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三化神(3/4,求订阅)-道士的-
道士的

第188章 三化神(3/4,求订阅)

    “各位,仙人洞府有缘者居之,况且洞府之内通常都有禁法防御,也有时间限制,我们若是在这里打拼起来,未免耽误了进入的时辰,或者干脆让渔翁得利,我想这个结果各位都是不想的吧?”

    之前说话的那个华山派弟子听到这话,立刻对其说道:“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五台山的吧?”

    “没错,我们三人是五台山弟子,师从万妙仙姑许飞娘。”

    作为旁门,亦正亦邪,大体上可以算是中立派,简单的来说,只要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无论是正道还是邪道,都不会主动和旁门为敌,当然对于一些大的邪道门派和正道门派来说,这些旁门就是墙头草,如果不识相的话,出手干掉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不过五台山在旁门之中,也算是大派了,其中高手不少,五台山的教主太乙混元祖师便是一位炼虚合道之境的高手,在其之下还有四位炼神化虚之境的修士,其中这三人所说的万妙仙姑许飞娘便是其中之一了。

    自然,对于五台山的态度,无论是华山还是百蛮山,都是颇为客气。

    华山客气是因为他们现在因为幽泉血魔的攻击,本来的一流门派堕入三流,而百蛮山那人那么客气,完全是因为他们三个并非都是百蛮山的弟子,而是邪道三个门派的弟子临时联合起来的,他们互相之间都不算是太放心对方,更何况其他人。

    如今这世上的邪魔外道,第一人尚无定论,但若以名气而言,幽泉血魔绝对位列第一,无人能及。

    言道行看着那些人,这里面除了五台山三人中站在后面的那个女修士,其他所有的人都是位于位于炼精化气不同程度的修士,当然仅仅只是在这些在场的修士里面,在后面那些军队之中,也有一个让言道行颇为警惕的存在,与他和那个五台山的女修士一样,都是位列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

    换言之,言道行想要得到这处洞府中的东西,就必须要先解决掉这两个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才可以。

    不过言道行没有那么冲动,也没有那么莽,他就站在这里,静观其变。

    言道行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另外两个炼气化神层次修士的存在,另外两个炼气化神层次的修士自然也可以感受到他的层次,因此在那些炼精化气层次的修士互相之间推诿和谈判的时候,这三个炼气化神层次的修士,已经把目光和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两人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炼精化气之境的修士终于讨论完毕,简单的来说,就是所有人一起进入,随缘争夺洞府内的东西。

    对于这个结果,言道行倒是并不意外,修士没有太多傻子,自然都知道还没有见到宝物之前就开始拼命是一个很愚蠢的方式。

    只是在那些炼精化气的修士们准备开始进入洞府的时候,一股属于炼气化神之境的威势瞬间碾压开来,使得那些炼精化气之境的修士们面色大变,即使是五台山的那两个炼精化气之境的修士也是一样。

    但见,在后面的军队中,一个身着白色长衫,手中握着一柄折扇的年轻男子面带笑容的走上前来,瞬间打开折扇,先后看向五台山的那位女性修士,还有言道行,开口说道:“在下任钧,来自于海外群岛,目前在闯王军中担任军师,不知道两位来自于哪里?”

    既然对方已经自报家门,言道行和那个五台山的女性修士也不好继续沉默下去。

    五台山的那个女性修士也走了出来,对着那任钧说道:“在下廉红药,五台山万妙仙姑许飞娘的弟子。”

    廉红药?她和原著世界中的廉红药一样,还是说只是名字一样?

    看着廉红药,言道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关于《蜀山剑侠传》原著中的廉红药,只是这个世界乃是以《蜀山传》电影为本,演化出来的一个世界,峨眉的变化更是大不一样,这个廉红药或许只是名字相似,命运不同,但也可能与原著中的一样也说不定了。

    “廉仙子有礼了……不止这位兄弟是……?”

    “青城言道行!”

    短短五个字,却让在场的人面色纷纷发生了变化,如今正道之中以峨眉为尊,但青城多年以来就与峨眉并立巴蜀之地,为正道魁首,硬要形容的话,峨眉和青城,就类似于金大侠书中世界里的少林和武当,少林为武林至尊,但在武当面前也不敢硬说自己天下第一。

    那任钧面色变化,很快便再度微笑起来,对着言道行拱手说道:“原来是青城的道友,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了,青城不愧是仙家福地,道友也是仙气盎然,神仙中人一般。”

    言道行听着任钧恭维自己的话,眉头微皱。

    这小子这么恭维我,莫不是看上我了,想要追我?等会离他远点……

    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言道行保持着礼貌又不失距离的微笑对着那任钧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言道行的身份,有的人惊讶,有的人提防,有的人则是亲近。

    那五个华山弟子向着言道行走来,那个最年轻的修士来到了言道行的面前,对言道行说道:“道兄有礼了。”

    华山虽然被毁了,但是却依然算是正道门派之一,对待他们便不好在那么疏远了,虽说言道行并不想搭理他们。

    “道兄有礼。”

    “不知道兄师尊名讳,我也曾听自家师尊说过青城的各位仙长,或许家师与道兄师尊相识也说不定。”

    “家师陈太真。”

    “原来道兄是五岳行者的高徒!”

    五岳行者是陈太真的尊号,因此言道行立刻点头,说道:“我只是师尊的一个弟子罢了,高徒谈不上。”

    “呵,华山的小子,他们青城乃是名门大派,你现在就开始攀亲戚,未免有些不够资格,这洞府乃是前辈仙人的遗宝,你再攀亲戚,难道这青城的高第还能把遗宝让给你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