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英琼(2/5,求订阅)-道士的-
道士的

第214章 英琼(2/5,求订阅)

    逃得还真快,不过反正我也没有打算杀她,逃了也就逃了。

    言道行把青龙闹海剑收入轮回手表之中,准备回去之后再行祭炼,这柄飞剑也是顶级法器,虽说只算是顶级法器飞剑之中威力较小的那种,但也不是其他飞剑轻易可以比拟,作为言道行的第四口飞剑完全足够。

    目前言道行的神魂强度,虽说他可以分化出一百零八个神念,不过要想精细的驾驭飞剑,他的极限大概在六口,如果要驾驭其他的法宝,诸如天罡白云幡便只能减少飞剑的驾驭,若是使用阴阳索的话,就更是只能够额外驾驭两口飞剑,否则精细程度和灵敏程度必然要大打折扣。

    当然若是驾驭如玄阴聚兽幡这样构成阵法的法器,只需要准确驾驭法宝构成阵法相应位置组合成阵,不需要太过于精细的操控,最多是阵法组合成型之后,同时调动大量的念头驾驭法器一起发挥作用,正如双手一起画圆很简单就可以做到,而一手画方一手画圆,则少有人可以做到。

    更何况是数十上百念头,一起调动法器向左向右,激发威力,自然简单,但要是想一起调动复数的法器做出完全不同的动作,如多口飞剑飞舞斩杀,那是要比同时画圆画方更加困难无数倍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大量的驾驭不同的飞剑了。

    简单的来说,驾驭法器,精细程度越高的操作,同时驾驭法器的数量就越少,精细程度越低的操作,同时驾驭法器的数量就越多,此乃修士斗法第一定律。

    得到了一口新的顶级飞剑,言道行心情还是很不错的,目前他的四口飞剑之中,单论威力的话,本命飞剑紫星河最弱,但要论成长性、契合性、重要性的话,紫星河却是四口飞剑中的第一。

    紫星河可以伴随着《明河洗剑经》修为的提升而提升,最终甚至于可以通过养剑洗剑之法成长为法宝飞剑。

    至少在言道行的估计中,紫星河的威力要比他刚刚得到这柄飞剑的时候提升了一些,也算是将将跨入顶级法器的门槛了,虽说要比青龙闹海剑还要低上一筹,却是实实在在的提升。

    驾驭一道剑光消失在了山林中,言道行回到了正道的驻地之内,当他回到正道驻地大门前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等在这里的万芳和陈留仙,对着他们笑了笑,言道行立刻走上前去。

    “万芳师姐,留仙,你们怎么在这里等我。”

    “师兄,我听说师兄一个人在外面阻拦魔道那边的修士就来这里等你归来,万芳师姐则是报告了你的探查情报之后在这里等你的。”

    “道行师弟,丹辰子师伯他们对于你得到的情报很满意,记了你一个大功,等到此次斗剑结束之后便会论功行赏。”

    “多谢万芳师姐转告。”

    “无妨,那么我现在就离开了。”

    言毕,万芳一如既往的冷酷到底,说了一句完全不像是客气的客气话,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言道行笑了笑,便准备带着陈留仙离开这里,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李英琼,没等他和李英琼打招呼,李英琼便像是没看到他一样转身离开。

    看着李英琼的背影,言道行伸手拍了拍陈留仙的肩膀,在陈留仙敬佩的目光下,言道行三两步的跑到了李英琼的身边,与她并排而行。

    “李道友,这是在担心我的安危吗?”

    “胡说八道,我是偶然路过这里,况且要论辈分,我与你师尊相当,叫我李师叔!”

    “英琼,咱们之前可是说好的各交各的,这话白眉真人也是说过的。”

    站在原地,李英琼转身看着言道行,一双柳叶剑眉微微皱起,略显气恼的看着言道行,说道:“你真是得寸进尺。”

    笑嘻嘻的看着李英琼,言道行说道:“反正是一个称呼,如果你觉得吃亏了,也可以直接叫我道行来着,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我要去参加战前会议了,别跟着我,”刚走出两步,李英琼咬咬牙,随即有些气恼的叹了口气,背对着言道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抿抿嘴,再度开口说道:“自己注意一些安全,你的实力不错,但终究没有达到化虚之境,魔道之人丧心病狂,不讲道理,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境界高辈分大就不对小辈出手,如果你太过于活跃,难保不会被人盯上,你明白了吗?”

    “所以……你是在担心我吗?”

    听到这话,李英琼猛地转过头来,眼神稍显锐利。

    “言道行!你……”看着嬉皮笑脸的言道行,不知为什么,李英琼却说不出什么苛责的话来,既是对言道行也是对自己,气恼的咬咬牙,李英琼转头便离开了这里。

    “英琼,我记住了,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脚步一顿,李英琼轻哼一声,背对着言道行的脸上却有一丝弧度翘起,随即弧度消失不见,李英琼化为一道剑光消失在了言道行的面前。

    嘿嘿一笑,言道行转身便要回到自家青城的驻地,不过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却看到陈留仙和陈太真就站在不远处,陈留仙一脸苦笑,陈太真则是一脸老父亲一样的笑容,对着言道行点点头,表情看起来甚是满意,随即才化为一道遁光与李英琼一般去参加那个会议去了。

    走到了陈留仙的身边,言道行伸手搂住了陈留仙的脖子,紧紧的勒着他,向着青城的方向走去。

    “师兄,师兄,师弟错了,师弟知错了!”

    “谁叫你在一旁看我笑话的,接受来自于师兄的制裁吧。”

    “师兄,不是我想看你的笑话,那是师尊让我和他一起等在这里的,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嗯,我懂,可是我不敢报复师尊,自然要报复你,这个理由是不是没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师兄,你还真是厉害,据说李师叔是整个峨眉实力最强的女修士,如果你真的能够……诶,疼疼疼……师兄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