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红灯鬼妓和牛魔煞-道士的-
道士的

第15章 红灯鬼妓和牛魔煞

    “呼……”

    吐出一口气,言道行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不再去看那笑的无比诡异的老鸨,抬脚便踏入了小楼的大门之内。

    而就在言道行踏入其中的一刹那,一条来自于主神的信息突然出现在了言道行的面前。

    脚步微微一顿,言道行的眼中有一丝疑惑之色流露,根据主神给予的支线任务信息来看,这上海滩的午夜之所以会变得鬼魅横行,完全是因为某一个特殊的原因,解决了那个原因就可以获得1000轮回点和e级支线剧情一个。

    但是言道行此时遇到的状况,这个名为红灯鬼妓的隐藏任务所得,已然与此次副本的第三个支线任务的奖励一般无二,再加上其本身被归于隐藏任务的状态,显然这个隐藏任务红灯鬼妓与第三个支线任务没有任何关系,乃是一个独立的事件!

    搓了个牙花子,言道行此时感觉到了深深的蛋疼,他不知道到底该说自己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一个足以比拟最难支线任务的隐藏任务也可以让他遇到,现在言道行深深的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尿那半泡尿!

    果然,不遵守社会公德,随地大小便的结果,就是会遇到鬼是吧!啧,我下次再随地大小便我就是狗!

    收敛心神,言道行看着楼梯扶手上的那只红色蜡烛,上面燃烧着淡淡的红色烛火,散发着红色的烛光,为言道行指引了去往楼梯口的道路,烛光的亮度很弱,只能够照亮从门口到楼梯口的道路,至于一层其他的空间,则全部被黑暗所笼罩,每当言道行看向那些黑暗,总能够感觉到有某种存在盯着自己,充满了觊觎贪婪之意。

    没有作死往那些黑暗中行走,言道行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的沿着烛光的指引来到了楼梯口,拿起了楼梯扶手上的蜡烛,一边护着蜡烛上的烛火,一边缓缓的走上了楼梯。

    淡淡的红色烛光,如同某种无法跨越的山涧一般,阻止了那些黑暗中的觊觎者靠近言道行半分。

    当言道行来到了小楼的三层时,他手中的红色蜡烛彻底燃烧殆尽,不过小楼三层的楼梯口之前,只有两扇木门,在木门的两边各有一只红色的纸灯笼挂在那里,散发着与之前红色蜡烛一样的红光,指引了言道行前进的路途。

    站在木门之前,没等言道行推开木门,那两扇木门便自行一左一右的打了开来,只见一个看起来面貌呆滞的侍女站在门后,对言道行僵硬的说道:“公子,请进,我家小姐正等着公子你呢。”

    没有多言语,言道行走入其中,立刻看到了一个坐在床上的妙龄女子,她的脸色很苍白,但却足够貌美,身材纤细,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她看着走进来坐在桌子边上的言道行,眼中隐隐有一丝兴奋和祈求之色流露,但很快她的脸色就变得冷淡了下来,没有了任何感情,淡淡的看向言道行。

    伸手从回到自己身边的侍女手中接过了一张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脸颊,这才对言道行冷淡的说道:“公子,你来见我,不知道所为何事?”

    四处打量着房间里面的一切,当房间内的摆设已经了然于心之后,他才看向那女子,开口说道:“不知道姑娘你叫做什么,家在哪里?”

    这话并非随便问出来的,因为言道行分辨的很清楚,对面那个女子并非是鬼,而是彻彻底底的人,虽然看起来对方很虚弱,脸色惨白的和鬼没有什么不同,但却是真正的活人,因此他才有此一问,目的就是要探一探对方的底,看看有没有可能在其中发现一些线索。

    听着言道行的话,女子的脸色再度浮现出了一丝血色,她微微张嘴,却突然咳嗽了起来,咳嗽的很厉害,撕心裂肺一般,当她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却是再度恢复了原本那副冷淡的和鬼一般的样子,对言道行说道:“小女子只有一个名字,单字一个妓!女子的女,一支笔的支,女支,妓!”

    “女支……妓?”

    听到这个名字,言道行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再度转头看着屋子内的摆设,终于看到了那个他之前就有些在意的东西,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大致明白了那个女鬼的来历了!

    “呵,妓小姐,你想不想赎身?如果想的话,我还是可以拿得出来赎身的钱的。”

    言道行这话落下,无论是那个女子妓,还是她的侍女,都露出了诧异的模样。

    莫不是一个傻子吧?

    “这位公子,我家小姐不赎身,这里是她的家,她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永远,况且这件事情我家小姐说的话是不作数的,需要妈妈来做决定才可以。”

    微微一笑,言道行看向了那个侍女,说道:“明人……哦,不,明鬼不说暗话,这位丫鬟小姐,这里到底是谁说的算,我想应该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了吧?”

    此话一落,屋子里面突然卷起了一阵阵的阴风,本来就暗淡的烛光,更是变得影影绰绰,明灭不可见。

    那本来站在女子身边的侍女,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言道行的面前,如同充满了裂痕老旧白色陶瓷一样的脸,充满了怨毒和仇恨,没有瞳孔的灰败眼睛,稻草一样散乱在脑后的黑色长发,其身上更是穿着一件血一样的猩红长裙,死死的盯着言道行,沙哑,怨恨的声音在整个房间之中响起。

    “本想让你痛快一下再去死,既然你不识相,那也不用给你那般优待了,每月二十四日的晚上我都会抓捕一个人作为血食,只能怪你身上充满了太多的脂粉气,一看就是从脂粉堆里面出来的臭男人,杀了你算是为民除害了!”

    “呵,想杀我,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镇定的看你表演?”

    话毕,一缕黑红色的气息从言道行体内涌出,化为一头牛魔虚像,嘶鸣着撞上了其身前的鬼魅!

    牛魔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