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初战-道士的-
道士的

第13章 初战

    二十四日,轮回都市五环之外,轮回大殿。

    言道行来到了轮回大殿中央的祭坛之前,他和之前那个轮回大殿的老者打了个招呼,却被对方直接无视了,好像生怕言道行继续和他讨论关于钱和屁股的问题。

    站在祭坛上,言道行手上的轮回手表立刻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随即一道光柱从言道行脚下的祭坛上升起,把言道行整个人包裹在内,瞬间消失在了祭坛之上。

    当言道行醒来之时,他看到自己正处于某个位于清朝和民国之间风格的大堂之中,在大堂的两边站着为数不少的青壮年男子,一个个对他怒目而视,而在他的正对面,大堂的正中央,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马褂,端着一杯青瓷茶杯,小口小口的喝着里面的茶水,没有一点看向言道行的意思。

    这什么情况?一进入副本就要开始打生打死?主神的节操还真是低到我想象不到啊!

    心念电转之间,言道行轻咳一声,双手抱拳刚想要说什么,却见那坐着的中年男子身后,一个大约有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一脸不屑的对言道行说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走进来直接就说要挑战我们师父,你还不够格!”

    没有等言道行回答,那年轻人立刻跟步上前,左腿微微抬起虚晃一招,右手化爪径直朝向言道行的喉咙抓了过去!

    言道行并没有被那虚晃一招所迷惑,他左手化拳挡住了年轻人的右手手腕,右手向前推出压制住那年轻人的左手,同时左脚猛地抬起重踏而下,狠狠的踩在了那年轻人的脚踝上,时期发出了一声闷哼,跌跌撞撞的迅速后退,右脚微微颤抖,显然受伤不轻。

    双方一触即退,言道行让对方吃了一个闷亏。

    言道行从小在其师父的教导下,不仅仅学习了道藏和《坐忘功》也学习了各种武术搏击的内容,因此在主神把《三魔拳》强化到了入门层次,又经历了一个月的修行,虽说《三魔拳》不见得被他修炼到多高深的程度,但也绝对算不上弱了,至少不是一个小武馆馆主的弟子可以击败的对象。

    这时,只有言道行可以看到的半透明界面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三圣拳?三魔拳?呵,有点意思!

    看到了大致的副本信息,言道行抬头看向了这座铁手堂的馆主,微笑着说道:“你的徒弟败了,却不知道是你铁手堂的功夫不行,还是你这师父教的不行。”

    此话刚一落下,中年男子手中的青瓷茶杯砰的一声放在了身边的茶几上,应声碎裂,剩余的茶水在茶几上扩散了开来。

    缓缓站起身来,中年男子来到了言道行的身前,面色肃然,开口说道:“自然是我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弟子,至于我铁手堂的功夫到底行不行,那就要请你好好的感受一下了。”

    话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猛地抱拳,低声喝道:“铁手堂,赵一龙,请赐教!”

    “三圣门,言道行,请赐教!”

    三圣门?中年男子赵一龙面色微变,他突然想到了多年前的那件事情,不过没有容他细想,便立刻出手,双手五指张开,如铁叉一样刺向了言道行。

    铁手堂,练得便是铁手功,据说源自于铁砂掌,一旦练成威力极大,铁手赵一龙在上海滩武术界也有些名头,实力自然也是不俗。

    他那双手十指如同十根铁钎子,接连朝向言道行刺来,迅速后退,言道行暂避锋芒,却被赵一龙连连逼迫,眼见着便退到了铁手堂大门处。

    不能再退了!

    一念而至,言道行双手握拳,微微一震,其身上的皮膜当下绷紧起来,大有三分牛皮之感,同时言道行重心压低,稳固身形,双拳一左一右,一上一下,一先一后,硬拼着受伤的可能性,朝向赵一龙轰了出去。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言道行愣头青一样的拼命,反而让赵一龙有了三分忌惮,出手微微一缓,改攻为守,双手化掌,如同一对铁蒲扇,不断的拨开言道行的双拳,力保不失!

    双眼神光一闪,言道行摸清楚了赵一龙的想法,知道他为了力保铁手堂的名声,一定会选择最好看也是最体面的比武方式,换言之赵一龙的出手会极为保守,因而刚才他有了拼命的意思时,赵一龙立刻便选择防御,不与他硬拼。

    而这,恰恰给了言道行机会!

    右手单拳捣出,一如刚才,被赵一龙一掌拨开,但就在这时,言道行被拨开的右手突然化拳为爪,如猛虎探爪一把抓在了赵一龙的手臂之上,五指如铁钩一般,深深陷入了赵一龙的手臂皮肉之内。

    铁手功顾名思义,双手如铁,坚不可摧,但其身上其他的部位就相对显得薄弱多了。

    言道行这一爪捏散了赵一龙手上的力气,失去一手,中门当下大开,言道行左脚抬起,踩住赵一龙想要后退的右脚脚背,紧接着左拳甩出,带着三分狠厉,一拳惯在了赵一龙的胸口之上!

    “噗!”

    一口逆血顶开了喉头,从赵一龙口中喷出。

    言道行得理不饶人,不肯给赵一龙回气的时间,左拳再度挥出,一连三拳,先后击中赵一龙的右肩,胸口,小腹。

    又一口血吐出,赵一龙连连后退,受伤的右脚绊了左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露骇然之色的看向了言道行。

    下一秒,赵一龙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起来,他知道自己败了,而且败得很厉害,竟然被一个不到二十的小子连削代打的击败了,他几乎可以看到,明日这个消息传遍上海滩之后,他铁手堂在上海滩的名头将会一落千丈,不复往日威名了!

    怒急攻心,第三口血从赵一龙的口中喷出,这一次赵一龙没有顶住,双眼一黑,倒头躺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