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水中山(3/3)-道士的-
道士的

第272章 水中山(3/3)

    九州元神,数二十一。

    道门八人,佛门六人,魔道四人,旁门三人。

    道门势大,为九州主角,人才济济,佛门与道门交好,法相境也有六人,因此道门和佛门瓜分了九州之中的名山大川,人杰地灵之所,魔门隐匿于世间,山门不被人所知。

    而旁门则是被道佛魔挤压了生存空间,来到了九州边缘地带开山门,十万大山便是其中之一,旁门三大元神之一便在其中开山授徒。

    近年那位元神闭关参悟玄法,把其开设的门派交给弟子主持,却使得该门派每况愈下,门人弟子不经约束,随心所欲,已然接近魔道,门人更是好大喜功,绝大部分都喜好修行所需时日极短便可形成威力的玄法,这个旁门门派便是黑衣教!

    水中山,在十万大山中也算是一处特殊的地方,三条河流在水中山周围汇聚,使得水中山被三条河流汇聚形成的湖泊包围在其中,形成了一处独特的自然景观,只不过这座水中山不高,也无灵异,之前并不被人注意,直至一天夜里,这座水中山绽放光芒,有魔神怒吼,才使得这座水中山,在近期成为了十万大山中最著名的所在,太古魔道魔相级修士的洞府!

    两道剑光落下,言道行和焦洺一起落在了水中山附近,而就在这个时候,数到人影先后落下把言道行和焦洺他们两个包围了起来,赫然便是黑衣教之人!

    “来者何人!这里是我黑衣教地盘,现在立刻离开还来得及,否则休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又是黑衣教的杂碎,真是麻烦。”

    焦洺挥手打出一道道的剑光,把那些包围他们的黑衣教修士全部击飞了出去,不过焦洺显然也不是什么没有脑子的蠢货,这一次他没有杀死任何一个人,只是击倒重创没有生命之虞。

    要知道,十万大山是黑衣教的老巢,谁知道黑衣教的祖师黑衣老祖会不会突然出关教训杀死了自己徒子徒孙的人,行事自然不能像是在南粤的时候那么霸道了。

    解决了那些黑衣教的低级弟子,言道行与焦洺直接来到了水中山的山下,正当他们准备度过湖水去往水中山之上的时候,一道紫黑色的魔光从二人的面前掠过,阻止了他们的动作。

    转头看去,三个互相之间距离很远的人出现在了不远处,两男一女,一个身上带着无与伦比的霸道之意,一个光头显然来自于佛门,至于那个女人则是身着苗寨传统服饰,显然也是十万大山本地的旁门修士了。

    “项南风,三痴,白蛊娘,原来是你们三个。”

    “焦青牛,现在那洞府尚未开启,能够进入这里的都是黑衣教拦不下来的人,因此我们约定在洞府开启之前,谁也不能度过湖泊到那山上去,否则其他人共击之,等到洞府开启,大家再各凭本事。”

    “只有你们三个?”

    那霸气的青年项南风傲然一笑,道:“自然不止我们三个,只不过我们三个分别代表了魔道,正道,旁门三方前来看看是谁到了,只是没想到不仅仅是你,你还带了一个人前来。”

    这话显然就是针对于言道行了,言道行自然也听得明白,不过他没有搭理对方,而是专注的观察那水中山下面的湖泊,他总觉得这湖泊好像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就好像湖水中孕育了某种独特的韵律,时隐时现的拨撩言道行的心弦。

    言道行知道,这种独特的感应,应该与自己最近神魂发生的变化有些关系,正如他三个月来修行水法时的感觉一样,他对于水和与水有关的事物,往往都有一些独特的感应。

    项南风看着言道行根本没有介绍和搭理自己的意思,一对浓密的眉毛向上一挑,开口说道:“焦青牛,这家伙你从什么地方找来的,本来我以为你和我算是很狂傲的人了,却不曾想你带来的这个家伙竟敢比我和你更狂傲,竟然根本不稀罕搭理我项南风!”

    对于言道行的性子,焦洺自然是知道的,他也有些奇怪言道行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正当焦洺打算询问言道行的时候,言道行却转过头来看向项南风,一脸疑惑和满不在乎的样子,问道:“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

    “”

    “噗嗤”

    站在项南风身后的白蛊娘捂着嘴笑出了声,三痴和尚则是低头单掌竖起,看似在默念经文,实际上嘴角微微翘起。

    至于焦洺则是干脆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极为畅快,一脸的幸灾乐祸。

    项南风此人,乃是近年魔道之中数一数二的年轻高手,与焦洺一般,都是年纪轻轻成就了神游巅峰之境的强者,距离元神只有一步之遥。

    尤其是项南风师承魔道元神修士之一的霸王燕真宗,骨子里都是骄傲,一向都是他不搭理别人,如今却是被言道行反其道行之,生生一巴掌打在脸上,使得之前在项南风身上憋屈了一阵子的三痴和白蛊娘,都有种大仇得报的畅快感。

    他们固然不想得罪项南风,但是看热闹笑两声倒也不至于畏惧。

    项南风怒气上升,眼瞳中杀意凛然,他上前一步,想要出手,但焦洺却在同一时间斜向前走了一步,挡住了言道行的半个身子,看向项南风。

    “焦青牛,你欲为他出头?”

    “出头又如何?”

    “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连你一起斩了!”

    “斩了我?那也要你有这个能耐!”

    话音落下,焦洺便准备动手,但就在这个时候,言道行突然抓住了焦洺的肩膀,笑着对他说道:“青牛兄,不要抢我风头,让我活动一下,如何?”

    “也好,那我就不抢你的风头出了。”

    向旁边退了一步,让出了位置,言道行看向项南风,说道:“内什么,那个谁,你可以出手了,你放心,我不会斩了你的,顶多只是教训一下,不要怕,来吧。”

    说着话,言道行对着项南风勾了勾手指,立刻便让项南风怒气勃发,狂暴的魔气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