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动手(4/4,昨日第四章,才发现没发出来……)-道士的-
道士的

第189章 动手(4/4,昨日第四章,才发现没发出来……)

    一众华山弟子脸色通红,但诡异的是他们没有多说一句话,显然他们的心思被说中了,如今的华山,要想重新恢复往日荣光,就必须要紧靠峨眉和青城这般正道魁首,并且寻找各种前人遗泽,增强华山的硬实力。

    这里的古修洞府,华山一开始是志在必得的,只是当他们看到在场的三大化神之后,便知道如果化神有意,他们就没有可能得到洞府内的东西。

    如今他们唯一得到东西的可能,就是在地位上把言道行这个青城弟子抬高,再加上他们准备竭尽全力的帮助言道行,就算不能够全部拿到手,看在他们同为正道和华山危难的份上,可以让出一部分的利益,能够拿到一部分也是好的。

    对于他们的这些想法,言道行大体上也能够猜到,他真的很想告诉这些华山弟子,不要打自己东西的主意了,葛朗台是不会分给其他人利益的。

    当然,事情的确是这么一个事情,不过某些嘴贱的人也需要教训一下才行。

    说话的那人,乃是和百蛮山弟子站在一起的另外两人的其中之一,一身黑袍,一时间也看不出来到底出自于那个邪道门派,只是对于言道行来说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打就是了。

    伸手对着那男子隔空一点,一道青光瞬间射出,化为一条手指粗细的光线在人群中穿梭,射向那说话的男子。

    青澄剑!

    炼剑成丝!

    突破之后,神念大涨,神魂增强,对于剑术的理解加深,剑术水平自然水涨船高,无论是已经修行有成的剑光化虹,还是初入门的炼剑成丝,都有不小的进步,并且对于剑术四大极致中的剑光分化,也有了那么一点心得。

    实际上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并没有四大极致剑术这一说,这四大极致剑术的说法出自于《太白剑典》这部修士的顶级剑术秘典。

    这个世界中的修士并非没有剑术名家,但他们没有系统的指导和学习,并不能够完全领悟到剑术的这四大极致。

    或许有的修士可以在打磨剑术多年之后领悟到一到两种极致,但是绝大部分的修士,哪怕是剑修也不会有如此的能耐。

    准确形容的话,这个副本世界的修士们,更像是金大侠书中华山派的气宗,着重于自身的修为,战斗基本上也是以修为和手中法器法宝之威定胜负。

    实际上言道行的剑术天赋极高这件事情,作为师尊的陈太真也是知晓的,只是他并未真正看到过言道行和其他的修士战斗,并未对言道行的剑术有一个真正的理解。

    而且陈太真的想法和金大侠书中华山派气宗的思想类似,他觉得只要修为达到了,自然可以以力破法,裹挟大势向着敌人碾压过去,才是陈太真理解中的正道**。

    至于剑术精妙虽然也很重要,但保持在一定程度便可以,没有必要继续深入进入。

    实际上在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修士都是和陈太真一样的想法,自然他们并不知道,当剑术达到极致的时候,修士到底有多么恐怖。

    当然,目前的言道行也没有达到所谓的剑术极致,甚至于连他领悟时间最长的剑光化虹,也都只是小成的程度罢了,否则他也不至于在青云宫中被那个飞剑法宝嫌弃了。

    实际上但凡是进入了青云宫的修士,哪怕是青城掌教伏魔真人姜庶和其师兄矮叟朱梅,也都被那柄飞剑法宝的剑灵嫌弃过,根本懒得和他们说话。

    如非天都与明河二剑,乃是姜庶和朱梅的师尊,天都真人和明河真人直接留给他们的,他们也不可能得到这两柄剑的青睐,就像是峨眉的天雷双剑一般无二。

    以**力强行收复法宝飞剑,乃是此方世界修士们的共识。

    言归正传。

    青色的剑丝电射而出,朝向说话那人缠绕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

    惊喝一声,那人立刻向后躲避开来,而百蛮山那个修士还有另外的那个修士,则是根本没有想要帮助自己同伴的意思,向着左右两边躲避开来,那个被言道行锁定的邪道修士,释放出一道蓝黑色的剑光,想要抵挡言道行的剑丝,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拦剑丝的靠近。

    只见剑丝围绕着那道蓝黑色剑光旋转了一圈,便来到了那个男子的身前,围绕着那个男子的脖子旋转了一圈,便要切下他的脑袋,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的黑色烟雾和乌云涌动起来,一面漆黑的长幡出现在了那个男子的头顶,赫然便是天淫教的玄阴聚兽幡!

    “玄阴聚兽幡?天淫教的妖人,难怪你要出口挑拨我们正道的关系,死不足惜!”

    本来只是想给那人一个教训,如今看到是天淫教的人,言道行便打定主意要给他一个狠得,剑丝速度激增,如若活物一般冲向了那个男子。

    咻咻咻……

    剑丝激增的速度,使得它在半空中飞射的时候,发出刺耳的飞啸声,如同死神的冷笑,一点点的接近那个天淫教的修士。

    这个时候,廉红药和任钧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个一个向着那个天淫教修士的方向踏出一步,一个向着言道行的所在走了过去。

    任钧一边向着言道行走过去,一边对言道行说道:“言道兄,有话好说,那位道兄也不是故意的,就此打住如何?”

    瞥了任钧一眼,言道行自然知道他和廉红药想的是什么,现在他们三人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要做的就是争取其他修士的支持,如今华山看起来是站定了他,那么廉红药和任钧自然不可能让言道行继续斩杀邪道和旁门的修士,减少他们可以团结的力量。

    只是对于任钧和廉红药来说,言道行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如今青城和天淫教可以说是生死不共戴天的仇恨,之前言道行从煞气侵体中活下来,那是他福大命大手段多,否则早就死在那个天淫教副教主的手下,如今看到了另外一个天淫教的妖人,自然要先收回利息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