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破而后立(三合一,六千大章,求订阅)-道士的-
道士的

第180章 破而后立(三合一,六千大章,求订阅)

    “大师兄,人人都说你待自己的两个弟子如亲生子,如今一看还真是如此,既然大师兄你的话都说到这里了,那么我们两个自然也会当他们为自己的弟子一般,大师兄放心便是。”

    听到纪登的话,陈太真哈哈一笑,说道:“纪登师弟,涂雷师弟,今后那就麻烦你们多费心了。”转头看向言道行,陈太真继续说道:“道行,那些天淫教的妖人既然开始追杀你,那就代表你发现了他们的所在,现在就把那里的情况告诉我们。”

    “师尊,两位师叔,那个万煞凶穴就在六岩镇不远处,天淫教的那些妖人应该早就查明了地方。

    如今他们借以法器打通了通往万煞凶穴的地道,并且把六岩镇的居民全部抓了过去,为的就是要借以万煞凶穴中的煞气,六岩镇居民们的生魂和血气,炼制出来一套足够强大的玄阴聚兽幡,借此放出被峨眉白眉真人封禁镇压的妖尸谷辰。

    如今在万煞凶穴中还有两个人,看起来应该是天淫教的高层,实力至少要比那个被师尊杀死的最强者要强不少。”

    “妖尸谷辰……天淫教的这帮妖人竟然打的这个主意,如果真的让他们在这个峨眉自顾不暇的时候得手了,那么妖尸谷辰这个大魔头再度现世,必将引起天下大乱,这本就在战火中艰难求生的华夏子民,可就没有多少活路了。”

    “大师兄,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能够让他们得逞,现在我们就去阻止他们!”

    听着陈太真和涂雷的话,言道行继续说道:“师尊,我之前进入其中探查情况的时候,使用飞剑把他们布置好的符箓和道纹破坏了一部分,应该不会立刻开始炼制新的玄阴聚兽幡,我们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陈太真听到这话,眉头微皱,对言道行说道:“道行,你被那些天淫教的人追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言道行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是逼不得已,被发现之后才动手的,他对着陈太真点点头,说道:“师尊,我总要为了你们的到来拖延一些时间,否则一旦他们动手了,那些六岩镇的居民们可是难以存活下去了。”

    此话一出,陈太真脸上流露出感叹之色,显然对于自己这个大弟子越发的满意了,不仅仅天赋极高,而且对于普通人也有慈悲之心,为此不惜把自己陷入险境,如此的性格当是一个合格的青城弟子。

    不仅是陈太真,涂雷和纪登的脸上也都有了笑意,对于自己这个师侄也是满意的很,如果说刚才答应陈太真要把言道行当成自家弟子对待是因为陈太真的面子,那么现在就是实打实的从心底这样想的,天赋高,为了正道甚至可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的弟子,便是他们最为喜欢的那一种,无论是涂雷还是纪登,都不会小气对待的了。

    “好了,既然道行你给我们争取了时间,那么我们也不应该继续拖延了,现在咱们立刻向着那处万煞凶穴进发吧!”

    “好,既然是赶路,那就交给我了。”

    涂雷说话间,取出了一艘梭舟抬手一掷,那梭舟便化为了一人大小,射出五道金光把五个人接引到了其中,然后电射而出,沿着言道行指引的方向加速赶去。

    来到万煞凶穴入口的时候,梭舟没有任何的迟疑,猛地向下钻入了洞穴之内,在洞穴之中迅速前进,终于来到了六岩镇的那些昏迷的居民上方。

    透过梭舟看着下面的那些六岩镇居民,没等言道行感叹这梭舟的威能强大,五个人便再度伴随着一道金光离开了梭舟,出现在了洞穴之中。

    此时,涂雷看着那些人,估计了一下人数,打出一个手印,顿时那梭舟自行旋转了起来,释放出大量的金光照射在了那些居民的身上,使得那些昏迷中的六岩镇居民迅速消失在了洞穴中,被装入了那看起来只有一人大小的梭舟之内。

    当六岩镇那两三千的居民被完全装入了梭舟内之后,纪登立刻笑着说道:“涂雷师兄,你这金霞乾坤梭当真是威能不凡,看来比起传说中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也相差不远了吧?”

