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刘天佑的报答-道士的-
道士的

第27章 刘天佑的报答

    刘天佑出身于底层,年轻的时候也混迹于江湖,虽说年长之后越发的成熟稳重,但骨子里面的豪爽气却没有丢下半分,反而如一坛老酒,愈久弥香。

    “哈哈,干了!”

    一仰头,杯子里面的酒水被一饮而尽,当刘天佑放下杯子的时候,刘玉蓉则是端起一旁的酒壶给刘天佑的杯子里面添上了酒水,让刘天佑更是老怀大为的大笑了一声。

    “言道长,咱们实话实说,你救了玉蓉,我是想方设法的想要报答你,虽说你也要了那么多的药材调配药浴,不过我说实话,或许对于普通的小富之家,你的要求足以作为回报,但对于我刘天佑而言,却远远不够,我这心里一直觉得欠了你很多,所以言道长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只要你说,我无论如何都会把你要的东西给你找来!”

    听着刘天佑这看起来醉醺醺的话,言道行却很清楚,刘天佑并没有醉,他只是想要用这种办法让言道行心中不要有芥蒂罢了,在刘天佑来自于毛宁川的认知中,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是高傲,如果直言要报答的话,那么难免会引起反感,尤其是金钱,这是绝对不能够提出来的回报项目,这对于毛宁川那种高傲的人来说,乃是一种侮辱。

    不过如果让言道行知道了刘天佑的想法,那么他很可能会告诉刘天佑,不需要搞那些虚的,直接用钱砸死他就是了,轮回都市是有回收金银财宝这些资源项目的,纸币对于轮回都市来说是垃圾,还比不上擦屁股的纸,但金银财宝这样的东西,却是可以同比的换算成轮回点数,当然有一个前提便是,这些金银财宝的来历没有违背相应副本的法律。

    也曾有一些轮回者想要钻空子,选择去抢劫地球国家银行的储备金砖,结果金砖虽然是抢了出来,却因为蝴蝶效应,使得他们的主线任务提升了两个难度,那些想要钻空子的轮回者小队几乎全灭,终于剩下的少数人回到了轮回都市。

    当他们想要把那些金砖兑换成轮回点的时候,却发现轮回都市拒绝兑换,只能够当做真正的黄金来使用,可是在轮回都市里面,真正的黄金比起砖头也没有多少区别,根本无法派上任何作用,因为这些金砖就算是交易到了被人的手里,也依然无法和主神兑换成轮回点,只能够砸在手里了。

    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情在轮回都市的轮回者之间扩散了开来,基本上成为了轮回者们的共识,就写在之前言道行在轮回都市购买的那份地图和基础信息的小册子里面。

    自然赠予不属于违法的行为,所以说如果刘天佑真的付给言道行打量的金条,就算主神兑换金子为轮回点的兑换率很低,积少成多之下也足以让言道行获得非常不错的收益了。

    当然了,言道行不可能和刘天佑说直接给他金子就可以了,对于言道行来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是金子完全无法比拟的,比如说毛宁川那一身的茅山道术!

    喝下了手里酒杯里面的酒水,言道行看着刘天佑,缓缓的开口说道:“刘会长,既然你如此的说了,那么我也不矫情了。”

    听到这话,刘天佑正襟危坐起来,仔细的听着言道行接下来的话。

    “刘会长,我师门败落,所传道术寥寥,我受师命要惩奸除恶,扫清鬼魅邪祟,保护普通人的安危,但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实际上解决了那红灯鬼妓除了恰逢其会,也算是比较走运,否则以我的道术修为,真的是难以对付那红灯鬼妓,这件事情玉蓉小姐也是知道的。

    因此我想要拜托刘会长,如果可以的话,请刘会长帮我收集道术,如果道术收集不到的话,一些民间法术或者邪法也勉强可以,法从无正邪,用的人正,则邪法为正,用的人邪,则道术为邪,我想刘会长应该也很明白这个道理。”

    对于言道行提出的这个要求,刘天佑是真的完全没有想到,他深深的看了言道行一眼,如果说之前他抱有想要让言道行入赘的想法,那么现在他的这个想法已经减弱很多了,有如此志向和野心的人,如何会是他这个女儿能够拴住的人。

    思索了一下,刘天佑缓缓的点头,说道:“言道长,你的要求并不困难,实际上在这上海滩之中想要找到一些散落在民间或者有心人手里的道术,乃至于邪法,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这些东西总不是金银那种俗物好找的很,所以还请言道长给我一点时间,如何?”

    听到刘天佑没有拒绝自己,言道行立刻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刘会长了,这件事情真的是麻烦刘会长了。”

    “没关系,这点小事如何能够麻烦的了我,言道长你不用在意,来,吃菜,吃菜,菜都要凉了。”

    一顿饭可以说是宾主皆欢,刘天佑带着刘玉蓉离开了言道行的房间,同时那些仆从和侍女迅速把吃完的饭菜收拾了下去,使得屋内再度恢复了整洁。

    房门关上,言道行坐在了床上,思考着自己未来要做的事情,除了练武之外,还需要逐步的开始调查那英国大使和上海滩鬼魅横行的问题了,前者恐怕要借助于刘天佑的势力才可以,而后者的调查言道行便必须要真正的去追逐那些鬼魅邪祟之类的事情了。

    这么看来,我倒是真的要开始去做老本行了,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家乡地球那般技术性心理暗示流的追捕鬼魅邪祟了,而是彻彻底底的要接触这些玩意,出手调查这些事情和东西背后隐藏的真相了,否则迟迟不知道这些鬼魅和邪祟在上海滩横行的理由,自然也没有办法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了。

    想到这里,言道行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闭上了眼睛开始默运起了《坐忘功》丝丝缕缕的内息流转起来,很快运转到了言道行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