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青城剑派五台山飞剑供应基地(3/3,求订阅)-道士的-
道士的

第220章 青城剑派五台山飞剑供应基地(3/3,求订阅)

    叮叮叮……

    青龙闹海剑和元阳剑一出现,便在言道行身周飞舞起来,一时间叮当之声响彻不绝,只是无形剑虽是刺杀类型的绝顶飞剑,在正面战场也可以获得不错的优势,但只要对手有了提防,便不是那么太难对付了,起码对于言道行来说,无形剑根本无法突破他那借以双剑组成的密不透风的防御。

    反观岳琴滨那边,黑白双剑不断的围剿青澄剑,虽然这黑白双剑并非顶级法器飞剑,但也是颇为上乘的飞剑了,双剑合力之下却依然不是青澄剑的对手,无论是飞剑本身还是剑术,都明显比言道行低了不止一个层次。

    青澄剑剑速突然加快,眨眼之间化为一道青色剑丝绕着那黑白双剑之间的缝隙,朝向岳琴滨电射而去。

    这是什么剑术,竟然可以把飞剑化为线绳一般!

    迅速后退,无比惊讶的岳琴滨单手化为剑指,微微摆动,黑白双剑之中的黑剑加速运转起来,并且化出一道漆黑的剑光,如黑雾一般把自己保护在其中,同时白剑绽放出刺目光泽,剑身摆动,如一条白蛇,包围堵截,向着青澄剑所化剑丝咬噬而去。

    只是剑丝细小灵动,根本不是白剑所化的白蛇可以捕捉的,言道行剑指轻轻摇晃,剑丝便围绕着白蛇的身体旋转了数圈,把白剑剑光所化的白蛇彻底切成了数段,化为白剑本来的模样。

    咻!

    青色剑丝再度攻向岳琴滨,如钢丝锯一样围绕着岳琴滨身周的黑剑所化的黑雾旋转切割,感受着自己身周黑剑那即将被攻破的趋势,岳琴滨终于变了颜色。

    这到底是什么剑术,为何如何强大,如果在这样下去,我必败无疑,甚至于还可能有生命危险,不能够在这样下去了!

    一念至此,岳琴滨终于决定暂时放弃攻击,准备把无形剑调回来防御,但就在他准备收回无形剑的时候,一道紫色剑光突然从言道行口中喷出,瞬间化为一道紫色星河,把无形剑包裹在内,赫然便是言道行在剑光化虹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剑术,紫宇星辰!

    无形剑被困,言道行没有丝毫迟疑,左手继续维持紫星河困住无形剑,右手屈指连弹,青龙闹海剑和元阳剑一起射出,化为一绿一红两道剑丝,与青澄剑所化青色剑丝一起,朝向岳琴滨攻去。

    一柄飞剑就已经如此难以对付了,三柄我必死无疑,不能如此,速逃!

    有了退意,岳琴滨无意之间向后退了一步,而看到其动作,言道行立刻看出了他的退意。

    想逃?爸爸说斩你,那就斩你!

    心念一动,三柄飞剑从剑丝一起化为了三道剑虹,紧接着一道熔岩火河,一道青色长河,一道游走着蛟龙虚影的光河,一起出现在了岳琴滨的身周,三条完全不同的大河互相纠缠混合在一起,瞬间吞没了岳琴滨的身体。

    熔岩天火!

    青玉长河!

    蛟龙鳞影!

    轰!

    一声轰鸣响起,三柄飞剑倒飞而回,落入言道行的手中消失不见,而那岳琴滨则是被磨灭成了粉末,至于岳琴滨的两柄上乘飞剑黑白二剑,则是被言道行的三柄飞剑卷起落入他的手中,装入了轮回手表之内。

    此时,言道行收起了紫星河,伸手抓住恢复了水晶琉璃外貌的无形剑剑柄。

    感受着无形剑对自己隐隐的排斥,言道行不惊反喜,有排斥就证明无形剑真的要觉醒灵智成为法宝了,那对于剑器来说是一个质的飞跃,之所以有排斥,那是因为作为其主人的岳琴滨已经死亡,无形剑那刚刚萌芽还没有完全觉醒的意识在抵触杀死其主人的言道行。

    当然,这对于言道行来说并不算是太大的问题,只需要好好的祭炼便可以把无形剑变成自己的飞剑!

    至于还给五台山……他可不是傻子!

    正当言道行准备把无形剑收起来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伸手向着言道行手中的无形剑抓来,同时一股无形的威压作用在言道行的身上,那是来自于元神对于神魂的压制,来者至少也是一位炼神化虚之境的修士,甚至于可能是炼虚合道之境的大修士!

    就在言道行思考是否要放弃无形剑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立刻打消了他放弃无形剑的想法。

    “许飞娘,这可不是前辈应该做的行为。”

    姜庶挥了挥手,同为炼虚合道之境的许飞娘,却仿佛没有缚鸡之力的婴孩一样,迅速后退,回到了魔道阵营之中。

    她紧咬牙关,恶狠狠的看向姜庶,低声喝道“姜庶,无形剑乃是我道侣混元的飞剑,你们青城杀死了我师弟岳琴滨不算,难道还要强抢我五台山的重宝不成!”

    又是道侣又是师弟的……那岳琴滨乃是混元祖师的弟子,许飞娘又称呼岳琴滨为师弟,混元祖师又是许飞娘的道侣……嚯,五台山还真会玩啊,这么禁断,这么刺激的吗?

    姜庶根本没有搭理许飞娘,他转头看向言道行,直接开口问道“道行,这柄无形剑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正在思考着五台山的师徒道侣关系,言道行忽然听到姜庶的话,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回答道“什么处理?无形剑是我的,自然属于我!”

    话刚说出口,言道行便愣了一下,猛地看向姜庶,发现姜庶的脸上满是赞许的神色,便知道自家掌教和自己想的一样,便也放心下来,继续开口对许飞娘说道“许飞娘,这无形剑乃是你师弟,或者师侄败亡之后,属于我的战利品,已经不属于你们五台山了,而是属于我青城言道行的了,有理有据,让人信服,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听到这话,许飞娘面色冷冽的看向言道行,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你竟敢如此对我说话!”

    我可不是吓大的,没看到我身边这位金闪闪的大腿,我怕你?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混元祖师的弟子嘛,谁还不知道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