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跑,-
跑,

9.第 9 章

    哄小孩子睡觉花了些时间,伍恬朝墙上的吊钟看去,已经下午四点钟了。

    夏日里白日长,外面还是阳光普照的样子,离家半个多月屋子里积了一层灰尘,伍恬觉得自己精神还不错,挽起头发去卫生间打水除尘。她打算大致把明面上先清理一下,等明天一早起来再大扫除。

    小毅的日用品要买回来,哦对冰箱里也空了,等一会儿五点钟到市场一起买回来。

    伍恬边打扫边在思考一会儿要出门买的东西,等擦完地,胸口衣服湿成一个心形,一摸额头上都是汗。

    早就说过原主是水做的,看看这汗!

    时间一过五点,小区各家各户走动的人便多了,有孩子的出门接孩子放学,大伯大妈们拎着篮筐去逛菜市场,再过一阵儿,放学的下班的都回家,菜香味四溢,小区里便迎来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趁着现在人还少,伍恬揣上钱包准备去市场给小毅买全日用品,再买点菜肉回家,今晚她要亲自下厨准备和小毅的第一顿接风晚饭!

    *

    幸福里小区东行三百米再拐个弯有一个大型便民市场。便宜、实惠、老字号。只要是h市南区居住的本地人都知道。

    伍恬拿着家里的嫩绿色环保购物袋往荣欣市场方向走,路上遇见不少提着小篮筐的大伯大婶。大市场一层半露天,专门卖农贸产品,南边顺个小门进去是海鲜生肉区,最外层的电扶梯直达二层三层,专门卖日用百货五金杂用,一摊一位井井有条,斗大的标语清晰明了。

    她本以为自己出门算早的,结果一进去市场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伍恬深刻地体会到了□□人民庞大的人口基数。说真的,她长这么大,买东西几乎都在超市解决了,来菜市场的次数屈指可数……

    伍恬陷在人群中打量两边的摊位,各个摊位的老板把蔬菜水果都整齐地码好,旁边竖起块硬纸板写上价格,来往着吆喝——

    “西红柿两元一斤五元三斤!”

    “台湾凤梨五块钱一个!”

    “新鲜菠菜两块钱一捆!”

    ……

    伍恬在一群阿姨中买了五块钱的西红柿、一斤尖辣椒和一网柴鸡蛋,转一圈又买了点洋葱土豆一把小葱香菜还有一条里脊肉。菜买的差不多了她便坐扶梯到二楼,按照记忆熟门熟路买好小毅需要的日用品,提着满满一兜准备打道回府。路过市场门口老酸奶摊位时,伍恬想到小毅饭量大,又提了一箱酸奶。这回是彻底满载而归。

    “呼——”

    从市场门口出来她大力喘了口气。她觉得这哪哪都不错,就是人多,太挤。

    伍恬手里大小袋子提了不少往家走,刚到路口正好遇上要去市场买菜的张奶奶。张奶奶在伍恬心中的地位绝对能排前三,乍一看到阔别多日的亲邻,她声音可见地愉悦了几个度。

    “张奶奶,您去买菜呀。”

    “哎哟!恬恬呀!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没告诉奶奶一声呢你这孩子。”

    张奶奶对伍恬绝对是亲孙女级别的疼爱,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生怕去美国这半个月吃苦。

    伍恬乖乖地笑:“今天下午刚回来的,我估计那时候您正睡午觉呢,就没去敲门。”

    “孩子带回来了?”

    “嗯。”伍恬点头:“坐飞机累了,回家洗完澡就睡着了。小毅特别乖,你看到一定会喜欢的。”

    “回来就好,你们都是好孩子,奶奶都喜欢。”张奶奶笑容慈祥,看她手里大包小包的菜蹙眉:“晚上到奶奶家吃饭!刚到家这么累了,好好歇一歇,奶奶给你们做好吃的。”

    “奶奶,我知道你对我好。”伍恬笑道:“来日方长呢,今天我和小毅就简单吃点,然后好好休息,明天我正式带着小毅到您家。”

    “你这孩子,哎……越来越懂事了,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张奶奶这个岁数的老人心头软,说着说着悲从中来。

    现在是下午五点多,路上满是人,张奶奶也不便说太多,催促伍恬快回家歇着,明天带着孩子到家里来吃饭,伍恬应声答应,临走前简单跟张奶奶说了下午她在水果店老板那说的话,张奶奶明白伍恬的意思,伍薇的事情只有她明白真相,她是不会说出去的。

    告别张奶奶,距离幸福里小区也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这附近几乎路过一个就是熟面孔,伍恬虽然从小就是失孤女,但她乖巧听话成绩优异,邻居们对这个小姑娘都带着些怜惜,看到她买菜回来都笑脸打招呼。

    当然也有看到她表□□言又止的,估计是从水果店老板那知道了伍薇的情况。

    伍恬面色平静,自等一切顺其自然。

    *

    钥匙打开防盗门,伍恬被门口蹲坐着的小身影吓了一跳。

    “小毅!你怎么坐在门口啊?”

