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神游(昨日4/5)-道士的-
道士的

第263章 神游(昨日4/5)

    “言供奉,这块龟甲上记载的文字你是否可以看的明白?”

    “我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研究,毕竟这些文字也不是我常用的文字。”

    “如此也好,那就请言供奉把龟甲拿去研究,只要不毁坏了便没有问题。”

    “好,那我就拿去了。”

    接过了装着半块龟甲的盒子,言道行告别青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对于这半块龟甲,言道行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他总觉得这半块龟甲貌似对自己很重要,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这种引起心血来潮预感的事物,往往对自己有着重大的影响。

    看着离开的言道行,那驯海夜叉对青蛟低声说道:“青蛟统领,这东西应当不是凡物,至少对于剑仙来说,应当算是很不错的宝物,为何如此简单的就给了他?”

    “龙王之令。”

    言毕,青蛟抬起右掌,上面有一条盘旋的环状神龙纹路时隐时现,显然龙王便是靠着这个印记通过青蛟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实际上,刚才的那些话与青蛟平时的性格已经有差异了,只是言道行与青蛟相交不深,所以不曾察觉,实际上刚才的那些话,也只是青蛟在复述龙王之言而已,因此其中平添了三分龙王真正的性格。

    那驯海夜叉看着青蛟掌心的神龙纹路,脸上立刻流露出了敬畏之色,历来龙王都是算无遗策,从未做错决定,如今她既然决定要把那东西交给言道行,定然是有其深意,自然不是他们这些做手下的可以测度。

    四海之上,人人都道,龙王掌握有制造驯海夜叉的秘密仪式,实则唯有他们这些驯海夜叉和龙王自己知晓,龙王制造驯海夜叉的秘密仪式到底是什么,但凡是经过了那个仪式成为驯海夜叉的人,无人会违背龙王之令,也不会去对龙王有丝毫的怀疑。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言道行盘膝坐在床榻之上,把盒子里面的龟甲小心取出放在身前,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耳聪目明,虽说船舱内光线暗淡,却也不耽误他把龟甲上的那些细密小字看个真切。

    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

    龟蛇合形,周行**,威慑万灵。

    无幽不察,无愿不成,劫终劫始。

    太初太易,无象无形,莫知重浊。

    孰辩轻清,吾于混沌,风其昏明。

    北方玄天,杳杳神君,亿千变化。

    玄武灵真,腾天倒地,驱雷奔云。

    从一开始逐个认清龟甲上的文字,到最后把一个个的字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篇经文,经文的经意在心中流转,冥冥中进入了神游之态,只觉周身混沌,悬浮于一片波涛汹涌的无尽大海之上,海水之中星斗灿烂,宛若无尽星空,浩瀚宇宙都孕育于其中,潜藏于深海之下,神秘无常,玄奇奥妙。

    正当言道行在这片大海之上,不知从何来,不知往何去,混混沌沌,神迷脑昏之时,海面之下突然爆发出一声威严无上之怒吼,星光升腾,脱离海面,混沌分割,有上下之分,星光上升为亿万星辰,海水下沉为万里波涛,一尊龟蛇相间之神灵扛起亿万星辰,脚踏万里波涛,分割天河与海洋,威严之深重,撼动九天,镇压四海!

    从神游之中猛然惊醒,言道行浑身大汗淋漓,只觉自己头昏目涨,身体虚弱,仿佛大战三百场一般。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言道行勉强把半块龟甲放入盒子中,来不及更衣便和衣而睡,如疲惫到了极致的普通人一般,鼾声大作,沉沉睡去。

    此时的言道行,丝毫没有发觉,盒子内的龟甲散发出了如星河海波一样的灵光,沿着盒子的缝隙逸散而出,逐渐的波及到言道行的身上,渗入他的体内。

    轰!

    轰隆!

    轰轰轰

    船体剧烈震荡起来,本来熟睡的言道行眉头微微皱起,当又一次震动和轰鸣产生之时,言道行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缓缓起身,看了眼身边的盒子,还有盒子里面那已经没有一丝半点灵性的龟甲,言道行把盒子放入自己的轮回手表中以防损坏,在船体不断震动和摇晃之下走出了房间。

    当言道行离开房间的时候,立刻便看到了迅速奔走于传中的水手们,外面还传来了炮弹爆炸的轰鸣与水手们的厮杀声,眉头微皱,言道行从船舱之中飞掠而出,落在甲板之上,看着四周炮火连天的场面,反手把一个想要偷袭自己的日本浪人扔了出去,这才打量起了这里的情况。

    一共四艘海盗船围着龙雀号不断的发动攻击,尽管这四艘战船的体积要比龙雀号小了;两三号,但是胜在数量众多,火力极强,即使龙雀号表面有那鳞片一般的波光防御,在四艘海盗船的集火之下,也逐渐的受到了损伤。

    咻!

    砰!

    身着尚未完全修好的马克五改造型的贾鹏,从半空落下来到了言道行的面前,他看着言道行直接开口说道:“道行,你睡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可不记得修士还需要深度睡眠来着。”

    “这事稍后再说,先干掉这些家伙,再说不迟!”

    话音刚落,言道行便看到一枚人头大小的黑色炮弹射了过来,他伸手就要放出飞剑把那炮弹给破坏掉,但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水汽汇聚起来,在言道行惊讶的目光下,化为了一道水盾抵挡在了他的面前,当那炮弹射入水盾的时候,水盾之中的水不断的消减炮弹的动能,并最终使得炮弹被水盾俘获,悬浮在水中失去了作用。

    看着这幅景象,贾鹏打了个口哨,说道:“如果这是你的解释,那么我接受,并且希望你今后可以多多的进行深度睡眠,这一手可不简单啊。”

    “我的疑惑只比你多,不比你少,这一手能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我自己对于刚才昏睡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有些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