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阴阳索(1/3,求订阅)-道士的-
道士的

第183章 阴阳索(1/3,求订阅)

    转头看去,发现是那个一直在自己下棋的老者对他说的话,没等言道行询问,那个老者再度开口说道:“要想带我出去,那就要在棋艺上胜过我,你不行,不要浪费机会,你现在可只剩下两次机会了。”

    现在言道行基本上也清楚了,这个宫殿里面的人全部都是人形化的法宝器灵,想要得到法宝就必须要让一个器灵愿意和自己一起出去。

    比如说下棋的这个老者,只要能够在棋艺一道上超过他,便有机会更进一步的让他跟着你离开。

    至于之前拒绝了言道行的练剑男子,大概率是要表现出足够强大的剑道修为才可以让其刮目相看,有机会带其离开。

    这么看来,我需要表现出自己擅长的地方才行,只是想来想去我都没有什么擅长的地方怎么办

    正在言道行思考的时候,那些在宫殿里面玩闹的孩子里面,一个小男孩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身后的同伴,不小心一头撞在了言道行的身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反应过来,言道行立刻伸手把对方拉了起来,帮助那个孩子休整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揉了揉这个小男孩的脑袋,便准备四处走走,找找自己可能带走的器灵。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男孩却伸手拉住了言道行的衣袖,对其问道:“你会讲故事吗?”

    “讲故事?我当然会,可是我现在”

    话没说完,言道行突然看到了小男孩眼中流露出的一丝期待和鼓励,恍然间他突然想到,器灵并非是真人,年龄和外貌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反而更贴近于他们的性格,性格沉稳老练的基本上都是中老年的外貌,而活泼不甘于安静的,大体上都是孩子的样子。

    想到这里,言道行突然想到了什么,盘膝坐在了地面上,对那个小男孩说道:“我有很多故事,现在我一点点讲给你听,如何?”

    “不仅仅是我要听,我的伙伴们都喜欢听故事,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叫他们来这里一起听故事。”

    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小男孩把言道行要讲故事的事情告诉了宫殿里面的每一个器灵,很快就集结来了七八个不同年龄的孩子,围着言道行坐成一圈,等待着言道行开始讲故事。

    故事这玩意,看了那么多电影和,言道行自然不虚,略微挑选了一些,便从迪士尼合家欢系列讲起,这玩意对于孩子来说,基本上都是大杀器。

    虽说这些孩子模样的器灵很可能都是数百上千年的年纪,但他们能够保持孩子一样的外貌,就说明他们的心底还是和孩子一样保留有很大一部分的纯真,没有太大的差别。

    一个时辰,两个小时,说的口干舌燥。

    当之前说规则的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来到言道行面前,告诉他时间快要到了的时候,围着言道行听故事的那些小孩子里面,明显有几个是一脸的不舍和失望。

    此时,小男孩看着言道行,对他笑了笑,转头对着自己的那些同伴说道:“和他离开这里,便可以继续听故事,当然也可以就这样放弃,反正我们这么多年下来,今后也没有什么不同,不是吗?”

    话说到这里,小男孩看向了一个大约有十一二岁的少年,他走到了对方的身边,对其说道:“想要去外面看看那就去,这个小家伙实力虽然不算很高,但是身上有一股我喜欢的味道,只要不死,前途无量,你既然已经动了心思,便不要压制自己的想法,去吧。”

    “可是你们都留在了这里,我”

    摆摆手,小男孩说道:“你们这些家伙住在我们两个的体内那么久,我可是有些厌烦了,能走一个是一个,我清净。”

    小男孩的话刚说完,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女便冷哼一声,但也没有说什么。

    沉默半晌,那个少年终于缓缓点头,对小男孩说道:“我决定了,我会和他一起出去,这么多年来多谢你们的照顾了。”

    哈哈一笑,小男孩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说道:“去吧,这是你的机缘。”

    身着宽大道袍,披散着一头漆黑长发,肤白如玉的翩翩少年站起身来,看着言道行伸手对其说道:“我叫做阴阳索,白索为阳,化罡封天,黑索为阴,玄煞夺魄,你身负煞气,又有道门法力,的确是最适合我的主人,当然故事今后也不能少。”

    言毕,阴阳索伸手握住了言道行的手掌,顿时言道行便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便再度出现在了青云宫的入口处,而原本和他握手的阴阳索,则是化为了一条一半黑一半白的锁链,缭绕着言道行的丹田缓缓旋转。

    以言道行如今的实力,想要催动阴阳索并非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无论是法力还是神念的压力都极大,如非必要不会轻易使用,等到言道行达到炼神化虚之境后,便可以把阴阳索当成常用的法宝了。

    至于阴阳索一口说出自己身负煞气的事情,言道行倒也不担心什么,法宝的能力如果按照修士来说,那就是相当于炼虚合道甚至于之上的仙人层次,因为法宝其实是修士达到了仙人层次,最少也要在炼虚合道层次才可以炼制出来的东西。

    之前言道行面见伏魔真人姜庶的时候,对方没有看出自己身上的煞气,现在自然也没有可能,大概率阴阳索是因为自身也是可以操纵煞气,才会对言道行体内的煞气那么敏感。

    看守青云宫的老者看着言道行从里面出来,并不认为他拿到了法宝,在他看来言道行应该是得到了一件法器就出来了,要知道就算是青城的二代弟子,也不是人人都有法宝的。

    没有多费话,老者伸手一挥,一道青色云雾缭绕在言道行的身上,把他送出了青云宫,而当言道行再度回到自家师尊的洞府时,却发现自家师尊竟然已经回来了,就等在洞府之中,显然他在青云宫里面待了一个时辰,外面却显然不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