    “那九天十地辟魔神梭终究是上古神物,我这金霞乾坤梭虽然是近古奇珍,但是比起那九天十地辟魔神梭终究还是有差距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言道行可以看得出来,涂雷对于这只金霞乾坤梭可以说是极为喜欢了,一件近古奇珍的法宝,在青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同为二代弟子也少有人能够得到这般法宝。

    法宝不同于法器,法宝乃是有了灵性,蕴含一条道韵的奇珍神物,个别强大的法宝甚至可以修行成人得到成仙,却是法器根本无法相比的。

    如今的言道行,连顶级法器都没有多少,更别说法宝了,要知道在主神那里,一件法宝至少也要数万轮回点和至少a级以上的支线剧情,这还是对低级的法宝,若是想要找到合心意的法宝,如涂雷手里的金霞乾坤梭,没有个十万以上的轮回点,复数的a级支线剧情,那是根本不可能兑换出来的。

    简单的来说,言道行对于涂雷的金霞乾坤梭很眼热,可惜也就是眼热一下了,根本没有办法搞到手。

    涂雷伸手一招,那金霞乾坤梭迅速缩小,化为一点金光落入了涂雷的手中消失不见。

    “那些六岩镇的居民在我的金霞乾坤梭中很安全,他们可以在里面生活的很好,我们不需要担心他们了,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去彻底解决掉那两个天淫教的妖人。”

    在说话的过程中,陈太真伸手一招,把插在地上的两杆玄阴聚兽幡抓在了手里递给了言道行让他放好,这些玄阴聚兽幡在洗练之后都可以用来为六兽白云幡增添威力,况且这件事情自家大弟子费心费力,还冒着很大的风险,自然便是给自家弟子作为补偿了。

    “道行,留仙,你们两个跟在后面,我们现在进入万煞凶穴!”

    “遵命!”

    “谨遵师命!”

    应了一声,五个人三前两后,沿着通道进入了万煞凶穴。

    感受着越发身周越发浓郁的煞气,纪登伸手一指,便有一道青气射出,缭绕在五人的身周格挡煞气的侵袭。

    五个人的脚程都极快,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万煞凶穴入口处的岩石高台之上,他们看着那如同逆天瀑布一般从地穴之下喷涌而上的漆黑煞气,脸上都流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色,尽管他们早有准备,但如此规模的煞气,也还是让他们大为惊讶。

    “大师兄,你看下面!”

    陈太真沿着纪登指出的方向看去,立刻便看到了围绕在喷涌而出的煞气周围旋转不休的八十一面玄阴聚兽幡,在下方那两个天淫教修士的操控下,不断的汲取煞气增幅玄阴聚兽幡的威力,幡面上的那些远比野兽更强大的妖兽,在漆黑的幡面上不断的游走咆哮,颇有种活灵活现的感觉。

    “幸好发现的早,否则一旦让这八十一面玄阴聚兽幡真的吸饱了这里的煞气,恐怕立刻就会让这两个天淫教的妖人得到一套,每一面都仅次于法宝的顶级法器构成的玄阴聚兽幡了!”

    “大师兄,涂雷师兄,我们动手吧!”

    “好,动手!道行和留仙,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冲动,见机行事,保全自己为上!”

    话音落下,陈太真伸手一挥,白玉飞剑当下便向下射去,而陈太真也紧随其后,驾驭飞剑朝向那两个天淫教的修士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涂雷身周金霞流转,驾驭金色遁光紧随其后,手中掐动法诀,刺目的金色神雷在其手中凝聚而出,至于纪登则是驾驭着一套三柄飞剑,交叉旋转,如螺旋钻头一般径直向下坠落而去,他是最后一个冲下去的,却是最先到达那两个天淫教修士之前的人!

    轰!

    各色光芒混合着漆黑的云烟炸裂开来,三位炼神化虚境界和两位炼气化神巅峰境界的修士大战,根本不是言道行和陈留仙可以插手的,甚至于他们连远程观看都非常困难。

    陈太真和涂雷都是炼神化虚境界的修士,他们两个合力对付天淫教的那个炼神化虚境界的修士,而同为炼气化神巅峰的纪登和另外一个天淫教的修士,则是远离了那三个炼神化虚的大修士,单独斗法起来。

    言道行看着下方斗法的两个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他们两个斗法是言道行勉强可以看得明白的。

    纪登显然也是和他一样,主修《明河洗剑经》的剑修,而他的本命飞剑便是那三柄一套的三合一飞剑,言道行在过去的一年里面,也曾看到过有使用复数飞剑作为本命飞剑的人,这样选择的修士无一例外,他们的复数飞剑都是一套的飞剑,可以进行飞剑合并,融为一体,化为一柄强大的飞剑来斩杀对手,显然纪登也不会例外!

