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击败(1/3)-道士的-
道士的

第273章 击败(1/3)

    呛!

    冲天的魔气之中,一杆漆黑战戟自魔气中飞出,落入项南风之手,魔气汇聚,包裹着项南风的身体,化为一只漆黑血红斑纹的猛虎,咆哮着一口向着言道行的脑袋咬噬而去。

    右手化为剑指,手腕翻转,一道青光在头顶凝聚而出,挡在那猛虎之前。

    一声闷响,战戟戟刃轰击在青澄剑之上,魔气幻化的猛虎迅速消散,露出了双手紧握战戟向着言道行脑袋劈下的项南风。

    “剑修!”

    “答对了,但是没有加分。”

    左手背在身后,言道行右手剑指在身前一划,再度有两道剑影凝聚而出,一碧绿一赤红,赫然便是青龙闹海剑与元阳剑!

    伸手对着项南风一点,三柄飞剑立刻化为三道剑光从三个角度朝向项南风杀了过去,使得项南风只能挥舞手中战戟,不断的抵挡飞剑的侵袭。

    剑修攻击力极强,但身体是他们的最大弱点,因此项南风没有犹豫,猛地横扫手中战戟,身上魔气爆发,三两步冲到言道行身前,挥舞手中的战戟便向着言道行横扫而去!

    哧!

    战戟的戟刃将将停在言道行的面前,但见有三色剑丝把项南风手中的战戟牢牢束缚了起来,使得战戟无法寸进,根本伤害不到言道行一分一毫。

    看到三色剑丝,项南风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看着面前的言道行,道:“炼剑成丝,你竟然修成了如此剑术!”

    “这年头出来行走江湖,没点压箱底的东西还怎么玩?”

    在说话的过程中,言道行缓缓的把右手剑指端于面前,心念所致,剑丝高速运转起来,如钢丝锯一般不断的切割战戟,使得战戟表面迸发出大量的火星,让项南风心疼不已。

    “该死,给我滚开!”

    魔气灌注战戟,一道无形波动迸发而出,三道剑丝迅速崩散,重新化为三道剑光在言道行身周流转。

    此时,项南风缓缓举起手中战戟,身周魔气缭绕体表,化为黑红狂岚,伴随项南风再度斩出一戟,如海啸波涛,大有铺天盖地之势。

    地面震动,土石翻滚,湖水荡漾,云层撕裂。

    漆黑的魔气浪潮化为无数饿狼,围绕在项南风的身边朝向言道行咬噬而下。

    言道行见此,右手剑指在身前一抹,三柄飞剑立刻绽放出刺目剑光,化为三条河流般的剑虹腾空而起,正面向着来袭的项南风撞了过去。

    青玉长河!

    天火熔岩!

    蛟龙鳞影!

    青玉一般的长河,缭绕着火焰的熔岩河流,闪烁着蛟龙虚影鳞光的光河,三条河流正面撞在那化为无数饿狼的魔气浪潮之上,迸发出阵阵轰鸣,刺目豪光,剑光和魔气四溢飞射,让人望而却步。

    水中山附近因为水源丰富,树木极为繁茂,然而此时却变得光秃秃一片,要么就是四处剑痕,要么就是地面满是裂缝,要么便是焦黑一片散发着灼热气息,刚才一击言道行和项南风都施展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技,经过双方招式碰撞产生的轰鸣和余波洗礼,这片地域已经变得寸草不生,满目疮痍。

    烟尘缓缓散去,站在外围的焦洺等人,还有更外围的黑衣教,已经其他势力的修士,都看着这便的情况。

    就在这时,三道剑光从烟尘中射出,落入一个缓缓走出来的人影手中,消弭无形。

    言道行走出了烟尘,来到了焦洺的身边,笑着说道:“活动了一下筋骨,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做?”

    “暂且找个地方等那洞府真正开启吧,至于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了。”

    “也好,那就先找个地方喝点酒吃点东西,也不算是白白浪费时间。”

    双眼一亮,焦洺点头说道:“好主意,就这么办!”

    当言道行和焦洺离开之后,之前战斗造成的烟尘彻底消散,此时众人看到,以往骄傲非凡,霸道无双的项南风,单膝跪地,浑身浴血,头发散乱,就连他最喜欢的那柄战戟,也有一节戟刃断裂开来,随意的落在地面上。

    惨败!

    这是在场所有人心中浮现出的词语,号称元神之下最强层次的项南风,元神修士燕真宗唯一弟子的项南风,竟然就这样败于另外一个名不见经传之人的手中,同为神游巅峰,高下立判!

    部分心明眼亮之人,并不会因为项南风的失败便看清他,要知道项南风虽然是元神修士燕真宗的弟子,但他的名气乃是自己一拳一脚打拼出来的,当年金丹未成的时候,便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直至今日更是修行界不可忽略的强者。

    项南风强不强?

    很强!

    那击败了项南风的言道行呢?

    怪物!

    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无一例外!

    两个仆从打扮的修士迅速来到了项南风的身边,一个扶起了项南风,一个抱起战戟迅速离开了这里,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让项南风去恢复伤势。

    有人看着被重创的项南风,颇有股蠢蠢欲动的趋势,要知道作为元神修士的弟子,无论是法器还是所修法门,都是不可多得之精品,如果可以拿到手,那么定然可以一飞冲天。

    但作为元神修士的唯一弟子,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先不说是否会成功,都会与燕真宗结成死仇。

    与一个元神修士结成死仇

    想到这里,那些人便立刻打消了心里的想法,变强重要,但生命更重要。

    那边风云涌动,这边却安宁的很。

    言道行与焦洺一起坐在一块湖边的巨石上,两个人取出了酒水和包好的下酒菜,一边论道,一边吃喝起来。

    “道行,刚才我还以为你会施展海上那一剑呢。”

    “海上那一剑不可轻易施展,先不说我如今轻易无法驾驭那一剑,一旦施展出来那项南风必死无疑,况且那一剑至少也要消耗我近乎于全部的力量,一剑下去便没有多少战力留存,在这种地方一旦那么做,可以说是取死之道了。”

    “可惜,之前远远观望,便能够感觉到那一剑的惊人威势,如果能够近距离观看的话,定然会对我的剑术有所裨益,今后如果你打算施展那一剑了,可要记得告诉我,我好近距离的观摩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