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暗中交锋-道士的-
道士的

第104章 暗中交锋

    白光闪烁,言道行和贾鹏两个人一起出现在了一间颇具科幻感的办公室之内,他们两个看着对方,都发现他们两个的身上都换上了一套贴身的黑色制服,制服袖子和裤腿的边线上散发着莹莹的白光,显然他们两个人的身份应该是某种副本世界政府组织的职员了。

    “我是五级特工,你呢?”

    “我也是五级特工,看起来咱们应该算是人类这边了。”

    贾鹏的话音刚落,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同时出现了来自于主神的信息提示,并且这些信息提示也以声音的方式出现在了贾鹏和言道行的耳边。

    看到这个信息,贾鹏的脸上微微产生了一些变化,他直接对言道行说道:“道行,敌对阵营比我们晚了三天到达,那就说明在主神的实力评估中,我们这一边的实力要比他们低不少,否则不会让他们比我们晚到三天,这是在给我们时间积蓄势力,弥补双方实力的差距。”

    “这样的话事情倒是有些麻烦了,只是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找到另外六个人,这倒是一个问题。”

    听到言道行这话,贾鹏直接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你不需要担心,主神会安排同一阵营的人聚集在一起的,只是不知道是以什么方式罢了。”

    “嘿,队伍里面有个老手还真是不错,倒是省了很多的麻烦了。”

    瞥了一眼言道行,贾鹏摇头失笑,言道行能够大致猜测出来自己的身份,其实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实际上单以智慧而言,贾鹏觉得如果自己不是有着曾经的经验存在,那么他肯定无法比得上言道行了。

    敲门声突然响起,言道行和贾鹏一起看向推门进来的那人,只听见那人对贾鹏和言道行直接开口说道:“军方和警署两方的代表都来了,处长让两位去和他们会合,讨论一下关于三个月前的那件事情,貌似那件本来交接到了军方的事情,现在变得很麻烦了,还请二位尽快跟我过去。”

    言道行知道,这应该就是引导他们去见其他人的方式了,因此他们没有多犹豫,立刻点头说道:“好,那就麻烦你带我们过去了。”

    “客气了。”

    言道行和贾鹏两个人对了一下眼色,不再多说什么,跟着那个级别较低的特工去往了智械事务处位于三楼的小型会议室之中,当他们两个走进去的时候,立刻看到了泾渭分明的坐在会议室中的六个人。

    这六个人形成了三方,其中身穿警署警员服装的三个人坐在一起,而另外三个身穿军装的轮回者,其中两个坐在另外一旁,至于单独的那个人,则是依靠着墙壁站在窗户边上,手中端着一本漫画书,看的颇为入神的样子。

    能够在副本世界中如此入神看漫画的人,不由得让言道行多留意了一下,那是一个大约有三十岁左右的消瘦男子,皮肤微微有些长时间不见阳光的苍白,头发凌乱,胡茬一脸,看起来很是一番不修边幅的样子。

    目光移开,言道行对着那个低级的特工点点头,反手把会议室的大门关上,此时因为大门的隔绝,外面的声音无法传进来,使得整个会议室立刻陷入了莫名的寂静之中,唯有那个消瘦男子翻漫画书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咳,各位,咱们继续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作用,还是说说咱们怎么应对敌对阵营的轮回者吧,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言道行的话打破了寂静,三个警员之中唯一的女性接住了刚才她不断抛起接住的匕首,反手把匕首钉在了会议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言道行,说道:“怎么应对敌对阵营?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这些人倒是很想联合敌对阵营把你们两个给干掉啊。”

    双手撑在了桌子上,言道行面带纯真的笑容,对那个女性轮回者说道:“这位姐姐,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们应该没有得罪姐姐你吧?”

    “嘴巴挺甜,但是光嘴巴甜是没有用的,你们得罪了樱花,使得樱花派了二阶精锐轮回者小队参与到了这次副本中对付我们,你们可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光是嘴巴甜,我可不觉得能让咱们对抗的了樱花的精锐小队。”

    听到这话,言道行便知道,肯定是这次副本开始之前,樱花把他们要对付自己的事情故意传了出来,为的就是让他们这边的轮回者产生内讧,这样一来他们如果想要通力合作便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了,怀疑和不信任的种子种下了,又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这位姐姐,就算我们得罪了樱花,樱花也派人来了,但这是对抗副本,姐姐你不会想要真的把我们交出来换个平安吧?

    要知道至少75%的战损率,也就是四个人里面要死三个,咱们八个人里面要死六个,就算是樱花最终会选择放过剩下的两个人,却又不知道姐姐你们队伍的三个人是想要谁留下,谁赴死呢?”

    此话一落,那女性轮回者面色微变,伸手在桌子上一拍便要起身,但没等她站起来,那个坐在她身边带着眼镜的中年却出手拉住了她,笑着对言道行说道:“不愧是阴了一把樱花高阶轮回者的人,语言着实犀利,看待问题的角度也非常的不俗。

    你说的没错,既然我们来到了这个对抗副本,那么就要争那一线生机,即使他们是樱花的人,我们也必须动手把他们给干掉,否则死的便只能是我们。

    只是话虽如此,二位也的确是给我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因此二位给我们一些补偿,我觉得还是可以的,那边的三位,你们觉得呢?”

    “呵,我们两个对这件事情持保留意见,不过从道理上来说,你们说的倒也没错,事情的确是这个道理,补偿是要有的,大家要按照道理来做事嘛,对不对,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