    三柄飞剑全部都是如水一样的碧绿之色,剑身表面波光粼粼,更有水波涟漪,如同使用纯粹的水打造出来的飞剑一般。

    在纪登的驾驭之下,那三柄水一样的飞剑却充斥着惊人的杀伤力,飞剑本身乃至于剑光都是时隐时现,使得那个天淫教的修士疲于应对,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碧波隐杀!”

    轻喝一声,那三柄水一样的飞剑瞬间合而为一,一道天河之水般的剑虹炸裂开来,横贯长空,轰然劈斩在了那天淫教的炼气化神修士的身上,瞬间斩开了那个炼气化神修士身周的乌云黑烟,掠过了他的身体,瞬间湮灭了其神魂和身体生机!

    三柄水一样的飞剑分散开来,卷起那天淫教炼气化神修士身上的法器归入了纪登的手中,而其尸体则是径直坠落到了下方的地穴之中,被其中的煞气彻底吞噬消失无踪。

    纪登斩杀了对手,便看向了下方的三人,此时那个天淫教的副教主已经被完全压制了下来,眼看着迟早都要死于陈太真和涂雷之手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天淫教副教主突然自爆法器,使得陈太真和涂雷暂避锋芒,同时他突然自爆了肉身,肉身爆炸后的血肉化为一道血光,包裹着那天淫教副教主的元神瞬间遁走,其速度之快无论是陈太真和涂雷,还是等在后面的纪登,都来不及阻拦他的离去。

    言道行和陈留仙看着迎面冲来的血光,立刻感受到了威胁,二话不说,言道行立刻拉着陈留仙暂避锋芒,欲要避开那血色遁光的冲击。

    只是操控着血色遁光的天淫教副教主的元神显然是抱着想要拿言道行和陈留仙这两个青城小辈撒气的想法。

    尤其是当他认出言道行这个发现了他们的小贼之后,更是宁愿耽搁一下逃跑的时间,也要让这个青城的小贼为这一切付出代价!

    一道血光正面轰向了言道行和陈留仙。

    见此,言道行伸手推开了陈留仙,张口喷出飞剑施展剑光化虹,全力以赴,正面硬憾那道血光。

    然而一个炼神化虚之境的修士,就算是自爆肉身,匆忙逃走的随手一击,也不是一个炼精化气的修士可以抵挡下来的,当紫星河所化的紫色星河般的剑虹与那血光正面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立刻引发了剧烈的爆炸,言道行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口中溢血,内府遭受到了重创,一身修为几乎被打散大半,实力大损。

    紫星河也把随着言道行的重伤剑光暗淡,归入了言道行体内。

    重伤之体,言道行的身体在对方有意为之的情况下,不免的落向身后的逆流的煞气瀑布,小半的身体浸入了煞气之内,眼看着言道行全身要泡入煞气中的时候,却被急忙赶来的陈太真一把抓住拖了出来,手中的丹药和灵液不要钱一般的扫入言道行口中,同时运使法力驱逐那些渗入言道行体内的煞气!

    此时的涂雷和纪登,则是目眦欲裂的朝向那逃走的天淫教副教主的元神追了过去,只是面对施展了天魔解体**的炼神化虚之境的修士,他们的速度根本无法追的上对方!

    昏昏沉沉之中,言道行还以为自己要回归轮回都市了,他还有心情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所得,相对来说应该不算太亏,甚至于还有小赚,倒也勉强值回票价了。

    只是言道行显然没有等来回归,他被身上的剧痛痛醒了。

    倒吸了一口凉气,言道行睁开眼睛,他只觉得自己此时头昏脑涨,五内俱焚,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打散了一样,全身酸痛无比。

    仔细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他发现自己就在自家师尊的洞府中,此时的他正泡在一个巨大的水缸里面,水缸中是某种散发着灼热气息的药液,正咕咚咕咚的沸腾着,而他就像是大瓮里面煮着的无毛鸡,只是他体内有着一股源源不断的冰冷气息,在抵抗着外面药液向他体内渗入的灼热气息,两相抵消,反而使得他完全不觉得太热和太冷。

    这个时候,陈留仙拎着一大桶的药液走了进来,他看着已经醒来的言道行,立刻面露惊喜之色的走了上来,对言道行说道:“师兄,你醒了!师尊说的果然不错,你这几天就会醒来,果然你今天就醒了!”

