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六岩镇-道士的-
道士的

第157章 六岩镇

    成都府,位于巴蜀,由于峨眉和青城坐落于此,得以安享太平,妖魔辟易,轻易不敢越界半分。

    言道行走在成都府的街道上,虽说这里并未因为战乱变得荒凉,却也并非是没有影响,起码大街小巷之中的乞丐数量真的是多到了一个有些惊人的程度,也就是成都府这般大城,才能够容纳得了这些乞丐,不至于让他们真的没有一丝活路。

    乱世之中,人往往比不得蝼蚁,起码蝼蚁总归是可以活下去的。

    感叹一声,言道行并未有太多的想法,他直接找了一家中小型的酒楼坐下,要了一些酒肉之后,便拍出了之前兑换却尚未花完的一根小金鱼,立刻引来了酒楼的掌柜。

    “这位客官,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这掌柜的还算是克制,但眼神时不时的瞄到言道行右手食指压着的那根小金鱼上,俨然一副脱不开眼的样子。

    轻笑一声,言道行看着那掌柜的,直接开口说道:“掌柜的,我想去六岩镇,却不知道掌柜的可否知道六岩镇在哪里?”

    听到这话,那掌柜的立刻连连点头说道:“六岩镇就在咱们成都府东北外五十里,不算是太远,只是那个地方没甚风景,只是一普通的镇子,不知道客官你要去那里所为何事?”

    似笑非笑的看着掌柜的,言道行说道:“这就不是你能够问的问题了。”

    “当然,当然,是我多嘴,是我多嘴了,客官不要介意,还请原谅则个。”

    看着连连点头哈腰,一副告饶模样的掌柜,言道行也没有太多和他废话的想法,继续开口对其说道:“酒菜给我准备完毕,再给我准备一辆马车,一个赶车的人,我要去那里找个人,至于这根金条,便是你的了。”

    言毕,言道行右手食指一弹,那根小金鱼便打着旋落在了那掌柜的手中,让那个掌柜的颇为紧张的弯腰接住了金条,当其确认金条是真的之后,便立刻对言道行谄媚的说道:“客官,你尽管放心,等你吃完东西之后,你要的马车我一定给你准备好!”

    “但愿如此,退下吧。”

    “遵命!遵命!”

    那掌柜的退下,言道行便继续开始吃自己桌子前面的东西,这个时代在饮食方面烹饪技法已经趋于成熟,甚至于不弱于后世,而且这个时代的东西那是天生天养,当真是鲜美非常,言道行吃的那是一个满足。

    一大桌子的酒菜,全部落入了言道行的肚子里面,看的伺候在不远处的小二目瞪口呆。

    用小二递过来的干净麻布擦了擦手,言道行起身来到了酒楼的外面,立刻看到了等在门口的酒楼掌柜和一个车夫模样的大汉。

    看着言道行的到来,那掌柜立刻行礼说道:“客官,我已经给了很丰厚的银钱,客官不需要费神,直接坐车前往那六岩镇就是了。”

    点点头,言道行说了句有心,便上个马车,很快马车就在车夫的驾驭下启程,向着东北方向的六岩镇行驶而去。

    即使是行走在官道上,马车也着实有些颠簸,不过对于言道行来说,这点颠簸倒也算不上什么,他只是盘膝坐在马车中,一边运行坐忘功一边思考着六岩镇的事情。

    在米拉提供的情报中,六岩镇是一处关键的地点,唯有在六岩镇即将发生的灾难中力挽狂澜,最起码救下一半以上的居民,才有机会拜入青城剑派二代弟子,号称青城十九侠之一的陈太真门下,成为青城剑派的三代弟子。

    否则一旦居民死伤过多,就算是等到了陈太真到来,也只能够正常拜入青城剑派门下,成为一个普通的不知道第七还是第八代的弟子了。

    因此现在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杀死那六个邪派修士,妖尸古辰不知道多少辈之后的灰孙子级后代弟子,如非米拉再三保证这六个人最强不超过二阶,也就是炼精化气的程度,言道行可不会冒着危险来这里找死。

    当然就算是米拉再三保证,言道行也要警惕一些才行,难保这里面不会有什么意外,如果真的不可力敌的话,那么言道行立刻就会选择去青城剑派当一个普通弟子就算了,五年的时间多少也可以让他得到一些东西弥补损失了。

    伴随着马车的停下,言道行也听到了来自于车外的喧哗声,掀开马车的门帘,言道行下了马车,看着面前写着镇子大名的石碑,缓缓点头,对那车夫说道:“好了,地方到了,你的任务也结束了,你最好不要在这里逗留,能够尽快回去,还是尽快回去为好。”

    车夫听到言道行这话,愣了一下,不过他是一个粗人,倒也没有多想什么,反正他也是打算立刻回到成都府的,言道行这一单车夫赚了不少钱,回家拎半片猪肺,买三两黄酒,也算是给家里改善一下生活,孩子老婆一脸菜色,他这个一家之主也是不太忍心。

    打了个招呼,车夫便赶着车离开了,看着离开的马车,言道行转身便走入了镇子,找到了一家不大但是干净的客栈,暂时居住了下来。

    此次来六岩镇,一是为了准备对付那六个邪派修士,二是为了接近那个让陈太真来此的年轻人,如果可以在陈太真来此之前和那个年轻人交好,那么今后在陈太真麾下做弟子,就算是没有优待,但能够保证不让陈太真看着不爽隐瞒两三手法术也就足够了。

    言道行的心态调整的很好,此次他来的目的就是要得到可以够的上成本的收获,为此伏个低,做个小,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事情,拜师而已,地位低一点也无所谓,以前在京城混江湖的时候,言道行可没少这么做。

    想到这里,言道行走出房门找到了客栈掌柜,直接对其问道:“掌柜的,你知不知道咱们六岩镇的一个叫做陈留仙的秀才?”

    “陈秀才?那自然是知道的,咱们六岩镇可是无人不知他,只是不知道他欠了客官多少钱,竟然让客官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