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相遇-道士的-
道士的

第211章 相遇

    五个人在山林中穿行,言道行一马当先,三个炼精化气的修士在他身后,而万芳最为队伍里面唯二的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跟在队伍的最后殿后,以防有人在背后偷袭。

    五个人来到了半山腰之上,躲在树木之后看着前方那被魔云笼罩的魔道驻地,言道行伸手在双眼之前一划,开启了天眼术,只是以前无往不利的天眼术,在魔云的阻隔下,也难以看清里面的情况。

    “道行师兄,里面什么情况?”

    正道也算是同气连枝,因此同代修士基本上也都是以师兄弟相称,此时说话的是峨眉的三代弟子罗金蛇,乃是段雷的弟子,在炼精化气之境的修士中,也算是实力不俗。

    “金蛇师弟,前面魔云笼罩,我们距离的还是太远了一些,看不真切。”

    “那就在靠近一些!”

    听到万芳这话,言道行摇摇头,说道“我们五个人靠的太近目标太大,很容易就会被他们发现,所以我独自一人靠近侦查,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

    万芳眉头微皱,对言道行说道“道行师弟,还是让我和你一起去吧。”

    “师姐,你放心好了,没问题的。”

    没等万芳答应,言道行便化为了一道清风向前飞掠而去,迅速的消失在了四人的面前。

    很快言道行便来到了靠近魔道驻地那边的山腰上,他看着山腰下方的魔道驻地,里面隐约形成了七大阵营,分别为幽泉血魔及其麾下的妖魔,百蛮山绿袍老祖及其弟子,东方魔教五鬼天王尚和阳和其手下,天淫教众人,赤身教众人,五台山许飞娘率领的弟子,以及乱七八糟的各色妖魔鬼怪,应有尽有。

    其中这七大阵营中,以幽泉血魔为尊,而且在幽泉血魔所居的驻地上空,有一面血色的狰狞魔脸在上面时隐时现,那是幽泉血魔的元神具象,显然那是幽泉血魔无疑了。

    只是看着那张由幽泉血魔元神具象的血色魔脸,言道行却总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却又一时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摇摇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怀疑暂时收归脑后,言道行看向魔道驻地,开始观察魔道驻地中的人员配置,记下来之后便准备转身离开。

    但就在这个时候,言道行突然感觉到有一股杀气向着自己迅速靠近,显然他刚才毫无顾忌的观察,已经引起了魔道侦查队的注意了!

    没有任何犹豫,言道行立刻转身向后逃窜,虽说他有信心可以对付找上他的人,但是这里太过于靠近魔道驻地,言道行可不敢保证魔道那些大佬的节操和正道大佬的一样可靠,况且在言道行看来,正道那些大佬的节操就已经很有问题了,更何况魔道那些根本没有节操的大佬了。

    他几乎可以保证,如果他真的在这里与那些魔道的侦查修士打起来了,恐怕很快就会有魔道大佬以言道行碍了眼为理由,直接伸手捏死他,那个时候无论青城和正道是抗议还是严肃抗议,都没有什么用了。

    言道行逐渐的远离了魔道的驻地,当他来到了半山腰上一处没有树木的空地上时,直接站在了空地上的一块巨石上,看着追来的三个魔道弟子,笑着说道“喂,我又没有欠你们的钱,为什么要追我这么紧?”

    此时,那三个魔道弟子看着言道行,狞笑道“碰到了爷爷三个是你倒霉,今日你就要成为爷爷手下第一个猎物了!”

    言道行看着他们三个身上的兽皮和奇装异服,眉毛一挑,对他们说道“你们三个是百蛮山的?”

    “没错,爷爷三个便是百蛮山黑袍老祖的弟子!”

    看着一脸傲然的三人,言道行点点头,说道“绿袍老祖也是炼虚合道之境的大修士,一手魔法也是早有耳闻,只是看起来他教导弟子好像不太擅长,起码你们三个看起来就没有学到绿袍老祖的什么高深魔法,修为浅薄的很。”

    “放肆!小子你找死!”

    那三个弟子里面的一人怒喝一声,挥手放出了弥漫着五色毒雾的长幡,在其头顶迎风招展,在五色毒雾之中,有蛤蟆、蜈蚣、毒蛇、蝎子、蜘蛛五种毒物的虚像凝聚出来,对着言道行发出声声怒吼,张口便向着言道行喷出了五道颜色各异的毒雾!

    滋滋滋……

    毒雾的毒性之强,所过之处尽数被腐蚀化为脓水。

    空气之中源自于毒雾的腥臭之气无比难闻,言道行屏住呼吸,封住口鼻,迅速后退,同时放出元阳剑,催动元阳剑之中蕴含的大日光华和天火,不断的阻拦和灼烧那些毒雾的逼近,也果真使得那些毒雾无法靠近雷池半步。

    “那飞剑是顶级法器,咱们兄弟三个杀了他,夺走这柄法器,倒也可以在老祖座下混个长老当当!兄弟两个快点出手!”

    听到那人的话,剩下的两个百蛮山弟子也不迟疑,一者放出一道五色的绳索,一者放出一柄剑光斑驳,散发着五色毒雾的飞剑,一左一右,朝向言道行攻了过来。

    没有任何犹豫,言道行右手化为剑指,轻轻一勾,那元阳剑的速度立刻加快,化为一道赤色的剑丝,夹杂着惊人的高温,朝向那三个百蛮山的弟子横扫而去,剑丝所过之处,那些五色毒雾尽数化为乌有,根本无法靠近言道行一丝半点。

    叮!

    砰!

    赤色剑丝缭绕着那柄五色毒雾的飞剑一转,便把那柄飞剑从当中切割开来,使得那个驾驭飞剑的百蛮山弟子当下便口喷鲜血,脸上惨白的连连后退。

    同时剑丝缭绕在那根惨白的绳索上,其上附着的天火和大日光华瞬间把那根惨白绳索焚烧了起来,在火焰之中发出吱吱声响,很快便落在地上,现出原形,那惨白绳索竟然是一条异种毒蛇,以炼器手法炼制,一旦忽视,定然会被这条毒蛇咬中,只需要短短的时间就会毒发身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