    小朋友听到声音马上站起来,看到伍恬手里大包小包主动上前帮忙拿东西。抬起怯生生的大眼睛盯着她:“你出门为什么不叫我?我可以帮你的。”

    “你在睡觉呀~什么时候醒的?”伍恬把东西放在玄关处关上门,回身想摸摸小毅,结果小毅摇头:“就刚刚。你叫我起来就好了,我起来没有看见你……”

    小朋友固执地接过她手中的购物袋,小跑搬到厨房,乌溜溜的瞳孔欲言又止。

    “我看不见你会怕,小姨妈,我力气大,能帮你做事的。”

    伍恬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口被扎了一下。疼痛感密密麻麻,网成一片。

    “小姨妈下回出门一定跟你说。”伍恬蹲下身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下次我们一起去买菜。”

    “嗯!好的。”

    “来,我们一起准备晚饭!”

    ——

    h市近郊华庭上居江公别院,正在举行一场温馨的庆祝家宴。

    江家众星捧月的小公子江时奕今天出院了。

    小小的孩子一身华贵的白色西装,黑发黑眼精致漂亮,粉雕玉琢,唯一比较违和的就是单臂裹上一层夹板吊在胸前,生生有一种落难小公子的可怜模样。

    “小奕,手还疼不疼?”

    江夫人五十几岁的人保养得当,根本看不出年龄,只有抱住自家乖孙心疼皱眉的时候能看到眼角些许纹路。

    江时奕小朋友甜甜地亲了江夫人脸颊:“奶奶,小奕不疼了。”

    温乔一直守在旁边,看见儿子这么乖,想到当时血迹斑斑的场景和此时捆着夹板的手臂,自责袭上心头,难过的侧过身。

    都怪她,没照顾好小奕。

    江夫人察觉,安抚地拍拍温乔的手臂道:“下次小心就是了。”

    “谢谢妈妈。”

    “嗯。”江夫人牵起江时奕小朋友的手温柔说:“小奕,奶奶在你房间里放了礼物,要不要去看看?”

    小朋友一听到有礼物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要!”

    江夫人喜欢自己宝贝孙子机灵活泼的模样,牵着他的小手往楼上走,江时奕侧过头开心地叫上温乔:“妈妈一起去呀!”

    “嗯,妈妈陪着小奕去看奶奶准备的礼物。”

    江晟廷一直坐在沙发上默默看着这一切,他本来就有不怒自威的气势,此时深思,身上气场更是凛冽。

    叩叩叩。

    “请进。”

    江晟廷推开江老爷子书房。

    “怎么了?公司有事情吗?”

    集团上任董事长江松鹤老爷子正在书房练墨宝,有一个能干的儿子,江老爷子如愿提早享受退休生活。

    他现在就养花遛鸟逗孙子,偶尔练练字喝喝茶游山玩水,整个人佛性的不得了,一点都不像曾经那个杀伐果断的大资本家。

    “爸,我有事要跟你说你一下。”

    他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江老爷子,江松鹤搁下毛笔,本是随意一看,结果就一眼,神色瞬间就变了。

    许久不曾流露锋芒的江老爷子此时面目严肃,眉头紧皱,好像他手中拿的是江家即将破产的报告。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您看到的意思。”江晟廷沉声道:“小奕不是我和乔乔的孩子。”

    江晟廷给他的是两份亲子鉴定书,上面明晃晃写着,江时奕与江晟廷、温乔,均不属于血亲关系。

    这孩子,真的不是他们家的。

    “美国那边我已经找人在查,小奕的出生报告我仔细看过,手环上的床位数字不太确定是1还是7,目前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当初医院弄错出生手环。”

    江松鹤沉默良久,叹息道:“如果真的抱错了,孩子一定要找到。你妈妈和温乔先瞒着,她们女人心软。”

    “小奕……”想到漂亮可爱的孙子,江老爷子神色动容,这孩子从一岁抱回江家至今,早已经成为他们家的心头宝,谁知道……

    “爸。这方面我会处理好。如果找到小奕的亲生父母,看看对方什么意思。”江晟廷疲惫地按动额角:“不论如何,小奕都是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