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陈太真-道士的-
道士的

第162章 陈太真

    没有任何犹豫,言道行单手一掷,青澄剑飞纵而出,射向幡面有着猎豹图案的那面玄阴聚兽幡,但没等青澄剑的靠近,那面玄阴聚兽幡上方悬浮的猎豹主魂,怒吼一声,张口喷出了一道黑色魔火,正面撞向了青澄剑,发生猛烈的爆炸,把青澄剑瞬间炸飞了开来。

    手掐剑诀,青澄剑立刻飞回言道行手中归入体内,同时言道行立刻施展出了缩地消失在了原地,想要借以相位移动穿过三面玄阴聚兽幡形成的阵法阻拦,但是在言道行靠近阵法边界的黑色烟云之时,一向无往不利的相位移动却失去了效果,言道行只觉得自己撞在了一面无形的橡胶墙壁上,被立刻弹了回来。

    “哈哈哈,小贼,你以为区区隐身术就可以脱离阵法的包围了吗?就算你功力精纯,飞剑锋利,也要在我们的阵法之下饮恨当场!”

    那面具男子话音落下,立刻双手挥舞,打出一个个法诀,顿时那三面构成了小型阵法的玄阴聚兽幡无风自动起来,猎猎作响,幡面上方悬浮的主魂纷纷咆哮,在那三人的操控下一齐向着言道行喷出了漆黑的魔火!

    “玄光钟!”

    低喝一声,玄光钟脱手而出,悬浮在头顶,黑色的大钟虚像笼罩在言道行的身上,抵御着那些魔火的侵袭,只是玄光钟的材质本来就不如青澄剑,在魔火的炼化之下,玄光钟本体的表面逐渐产生了细微的裂痕,显然已经濒临崩碎了!

    此时的言道行倒是果断,他伸手一指,玄光钟立刻滴溜溜的旋转着飞到了上空,与那三只主魂的位置齐平,随即言道行手上捏动法诀,玄光钟表面的那些细小的裂痕突然绽放出道道微光,随即玄光钟猛地爆炸了开来,爆炸的威力瞬间驱散了魔火,波及到了那三只玄阴聚兽幡的主魂,使得那三只主魂变得虚幻了三分,俨然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至于言道行自己也不好受,七窍溢血,看起来颇为恐怖,但他没有丝毫的迟疑,刚才狠下心自爆法器,为的就是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如今机会来了,他自然要紧紧抓住,否则没了玄光钟,他只能够被玄阴聚兽幡主魂喷出的魔火生生炼死了!

    不顾经脉的痛楚,言道行飞速运转起了体内真气,其双瞳绽放出淡淡的青光,张口喷出青芒,青澄剑飞纵而出,在言道行体内真气全力的灌注之下,绽放出宏大的剑芒,化为青色长虹,狠狠地撞向了三人之中最弱一个男子身前的玄阴聚兽幡之上!

    太白剑典——千里不留行!

    轰!

    青虹和黑云撞击在一起,慢慢的黑云变形,青虹也变得暗淡下来。

    砰!

    一声闷响,黑云还差一丝被突破,但此时青澄剑周围的青虹已经完全消散。

    见此,言道行刚准备从轮回手表中取出那枚上次副本尚未使用过的归元丹,补充自己消耗的真气,恢复自己的伤势,天空之上却有一道白色的剑光由上而下竖直下落,如天河瀑布般夹杂着千钧之势,轰然撞在了只剩下了一丝的黑云之上,把阵法瞬间破除。

    随即白色剑光露出了原本的模样,乃是一柄通体雪白的玉剑,而这玉剑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弹射在了三次,每一次弹射都斩下了一个人的脑袋,弹射三次剑光的轨迹构成了一个三角形,那三人的脑袋几乎同时落下,三个炼精化气境界的修士,在短短的一瞬之间便死无葬身之地,尸首分离!

    白玉飞剑飞回一个站在不远处大树之下,看起来仙风道骨的中年人袖口中消失不见,此时那中年人看着言道行,似有思索之意,走上前来,直接点头说道:“这位小友有礼了,不知小友出身于何门何派,独自一人竟和这些天淫教的余孽斗起法来。”

    言道行知道,这人大概率便是陈太真了,不过他并未太过于激动,而是一切如常的对其行了一礼,开口说道:“这位前辈,小子无门无派,来此本是为了访亲,结果亲人已去,便和自己刚刚认识的好友把酒言欢。

    结果入夜之后感觉不对,出来查探,正好看到了这些鬼鬼祟祟的家伙貌似在布置什么阵法,想要杀死整个镇子的人,因而我便出手阻止他们。

    结果在杀了三人之后,遇到了这三个手持长幡的男子,他们结成了大阵,结果我独木难支,如非前辈及时相助,可能我现在已经要死于他们手中了。”

    陈太真看着言道行不似作伪,便缓缓点头,赞赏的说道:“小友如此年纪便有这般心性和勇气,当真难得,只是我刚才看到小友剑光精纯,飞剑也非俗物,倒像是某个大门派的弟子,因此才有一问。”

    前半句是在夸奖,后半句则是在变相的询问底细了。

    如果言道行无意青城,自然可以打个哈哈糊弄过去,但他既然想要加入青城,在副本信物的作用下本就和青城有缘,自是要怎么讨好怎么说了。

    “前辈,小子我也算是有些运气,三年前踏青突遇大雨,正好躲在一处山洞想要避雨,结果山洞中有光芒闪烁,小子我好奇进入其中进行查看,结果看到了两卷卷轴和一剑一钟。

    由此我得到了修行的法门和两柄法器,只是可惜小子我学艺不精,在刚才的战斗中没有办法自爆了其中那只钟形法器,现在就只余手上的飞剑了。”

    听到这话,陈太真缓缓点头,实际上此时的他已经有了一个明悟,面前此子和自家青城有一定的缘法,当进入青城成为青城弟子,只是担心他已经加入了其他的门派成为其弟子,那样一来就算是再有缘法也不好夺人弟子。

    如今看来,此子不仅仅没有师门,更是还身负不弱的玄门正宗的根基,再加上他得到的那些法门,却是正好适合加入自家青城,成为自家弟子,只是其本身已有炼精化气境界的实力,倒是不好从最底层的弟子开始做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