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飞剑之威-道士的-
道士的

第118章 飞剑之威

    听到耳边和眼前同时出现的主神信息提示,言道行立刻转头看向了站在附近的一个传令兵,开口问道:“宙斯三型还有多久冷却完毕?”

    “报告长官,需要十五分钟才能够冷却完毕。”

    “十五分钟……冷却完毕立刻告诉我。”

    说话间,言道行把一只小巧的通讯器塞进了耳朵之中,立刻来到了前面蹲在一块巨石后面的贾鹏身边,低声问道:“贾鹏,情况怎么样?”

    “他们暂时被火力压制住了,但是革命军之所以会让联邦这么头疼,我想他们应该不可能就这样被轻易压制下来。

    况且还有那些轮回者,刚才死掉的两个算是我们前期准备和出其不意发动攻击带来的优势。

    如果还想要借以这种程度的火力杀死二阶的轮回者,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除非那个宙斯三型可以再度击中某个轮回者。”

    “贾鹏,率兵打仗这种事情不是我擅长的,接下来就由你发布命令吧。”

    眉头微皱,贾鹏看着言道行,低声问道:“道行,你打算去干什么?”

    “我想要在外围转一转,或许可以找到一两个老鼠也说不定。”

    听到这话,贾鹏点点头,说道:“好,那么让李自然跟着你吧。”

    “不,李自然跟着你,你的强化方向大体上是机械类的,对于一些诡异的能力无能为力,而李自然的强化方向虽然我还没有看出来什么,但大体上应该对那些超自然的能力有些对抗的手段,他留下帮助你正好,况且我自信自己的实力还是不错的,我想要跑的话,还没有人可以拦得住我。”

    沉默了一下,贾鹏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小队的人还是太少了,其实如果魏淼在这里的话,应该可以帮上大忙吧。”

    “就不要害人家女孩子了,至于人手太少的问题,既来之则安之,一口吃不成胖子……另外如果宙斯三型冷却结束了,立刻告诉我,或许我用得到。”

    “好,你放心就是了。”

    点点头,言道行立刻飘然而去,迅速的消失在了附近的树林之中。

    在森林之中迂回的向着前面珀纽斯水库的方向摸索了过去,当然言道行很注意的保持着自己和珀纽斯水库之间的距离,以防止自己走进火力覆盖的范围之中。

    伸手在面前一划,开启了天眼术,言道行观察着珀纽斯水库的方向,突然间他看到了一道暗黄色的影子在地面之下穿梭,从珀纽斯水库的方向朝向宙斯三型的位置摸索了过去,显然这个人是沿着刚才宙斯三型射出的那一发电磁炮的方向找寻而来的。

    “这么快就被我抓住了,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啊。”

    估计了一下距离和对方的速度,言道行直接开启了和无声无息的迅速冲到了那道暗黄色影子的附近,当的隐身时间消失的时候,言道行手上缔结的手印也彻底的结束,直接对着那道暗黄色的影子一指。

    定魂咒!

    从拳镇上海滩副本中得来的法术之一,可以使得被击中的人陷入短暂的精神恍惚,当然这个法术的作用并非只是如此,只不过在这个时候,言道行需要的便是这一使人精神恍惚的作用!

    那道暗黄色影子的本体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拥有看到自己的能力,也没有想到对方就如此巧合的看到自己,更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竟然如此的迅速,因此当定魂咒打入他的体内之时,暗黄色影子本体的轮回者立刻潜入了极为短暂的恍惚状态。

    言道行没有任何的迟疑,也没有任何的不舍,极为果断的捏起一个剑诀,张口喷出了一道青光,青澄剑所化的青色光虹径直刺向了地面之下的轮回者!

    砰!

    当青澄剑刺入地面之下的一瞬间,地面突然爆碎开来,一道身影从中冲出,只见那是一个身着紧身衣,大约有二三十岁的青年,此时的他正捂着自己的左胸,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出现在那里,鲜血淋漓。

    看到对方在自己的一剑之下伤而不死,言道行便知道自己的定魂咒修为不深,并没有定住对方多久,使得对方在关键的时候反映了过来,及时的避开了必死的一剑,使得言道行必杀的一剑差之毫厘,未有建功。

    《太白剑典》出剑那一刹那威力最盛,但也并非是说那一剑一旦空了,便无用了,只是威力要略微减弱罢了,因此第一剑没有杀死对方,言道行倒也不以为意,双手化为剑指,凭空一挥,反手一指,青澄剑剑光再盛,速度激增,二次化为光虹,向着那人斩去。

    那人见此威势,面色大变,迅速后退,反手按在背后大树树干上,在青澄剑刺来的一刹那,单手结印,化为一道绿色烟雾钻入了那树干之中。

    轰!

    一剑斩断大树,青澄剑在言道行的操控下回转而来,在其身周如游鱼一般缓缓游动。

    此时,言道行双眼之中青光大盛,天眼术全力施展,再度看到了一道青绿色的影子在森林上方大树树冠之间游走,向着其来时的珀纽斯水库的方向逃窜出去。

    “想逃?”

    体内真气飞速调动起来,青澄剑微微震颤,再度激荡起了道道青芒。

    言道行右手剑指猛地一挥,青澄剑再度飞射而出,却没有瞄准那施展木遁忍术逃走的敌方轮回者,而是转而把对方身周所有的树木全部斩断,使得树木周围空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档,当青澄剑最后把那人寄居的大树斩断的时候,那人立刻被逼了出来,身体突兀的出现在了半空,却是无法再度使用木遁和土遁忍术遁走了!

    “呵,这一次看你怎么逃,给我死来!”

    双手合十向前一突,青澄剑化为一道残影,向其胸口一剑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