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追逃-道士的-
道士的

第161章 追逃

    “须弥芥子把玄阴聚兽幡给我交出来!”

    三人中唯一一个戴面具,站在三人中央的男子,大喝一声,挥手便射出了之前那枚飞梭,朝向言道行的心口打来。

    见此,言道行手掐剑诀,青澄剑再度脱手而出,一剑劈斩在了那飞梭之上,把那飞梭打的打着旋倒飞了出去,同时言道行右手向前一指,青澄剑剑身微震,阶段性的加起速来,每次加速都改变了方向,飞剑轨迹如雷霆霹雳,横转腾挪,向那面具男子电射而去。

    “斩!”

    低喝一声,剑身之上青芒绽放,剑气四溢,锋锐之气无比充盈,逸散的剑气,在那面具男子身前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剑痕,如蛛网龟裂之痕迹,可怖可叹!

    面具后的瞳孔被青光充盈,皮肤表面有针刺刀划的痛楚之感,狠狠一咬牙,面具男子突然把手上的玄阴聚兽幡投掷而出,悬浮在其身前,有着森白野兽图案的漆黑幡面,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一团黑气从玄阴聚兽幡中溢出,化为了一团黑云汇聚在面具男子身前,正面抵挡言道行这一剑!

    砰!

    如同拳头打在牛皮上,又似刀剑劈斩在水流中,青澄剑刺入黑云,宛若身入泥潭,艰难无比,言道行调动体内真气,右手剑指再度向前一指,剑气勃发,黑云被瞬间破开,但青澄剑上的剑气也因此消耗殆尽,难以为继,被那面具男子的飞梭轻易挡下,飞回了言道行身边。

    七成力量的一剑,竟然仅仅只能够破开玄阴聚兽幡的防御,不愧是妖尸古辰赖以成名的法器,即使没有结成大阵,威力也着实不俗。

    之前杀死的三个人,因为要维持他们的计划,再加上他们对我的轻视,并未有机会动用玄阴聚兽幡,这才让我把他们轻易杀死。

    如今这三人显然是放弃了他们的计划,或者说在实行他们的计划之前,想要先解决掉我,自然不吝啬于对玄阴聚兽幡的使用。

    如此看来,我却是不能够继续和他们正面对抗,否则必败无疑。

    想到这里,言道行不再迟疑,反手打出了赤火炮,火球飞射,那面具男子打出飞梭,打爆了火球,火球爆炸开来,遮挡了视线,那面具男子他们警惕着言道行的突然袭击,然而此时的言道行不仅仅没有动手,反而伸手把青澄剑抄在手里,转身离去。

    看到言道行的动作,那面具男子立刻低声喝道:“小贼休走,还我玄阴聚兽幡!”

    怒喝一声,三人立刻追了上去,言道行逃不逃走无关紧要,但玄阴聚兽幡必须夺回来,否则此次计划一旦失败,不仅仅会坏了教中大事,更是会让他们的性命堪忧,如果能够被直接杀死已经算好的,很大可能他们会被教中长老杀死,抽取生魂,喂养玄阴聚兽幡,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

    所以玄阴聚兽幡必须追回来,否则他们生死两难。

    飞梭再度射出,只是有青澄剑和玄光钟双重的抵挡,那飞梭的速度不快,最多只能够影响一下言道行的速度,根本无法把言道行阻拦下来。

    言道行的计划,乃是把他们引出镇子,在镇子外面的森林里面想办法解决他们。

    如果这是真正的副本任务,那么大概率会有类似于好感度一样的设定,好感度达到一定限度,便可以拜入陈太真麾下成为其弟子,而好感度越高,自然也就可以有更大的可能从陈太真那里获得优待。

    至于好感度的获得方式,大概率就在镇子受到了什么程度的损伤,镇子里面的人伤亡如何,如果一个不死,镇子也被保存了下来,那么言道行在即将到来,准备收自己不知道多少代之后的家族晚辈陈留仙为徒的陈太真那里,定然可以获得最大程度的好感。

    毕竟这六岩镇也是陈太真的家乡,虽说修行之人摒弃红尘杂念,但陈太真能够回来收自己的后辈为徒,自然不可能对自己的家乡留存没有丝毫感觉。

    言道行想要把他们引出六岩镇的想法,那三人显然也是猜到了,只是玄阴聚兽幡在言道行的手中,他们三人就算是猜到了言道行的想法,也不可能放弃,玄阴聚兽幡必须追回来,那样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不能再让他往前逃了,等会我想办法拦住他,你们两个看到机会立刻和我配合布下三才玄阴阵,可惜那三个家伙太废物,否则一旦那最低限度的小型玄阴炼魂聚魄大阵,这个小贼根本无力抵抗,只能够被我们随意捏扁搓圆,可惜”

    话音落下,面具男子取出了一枚漆黑的丹药,直接从面具侧面塞进了嘴里,顿时澎湃爆裂的真气在面具男子的体内爆发开来,使其不由得闷哼一声,口鼻溢血,但同样也使得他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

    砰!

    脚下的地面突然爆碎,面具男子以脚踩飞梭电射而出,瞬间超过了言道行的身位,挡在了他的身前,同时真气流转,飞梭在其体内爆发出来的凶猛真气支援下,绽放出了阵阵灰白光芒,如虚空大锤,凶猛残暴的向着言道行砸了下来。

    “玄光钟!”

    低喝一声,玄光钟悬浮在了自己头顶,黑色的半透明大钟虚像正面抵挡那人的飞梭,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当飞梭撞在玄光钟上的时候,黑色半透明的大钟虚像震荡不已,表面更是产生了龟裂的痕迹,与此同时,受到了玄光钟的牵连,言道行嘴角溢血,内府显然受到了冲击。

    该死,这家伙嗑药了吧!

    暗骂一声,趁着对方回气的功夫,言道行手握青澄剑剑柄,准备以剑带人,脱离对方的包围,但此时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三才之位,三面玄阴聚兽幡升腾起来,悬浮在半空之上。

    黑烟流转,黑云涌动,逐渐的化为了一团三角形的区域,完全被黑云所笼罩,同时在三面玄阴聚兽幡之上,分别有蟒蛇,花豹,黑熊三种野兽的主魂在玄阴聚兽幡上升腾而起,咆哮着,嘶吼着,看着被包围起来的言道行,虎视眈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