    看着陈留仙,言道行嗓音沙哑的说道:“留仙,我昏迷多久了?六岩镇那边怎么样了?”

    “师兄,你昏迷了一个月了,至于六岩镇那里,事情都解决了,然后师尊和两位师叔带着我们回山了,只是师兄你身受重伤,体内也侵入了大量万煞凶**的煞气,所以需要一直泡在这以六阳草为主药熬制出来的药液里面拔除煞气。”

    “我需要泡多久?师尊说过吗?”

    “师尊说至少需要泡大半年才行,你体内的煞气太强了,只能够缓缓图之。”

    其实陈留仙并未把话说完,陈太真实际上对于言道行体内的煞气状况很不看好,虽说大半年可以拔除煞气,但是煞气的影响是难以解除的,在陈太真看来,自己这个大弟子未来很可能无法继续修行了。

    不过陈太真也和陈留仙说过,言道行的遭遇最大的责任便是他这个师尊,因此就算是耽搁了自己的修行,陈太真也要想办法解决掉自家大弟子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陈太真下山去为言道行寻找灵药去了,并且嘱托了涂雷和纪登多多来照看一下言道行。

    这些事情陈留仙都没有对言道行说,他怕自己说出事实会刺激到自家师兄,最起码要等到师兄体内的煞气都被拔除了,威胁不到生命了,再谈这些问题。

    只是无论是陈太真,还是涂雷和纪登,亦或者是小心翼翼的照顾言道行心情的陈留仙,都不知道言道行体内是蕴含三魔煞,并且习得了那强大的斩魂咒,可以吸收煞气凝聚斩魂刀潜藏于体内。

    对于其他修士来说,相当于毒药的煞气,对于言道行来说,却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吸收和解决的小问题而已。

    当陈留仙离开这里之后,言道行立刻调动起了潜藏于体内深处的三魔煞,三魔煞一分为三,化为了牛魔煞、猿魔煞、虎魔煞三种煞气,在体内不断的流转运行,吞噬着自己体内的煞气强化己身。

    对于三魔煞而言,侵入言道行体内的万煞凶穴的煞气,固然浑厚精纯,但却是无主的煞气,只能够被动的抵抗,在言道行的操控下,三魔煞化为牛猿虎三种煞气,分而吞之,一点点的把没有灵智的煞气吞噬殆尽,没有一丝一毫的留存,不会对言道行的身体造成一点的损伤。

    一开始三魔煞还太过于弱小,每当吞噬了一些就需要消化一段时间,而随着吞噬次数的增加,三魔煞的体积越来越大,终于每次吞噬可以吞噬掉很大的一部分,当最后的一小团煞气被三魔煞吞噬之后,言道行的身体彻底的恢复如初,而三魔煞则是化为了一团坚实的漆黑球体,悬浮在中丹田之中,仿佛在孕育什么一样,无论言道行如何探查都探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够把三魔煞隐于体内深处,静待孕育结束了。

    煞气既然已经被完全解决,言道行便不在那些药液里面泡着了,他走出了那巨大的水缸,穿上衣服,走出洞府,来到了外面的院子里面,他看着院子中随风而动的花草,盘膝坐在了院子中,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之前被那个天淫教的副教主打散了大半的修为,如今在自家师尊不要钱一样的灵丹妙药的补充下,身体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只需要重新修行便可以再度恢复修为。

    《明河洗剑经》从第一篇到第二篇,圆融无碍的运转起来,言道行在体内那些药力的支援下,没有一丝疲惫的迅速恢复着自己的修为。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修行到了什么程度,言道行迟迟不曾醒来。

    此时,陈留仙跟着纪登来到了洞府之中,陈太真不在青城山上,自然需要纪登来检查言道行的情况,并且施展道法为言道行驱逐一些可以剥离出来的煞气。

    然而当他们走入洞府的时候,看到的却只是一个空着的大缸,缸中的药液还在沸腾,但是在里面养(水)伤(煮)的人却不见了。

    面色微变,陈留仙立刻便要出去找言道行,但是站在他身边的纪登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他看向了洞府后面的药园,那里隐约有着一种让他极为熟悉的气息存在。

    “留仙,去药园看看,我感觉到那里有人在修行《明河洗剑经》!”

    “修行《明河洗剑经》难道是师兄?”

    话音落下,二人立刻离开洞府来到了药园,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立刻看到了一片紫色的星空在药园中缭绕,一个人影盘膝坐在当中,体内的真气缓缓流转,终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