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言道行-道士的-
道士的

第1章 言道行

    言道行,一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总是被人称为行走的行,但实际上读音为永恒的恒的道家传人。

    如果是在古代,以言道行肚子里面的那些坏水,可能还会因为道士的身份活得很滋润,但是在现代,道士这个职业很有可能会被人直接和骗子挂上等号。

    当然了,言道行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可以算的上是一个骗子,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

    正所谓末法时代神灵不显,当代道士无论画符,还是行法,都没有任何效果,所以在言道行看来,只能够怪这个世界,而不能够怪道士欺骗群众。

    前半辈子,言道行十六岁出师下山,凭借他那出色的口才和满肚子坏水,再加上的的确确从小学了十六年的《道藏》和一些道门功夫,让他在红尘世界里面如鱼得水的打了几个滚,混上了一个道行大师的美誉,给人看个相,说几句好话,分分钟百八十万的到手,卖个玉佩,画几道符,更是一两百万的收着。

    当言道行二十五岁的时候,同龄人刚刚大学毕业没两年,还在苦逼的混迹于大大小小的公司底层作为背锅实习生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千万的身家,在华夏的骗子江湖里面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

    但就在言道行准备享受人生的时候,他从小长大的那座以前的小道观,现在的大道观传来了消息,他的师父处于弥留之际,临终想要见见言道行。

    尽管言道行一肚子坏水,贪恋红尘,但是对于那个从小把自己拉扯大,一把屎一把尿的师父,言道行从骨子里尊敬他,爱戴他,如果说师父活着的时候,言道行还能够跟他顶撞几句,违逆一下师父的意思,那么当师父处于弥留之际的时候,言道行再也不敢违逆自己师父的意思,二话不说立刻回到道观看师父。

    没有人知道当时言道行的师父对他说了什么,只是从那一天开始,言道行正式隐居,再也不给人看相,再也不卖玉佩和符箓了,很多人为之惋惜,但言道行的那些同行们却弹冠相庆,一个个的像是过了年一样,被人踩了右脚都要把左脚伸出去让人踩一下,美其名曰对称美。

    慢慢的,言道行在江湖上成为了一段传说,而且还是越来越玄乎的传说,总的来说就是言道行因为师父的死,看破了红尘,正式隐居参悟无上大道,欲要满足师父临终的遗愿,放弃红尘世界的吸引,一心一意的成仙了道去了。

    当然了,这些传说都是言道行以前的那些同行们放出来的,以这种把言道行的地位无限拔高的形势让言道行无法从那高台上下来,防止言道行回到这红尘世界里面,如果又让他回来了,那岂不是让言道行的这些同行们,又没了经济来源?

    只不过,有的时候,传言虽然玄乎,但也不是完全和事实相反,起码言道行真的是收到了师父的遗命,从此以后一心一意的成仙了道,而他也的确是答应了,因为言道行很清楚,自己的师父从来不骗他,更何况在临死之前,他师父真的用意念举起了一根筷子……

    虽然用意念移动筷子这件事情真的是有些蛋疼,但那终究是给言道行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所以他悟了,一心一意的潜修。

    不得不说,言道行真的如他师父所言,乃是一个成仙了道的天才,仅仅五年的时间,言道行就达到了比他师父当初更强的程度,能够用意念移动两根筷子,体内更是产生了一丝内息,然而从那以后,无论言道行如何努力,他的能力却无法再进一步。

    正当言道行感到绝望,准备违背自己答应了师父遗愿,抬脚踏出道观的时候,一道旱天雷直接劈在了言道行的脑袋上,整个人瞬间化为了一截焦炭,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在临死的一刹那,言道行只有一个念头。

    老家伙,就算我违背了你的遗愿,你也不用这么狠吧!

    ……

    言道行猛地睁开眼睛,他看着明显变得更白,更嫩,也更细的双手,整个人都处于了懵逼的状态。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终于言道行确定,自己的模样发生了变化,或者说自己根本就是换了一个身体!

    “这什么情况,莫非是《道藏》里面说的夺舍?我什么时候有这凶残能力了?”

    听到在脑海中响起的话,言道行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四处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立刻让言道行发现了另外的五个人,这五个人其中的四个正昏迷着躺在了地面上,另外一个则是身穿防弹衣,盘腿坐在地面上把玩手中的手枪。

    言道行曾经混江湖的时候,不止一次看到过手枪,尽管那个人把玩的手枪和言道行看到过的不一样,但至少他可以判断的出来真枪和假枪的区别。

    言道行并未轻举妄动,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警惕的看着那个坐在地面上玩枪的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此时也发现了醒来的言道行,他用一种让言道行非常不舒服的眼神瞥了言道行一眼,就仿佛是在看一具尸体一样。

    良久之后,那个中年人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小子,你的资质不错,起码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很镇定,希望你能够活过新手任务。”

    言道行看着那中年人,迟疑了一下,然后略微小心的问道:“这位兄弟,请问,你说的新手任务是什么,还有那个仿佛在脑子里面响起的声音又是什么?”

    眉毛微微一挑,中年人看着言道行,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说兄弟?小孩子就不要装大人了,以你的年纪,叫我叔叔还差不多,至于你的问题,我会回答的,不过不是在现在,等其他人醒来之后我会统一跟你们说的,一个个说太浪费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