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铸剑(2/3,求订阅)-道士的-
道士的

第197章 铸剑(2/3,求订阅)

    咻咻咻……

    青紫红,三道剑丝正面对抗着李英琼和长空无忌的天雷双剑,一时之间整个峨眉之上剑指纵横,修为低一些的弟子已经无法继续看下去了,只能够拉开距离,远程观望。

    此时,段雷依然站在最靠近三人的距离,他的身周隐约有七道剑光流转,抵挡着来自于双方三人斗剑产生的剑气。

    三道剑光交替攻击,言道行的神念全部散发出来,法力涌动,三柄飞剑或飞射,或下沉,或劈斩,或直刺,又或者化为剑丝,下一秒绽放剑虹,三柄飞剑配合的圆融无碍,竟然隐约把李英琼和长空无忌压制下来的趋势。

    而这个时候的李英琼和长空无忌,心中难免升起了一股无力感,如此的剑术,在他们看来俨然是强大到了一种极致的状态,如此的剑术哪怕是在峨眉,也是少有匹敌的了。

    青城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高手!

    长空无忌面色凝重,他看着苦苦坚持的李英琼,还有肆意纵横的三柄飞剑,终于他双眼瞳孔一缩,爆发出了属于他原本炼神化虚层次的修为。

    雷炎剑绽放出刺目光滑,闪烁着青色雷霆的剑虹当头射出,化为宏大的剑虹当头朝向言道行劈斩而去。

    看着当头劈来的剑虹,言道行狠狠一咬牙,双手猛地合十向着头顶的雷炎剑剑虹劈斩而出,但见青澄剑、紫星河、元阳剑三柄飞剑瞬间合在一起,一同绽放出三色剑虹,朝向雷炎剑正面轰去。

    轰隆!

    言道行倒飞了出去,口鼻溢血,三柄飞剑化为两道剑光回到了他的体内,而第三柄飞剑青澄剑,则是断裂开来,跌落在地,灵光逸散,俨然没有半分飞剑法器的光彩,这柄飞剑彻底废了!

    噗!

    一口鲜血吐出,言道行看向脸色不渝的李英琼,还有面色略显尴尬,还要强行装作平静的长空无忌,咧了咧嘴,开口说道:“中途插进来一个人也就算了,如今还使用了超过炼气化神层次的修为,李道友,可有解释?”

    言道行根本不想搭理长空无忌那个逼人,他很清楚李英琼对于长空无忌的参合是非常不满的,因此便直接询问李英琼,让他给自己一个说法,至少把青澄剑的损失给报了先!

    深深吸了一口气,李英琼来到了言道行的面前,取出了一枚淡青色的丹药,对言道行说道:“这是我们峨眉的乾元培基丹,服用之后当可治愈你身上的伤势。”

    言道行也没有矫情,伸手拿起丹药塞进嘴里,吞咽下去之后,走到断裂的青澄剑之前把断剑收回了轮回手表之中,跟着他的第一把飞剑,至此也宣告结束了。

    此时,在现场气氛比较凝重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言道行和李英琼的身边,此人背后有着一对奇形飞刀构成的刀翼,赫然便是峨眉二代弟子中的大师兄,丹辰子!

    丹辰子一到场,在场的所有人都行礼口称大师兄,哪怕是段雷也不例外。

    看了一圈,丹辰子看向了言道行,说道:“言道友,此次是我峨眉的问题,我们会提供给道友疗伤的药物,至于道友的飞剑我们也可以赔给道友一柄,或许如果道友觉得不舍得,我们峨眉也可以对飞剑进行修复和强化,算是我们的赔礼。”

    峨眉态度还算是不错,言道行自然也不会继续在这里和峨眉搞的太不愉快,他点了点头,对丹辰子说道:“那就依道友所言。”

    点了点头,丹辰子再度看向了长空无忌,对其说道:“无忌师弟,师尊让你闭门思过三个月,期间不得随意离开,你可有异议?”

    长空无忌直接跪倒在地,对着丹辰子说道:“弟子长空无忌谨遵师命!”

    言毕,长空无忌也没有脸面继续待在这里,驾驭剑光消失在了广场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闭门思过去了。

    做完这些,丹辰子便不再逗留,再度腾空而起,消失在了广场上。

    之后,便是段雷和李英琼一起,把言道行送到了静室之内,然后在大约盏茶之后,有峨眉弟子送来了三枚丹药,每一枚都是无上妙品,可见峨眉是真的大出血了,至少对于言道行来说,这三枚丹药一旦服下,不仅仅伤势可以痊愈,恐怕修为也会随之精进很多。

    修行无日月,当言道行的伤势恢复之时,已经是十日之后了,他消化了那三枚丹药,此时修为有了不小的精进,也算是塞翁失马了。

    这还要多多感谢长空无忌同志的一时冲动啊。

    感叹着,言道行打开了房门,却看到在门外院子里面的树上,坐着的李英琼。

    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开口问道:“李道友,你来这里是找我的吗?”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当然是来找你的,我按照师命带你去找铸剑师,他住在剑山之下,那里是我们峨眉的禁地,没有人带领你可是进不去的。

    另外,师尊让我转告你,你今后便是峨眉的朋友了,虽然你是青城弟子,但只要你不做出危害峨眉,或者勾结妖邪的事情,那么峨眉便永远向你打开大门。”

    “多谢白眉真人厚爱了,那么现在咱们可以去找那位铸剑师了吧?”

    “当然,跟我来!”

    话毕,李英琼驾驭三色剑光冲天而起,向着峨眉金顶下方,位于峨眉山之中的剑山飞遁而去,言道行也不迟疑,驾驭紫星河紧随着李英琼而去,飞出峨眉金顶,来到了峨眉金顶之下,峨眉山中的剑山之下。

    落下剑光,言道行跟着李英琼来到了山下的茅草屋之前,这里倒是和言道行想象中的铸剑师居住的地方有些不一样,没有铸剑的炉火,也没有矿石和煤炭,不过转念一想,修士的铸剑师要是和人间的一样,那还真的是有些奇怪了。

    李英琼和言道行的到来,显然没有瞒过茅草屋内的铸剑师,很快茅草屋的大门便被推开,一个只有一只手的魁梧老者从里面走出,狮子一样的眼睛审视着言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