚落,言道行的青澄剑已经施展了剑气雷音来到了黑衣教掌教的面前。

    瞳孔微缩,黑衣教掌教立刻化为无数的漆黑飞蚊,如烟如雾般的迅速散开避过了言道行的一剑。

    此时,双方也没有多废话,立刻向着对方动了手。

    青澄剑化为剑丝,瞬间穿透了五个黑衣教修士的心口,斩杀当场,紧接着青澄剑所化剑丝分化出另外四道剑丝,横转腾挪,左突右刺,砍瓜切菜一般的斩杀黑衣教众人。

    黑衣教之法,终究不是什么玄门正法,魔道之法虽然激进,却也不失博大精深四字,而黑衣教之法,绝大部分不仅仅激进,而且也毫无底蕴,唯有少数还算尚可,但也仅仅只是尚可罢了,十万大山物产贫瘠,更是没有多少材料可炼制法器,自然在面对施展极致剑术的言道行面前,黑衣教的那些人除了少数可以勉强应对,大部分都不是一合之敌!

    言道行在砍瓜切菜,那边的焦洺则是与黑衣教掌教打得火热。

    黑衣教掌教所学五十六种黑煞玄法,混合使用倒也颇有奇效,再加上作为一派之掌,手中总归是有那么几件不错的法器,其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神游巅峰,一时间焦洺也奈何他不得。

    只是那黑衣教掌教看着逐渐被言道行一一斩杀的弟子,心中难免有些急切,手上的功夫也更加急迫三分,却是被焦洺瞧出了破绽,身周七月银纱激荡出一道剑光,化为长虹,破了黑衣教掌教身前的猛虎煞魂,斩下了黑衣教掌教一臂!

    “该死!焦青牛!我定不与你干休!”

    黑衣教掌教一发狠,干脆伸手抓住被斩下的左臂,法力涌动,直接把左臂连皮肉带骨骼全部碾成肉泥,化为猩红血气,混合黑衣教掌教的法力和周身黑煞,化为一枚黑红的骷髅,带着桀桀笑声,张口向着焦洺咬噬而去!

    “血肉饲魔的魔头之法,你竟早已堕入魔道了!”

    “魔道如何,旁门又如何!只要能够长生,对于我来说没有不同,给我把太古魔道之法交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