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到来(3/3,求订阅)-道士的-
道士的

第179章 到来(3/3,求订阅)

    “这小贼竟然休走!”

    来追言道行的这六人里面,五个炼精化气之境的修士,一个则是初入炼气化神之境的天淫教长老,至于留在万煞凶穴中的两个修士,一个是炼神化虚之境的天淫教四大副教主之一,一个则是炼气化神之境巅峰的大长老。

    如今一个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释放出的雷火竟然打歪了,这个消息如果传回去,恐怕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要成为天淫教的笑柄了!

    因此这个天淫教的长老没有二话,一改刚才稳坐钓鱼台,使用雷火抢人头的战术,一往直前,全力以赴对着言道行动手了!

    实际上在场的这些人里面,唯有言道行自己知道,那个天淫教的长老哪里是打歪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打歪。

    只是在被击中濒死的情况下,言道行立刻把含在嘴里的那一粒,在主神那里兑换来的归元丹吞服了下去,恢复了大半的伤势和真气,这才看起来仿佛没有太大的问题一样,实际上如果不是这一粒归元丹,刚才言道行也就基本上凉凉了。

    收回青澄剑,言道行咬破舌尖,一口心头血吐在了紫星河上,顿时紫星河那紫色的剑光上带上了一缕血色,速度激增三成,拉开了与另外那四个天淫教核心弟子的距离,只是这种程度的速度增幅,在一个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面前,却也不是那么有效了。

    “小贼,给我死来!”

    轰轰轰

    一团一团漆黑的雷火四溢的炸裂开来,如同流星一般从言道行的身后射来,在地面和半空上炸裂出一个个硕大的火球。

    轰隆!

    紫星河挥剑一挡,言道行的身体被直接炸飞了出去,落在地面上撞断了三四棵大树才终于停了下来,张口喷出了一大口的淤血。

    狠狠一咬牙,便准备爬起来继续向前逃走,却突然看到一共三十六杆玄阴聚兽幡出现在了自己身边,三十六只魔化野兽生魂伫立于魔云之上,虎视眈眈的盯着言道行,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分神化念已经不是一件难以办到的事情了,对于任何一个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来说,分神化念都是如呼吸一样简单的事情,一般来说,炼气化神之境的修士在刚刚突破的时候,只需要略微的修行一下,便可以分化出数十个神念,其中优秀的个体,上百个神念也并非是不可能,到了这个层次,只要力量足够,同时御使复数的法器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这个天淫教长老便是如此,一次性操纵三十六杆玄阴聚兽幡结成玄阴炼魂聚魄大阵,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悬浮在半空,那天淫教的长老看着言道行,面露残忍之色的说道:“小子,我会把你的生魂抽出来,在魔火中炙烤百年,好让你知道,闲事可不是那么好管的!”

    言毕,那天淫教长老便抬手欲要把言道行的生魂抽出来,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天边响起。

    “我自家的弟子,我自家管教,多谢这位道兄美意了,你的手段还是留给你自家的弟子为好!”

    伴随话音落下,一道白色的剑光掠过夜幕,隔空而来。

    剑光飞射,突然间绽放光明,一头扎进了那天淫教长老的玄阴炼魂聚魄大阵之中,仅仅只有三十六杆层次较低的玄阴聚兽幡结成的阵法,在这道剑光的面前,仅仅只是撑了那么一瞬间,便猛地崩溃了开来。

    剑光四射,一道散发着白光的虚幻身影从白玉飞剑中浮现了出来,伸手握住了白玉飞剑的剑柄,面带淡笑的看着那个天淫教的长老,威势一时无二。

    此时,那天淫教长老看到这一幕,可以说是面色剧变,他浑身颤抖,不敢置信的看着来者,嗓音沙哑的说道:“这,这是元神出窍,你是炼神化虚的大高手!”

    “你目光不错,可惜入了邪道,下辈子不要在如此了。”

    话音落下,陈太真挥舞手中的白玉飞剑,隔空对着那天淫教的长老斩出了一剑,顿时豪光大放,夜幕被白光所照亮,宛若白昼。

    白光散去,那天淫教的长老肉身没有任何伤口的跌落在地,摔成了一滩肉泥,刚才那一剑攻击不在肉身,而在神魂,神魂已灭,肉身便只是真正的臭皮囊罢了。

    陈太真的元神落在了言道行的身边,他松开了手,白玉飞剑立刻化为一道白光瞬间掠过了那剩下四个人的脑袋,彻底的消灭了来追杀言道行的天淫教修士。

    看着言道行,陈太真的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这两个弟子仅仅一年的时间便有了如此的能力,可以说是在三代弟子中都少有,他陈太真自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道行,凝神静气,我助你恢复伤势。”

    “多谢师尊!”

    言道行倒也不耽搁,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开始运行明河洗剑经恢复自己体内的伤势和真气,此时陈太真则是对着言道行一指,一道充裕到了极致的灵气注入了言道行的体内,加速他身体伤势和真气的恢复。

    当言道行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脸担忧之色的陈留仙,而在陈留仙的身后,则是已经回归了自己肉身的陈太真,还有另外两位年纪各异,但给人的感觉却与陈太真相仿的道家修士。

    毫无疑问,那两个没见过的道家修士,自然便是陈留仙传音中的两位青城的师叔了。

    立刻起身对着陈太真行了一礼,口中称谢,随即再度对着那两个道家修士行礼,开口说道:“弟子言道行,见过两位师叔。”

    “我知道你,你是我大师兄的大弟子,我叫涂雷,你可以叫我涂雷师叔。”

    涂雷的话音落下,另外那个表情略显冷冽的道家修士,则是咧出了一丝笑容,对言道行简短的说道:“我叫纪登,你,很好。”

    此时,陈太真笑着对言道行说道:“道行,你这两位师叔与为师最为亲厚,今后若是有什么事情找不到为师,你也可以去找这两位师叔,你可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