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当世一流,拳镇一地!-道士的-
道士的

第19章 当世一流,拳镇一地!

    “言道长,这便是小女玉蓉,还请道长施以援手。”

    “刘会长,我既然来了自然会全力以赴,还请你放心就是,不过在我施法之前,还请刘会长和毛道长暂避。”

    “这当然,这当然……”

    二话不说,刘天佑立刻拉着毛宁川迅速离开了房间,并且把大门从外面小心翼翼的关了上去。

    看着离开的刘天佑和毛明川,言道行立刻从怀里取出了那只牡丹木钗,当言道行的手握在这只牡丹木钗上的时候,立刻就听到了来自于寄居在其中的刘玉蓉的声音。

    “言先生,还请把木钗放在我的胸前,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言道行知道,刘玉蓉肯定是明白了一些关于她自己身体和生魂之间的问题,所以才会如此有信心,自然言道行立刻便按照她所说的那样,把那只牡丹木钗放在了刘玉蓉的胸前。

    牡丹木钗放在刘玉蓉胸口的一瞬间,刘玉蓉那如烟纱一样的生魂便从牡丹木钗中涌出,缓缓的悬浮在其身体的上方。

    刘玉蓉看着自己的身体,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笑容,缓缓的在半空躺下,动作与其身体一般无二,同时刘玉蓉的生魂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召一样,立刻向下坠了下去,迅速的融入了其身体之中,灵肉合一,立刻使得刘玉蓉身上的生气多了起来,不再像是一个濒死的人了。

    看到这条信息,言道行便确定刘玉蓉是真的已经被自己救过来了,随即言道行立刻伸手准备把牡丹木钗拿回来。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推开:“对不住,言道长,我实在是有些担心小女玉蓉,所以……”话音未落,一脸焦急的刘天佑和毛宁川从外面闯了进来,让言道行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刘天佑和毛宁川看着把手伸向刘玉蓉胸部的言道行,言道行转过头看着自己伸向刘玉蓉胸部方向的手,一时之间场面变得安静了下来,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气氛非常的凝重。

    呵呵,好尴尬啊……

    “咳咳,言道长,你这是……”

    没等毛宁川把话说完,言道行立刻一副守财奴的样子,一把把那只牡丹木钗从刘玉蓉的胸口上拿了起来,直接塞进了自己的怀里,这一熟练的动作,着实让刘天佑额头上的青筋跳了那么三跳。

    “不好意思毛道长,这件东西是我的,不能给你看。”

    “……”

    谁特么想要看那破玩意,看你那守财奴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只金钗呢!

    刘天佑上前一步,看着言道行,虽然说刚才的状况有些可疑,但刘天佑很清楚任何事情都要搞清楚来龙去脉,贸然就怪罪和呵斥对方,如果错怪了不仅仅得罪了对方,更是把一个原本可以有机会成为朋友的人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作为一个在上海滩发展出了偌大的刘氏商会的掌舵人,刘天佑自然不会那么无脑。

    “言道长,不知道小女如何了?”

    “刘会长,已经没有问题了,生魂归体,过一阵子就可以醒来了。”

    听到这话,刘天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他紧忙跑到了刘玉蓉的身边,看着自己女儿那恢复了三分血色的脸颊,还有明显要比之前有力多的呼吸,刘天佑立刻对毛宁川喊道:“毛道长,还请过来帮我看一看。”

    毛宁川没有任何迟疑,立刻走上前去,但见他单手在身前一划,然后又在双眼之间一抹,口中念念有词,最终伸手按在刘玉蓉的眉心处,大约在三四个呼吸之后,毛宁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缓缓的点了头。

    “恭喜刘兄,玉蓉的三魂七魄已经完全归位,没有大问题了,只要休养一阵子应该就可以恢复健康,只是她终究是生魂离体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休养的时间可能会很长,至少也要三年五载才可以完全恢复过来。”

    “无妨,无妨,只要玉蓉无事,三年五载的休养完全没有问题……”话说到这里,刘天佑突然想起了言道行来,他立刻起身来到了言道行的身前,双手抱拳给言道行深深鞠了一躬,口中连连感激道:“言道长,真的是多谢你了,可笑之前我还在怀疑言道长是否能够把小女救回来,真的是万分感谢,还请言道长在我们刘府暂时住下,我会好好报答言道长的!”

    言道行可不是什么高风亮节不食人间烟火的主,他听着刘天佑的话,立刻点头答应道:“正好我在上海滩也没有什么住处,那就打扰刘会长了。”

    “不打扰,不打扰……来人!请言道长去东厢房那里住下,一应食宿要与我齐平,言道长若是有什么要求,全力以赴的满足!”

    伴随着刘天佑的话音落下,管家带着两个仆从走了上来,先是对着言道行行了一礼,然后便礼数充足的带着言道行暂时离开了这里,去往了东厢房的客房住下。

    看着离去的言道行,刘天佑又对自己身边的随从吩咐了一下,让他去把自己的妻子请来,这才转头看向毛宁川。

    “宁川贤弟,你觉得那言道长怎么样?”

    “他的道术水平我看不出来,但他的武道修为我倒是看的明白,皮肉筋骨皆强于寻常武者,一挥手一抬足都带着一丝凶戾之气,绝对是一名武道高手。”

    “武道高手?又多高?”

    “应当不弱于那所谓十二大武馆的馆主了。”

    “嘶……十二大武馆的馆主?你曾经和我说过,他们那种层次已经算得上是当世少有,那言道长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造诣了吗?”

    “当世少有,却也是有的,在我们的圈子里面,那十二大武馆的馆主最多也就是二流,这世上真正的超凡脱俗者,可是要比那所谓十二大武馆的馆主强多了。

    当世一流,拳镇一地,指的便是他们,那可是我心心念念都要差上一步的境界,非人力可轻易达到,乃我毕生之追求。”

    “可是你毕生之追求不是要把你茅山的道术发扬光大吗?”

    “……毕生的第二个追求,第二个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