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怨火红烛-道士的-
道士的

第16章 怨火红烛

    三魔煞,乃是《三魔拳》中附属的独特能力,只要领悟了《三魔拳》所代表的意境,便可以承接三魔之煞气,可辟鬼魅!

    在轮回都市的一个月修行中,言道行对于《三魔拳》的领悟极快,其中尤以《三魔拳》中的牛魔意境领悟神速,在进入这个副本之前,终于完全领悟了牛魔那扛天踏地永不屈服之意境,凝聚出了一丝牛魔煞,这也是言道行肯主动进入这里搏上一搏的最大依仗!

    “哞!”

    一股不甘压迫的叫声响起,那股牛魔煞缭绕在言道行的右拳之上,一拳挥出正中那女鬼的身体,使其尖叫一声,迅速后退,身体时聚时散,显然是被牛魔煞说干扰。

    看到那女鬼被自己干扰,言道行二话不说,立刻扑向了那人类女子身边茶几上的一根如普通蜡烛一样燃烧着橘黄色烛火的蜡烛,但眼看着言道行要抓住那蜡烛的时候,那女鬼再度出现在了言道行的身前,一巴掌抓在了言道行的胸口上,把言道行整个人轰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其身后的墙壁上,口中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该死,晚了一步!

    暗骂一声,言道行迅速爬起来,再度向那根蜡烛扑过去,但没等他靠近,那女鬼再度出现在了言道行的身前,如刀片一般的猩红指甲,划过道道残影向言道行抓来。

    狠狠一咬牙,再度凝聚出一丝牛魔煞,言道行挥舞拳头向那女鬼打去,只是在有了准备的情况下,言道行那薄弱的牛魔煞根本无法对女鬼造成多大的伤害,避开了言道行这蕴含着牛魔煞的一拳,女鬼伸手抓住了言道行的脖子,把他整个人扔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桌子上,使得那张桌子完全爆碎了开来。

    躺在地上,言道行再度喷出一口血来,狠狠一咬牙,言道行刚想要站起来,那女鬼突然出现在了言道行的身前,伸手卡着言道行的脖子,把他整个人按在了地上,女鬼的脸缓缓贴近了言道行的面部,随即一缕缕灰色烟气一样的东西从言道行的口鼻之中涌出,逐渐的涌入了女鬼的口鼻之中。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发冰冷,大脑越发的昏沉,言道行的嘴巴突然微微蠕动起来,下一秒一口血雾从言道行口中喷出,喷了那女鬼一头一脸,顿时那女鬼便像是被硫酸泼到脸上一样,本来就难看的面容变得更加难看,大量的白烟从其脸上散发出来,一声声的尖叫不断的从其口中响起。

    强忍着舌头的剧痛,言道行踉踉跄跄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想要去夺取那只看起来很普通的红色蜡烛,但舌尖血的威力根本不足以让一个厉鬼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在其发现言道行的目的后,便不顾自己的脸面,再度向着言道行冲了过来。

    鬼魅之速度,自然不是受伤颇重的言道行可以相比,如无例外的话,在言道行夺取那根蜡烛之前,势必要被那女鬼追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直坐在床上的女子突然从床上扑了出去,抓住了茶几上的那根蜡烛,一把扔到了言道行的手里,并且大声喊道:“我救你一次,你救我一次!”

    抓住了被扔到自己怀里的蜡烛,言道行没有任何犹豫,再度咬破舌尖,一口血吐在了那蜡烛的烛火之上,顿时那无论被扔还是吹,都无法熄灭的烛火,在被言道行的舌尖血吐中之后,那看似普通的橘黄色烛火,立刻化为了血一样的猩红,烛火微微一颤,在一声似有若无的惨叫声下彻底的熄灭。

    伴随着烛火的熄灭,那扑向他的女鬼径直撞在了言道行的身上,化为了大量蜡烛熄灭时的那种烟气,迅速的沿着言道行的身体向外扩散开来,其扩散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从这个房间扩散到了整个院子,当烟气彻底消散的时候,本来灯红酒绿,处处鬼影的妓院,彻底化为了一间残垣断壁,蛛网枯树的废弃院子。

    看到了主神的提示,言道行在这恢复了本来破败模样的屋子里面,咧嘴大笑了起来,已然被血液完全染红的牙齿颇有几分恐怖狰狞的意味。

    不知笑了多久,言道行缓缓的平静下来,他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蜡烛,便准备扔掉,但就在这时,主神再度给予了言道行一条信息。

    看着手中的半只红烛,如果不是舌尖被咬烂了,言道行真的想要欢呼一声,这可就是意外之喜了,打怪给了经验不说,还给了装备,不得不说那红灯鬼妓真的是太良心了!

    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言道行装模作样的把那半只怨火红烛放入了怀里,实际上是装进了轮回手表自带的一立方米的储物空间之内。

    有了怨火红烛,如今也算是有了一个杀手锏了,本来言道行还在考虑是否去完成第二个和第三个支线任务,现在有了怨火红烛作为压箱底的手段,倒是多出了三分底气。

    正当言道行思考这些的时候,那边好不容易坐起来的女子看着言道行,颇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请问……这位先生,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带我离开这里。”

    听到那女子的话,言道行才想起来还有那么一个人在这里,他看向对方,开口说道:“我叫做言道行,你叫什么?”

    “我,我叫做刘玉蓉,我偶然间被那些鬼抓了进来,已经在这里待了三个月了。”

    “三个月?你在这种满是鬼魅的地方怎么活下来的?”

    “那些,那些鬼魅会给我从外面找吃的来,他们很神通广大,我就是这样活下去的。”

    话音刚落,屋子那破了一个洞的天花板突然射下了一道月光,恰好照射到了那个女子的身上,月光毫无阻碍的穿过了那个女子的身体照射到了地面上,没有任何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