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 84 章-跑,-
跑,

84.第 84 章

    此为防盗章

    她家小朋友如此悲恸的控诉, 反倒是让她心中一块悬浮的巨石飘然沉落。

    庭院中心的大柳树被微风撩地唦唦作响,映得窗面上一片盎然。她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小毅的发顶,偶尔飘起几撮呆毛, 软绵绵地蹭到她胳膊上, 又轻又痒。

    她轻柔地理顺小朋友乱飞的头发道:“在幼儿园遇到了喜欢的小朋友, 小毅可以主动去一起玩, 等小姨妈去接你回家的时候可以介绍给我认识~”

    小毅偷偷撇嘴:“哦。”

    *

    小毅第一天上幼儿园, 是伍恬牵着手送过去的, 比较遗憾的是今天宋博文小朋友没有上幼儿园, 没有熟人在小毅身边,伍恬颇为担心,便麻烦李老师多照顾些小毅。

    李老师人非常好,也许是为人师表久了, 身上的气质跟孩子非常合, 小毅觉得她很像emma,对幼儿园的排斥无形中减轻了几分。

    小姨妈在他恋恋不舍地目光中逐渐消失, 等到彻底看不见小姨妈的身影, 他才郁郁寡欢地跟着李老师进去教室。

    社区幼儿园一共有二十五个孩子, 一进屋, 二十五双眼睛齐刷刷落在他身上。

    小毅细不可为地鼓起眉心,他不习惯, 也不喜欢这种过度地关注。但是想到跟小姨妈的约定, 只能克制住心底的焦虑, 像块石化的雕塑僵立在原地,放在口袋里的小手紧紧攥住手机,从中汲取些微安全感。

    “孩子们,这是我们的新同学,他叫成毅,鼓掌欢迎~”

    李老师话落,二十五个小朋友巴掌拍的震天响,热情程度不可言喻。再接下来李老师并没有让小毅自我介绍,而是亲自领着小毅到位置上坐下,之后开始上声乐课教小朋友们唱字母歌。

    小毅潜在还是很怕生的,不用自我介绍让他悄悄松口气,僵硬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了些。他现在的外貌跟在美国的时候有些微的变化,最近饮食均衡,身上胖了点,不再像大头娃娃,气色也白里透红,黑黝黝的眼睛灵动无比,整体精神面貌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一句话概括就是,老少通杀。

    社区幼儿园收的都是四岁到六岁之间的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最是好动,也是好奇心爆发的时段,虽然嘴上乖乖跟老师学唱歌,但眼睛全都不受控制往新同学那里飘。

    这个新同学长得好看呀!

    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长长的睫毛,白白的皮肤,长得比余蔓蔓(公认园花)还好看!

    就……就是忍不住想看呀!

    四面八方扫雷一样的目光不间断落在身上,小毅刚稍微放松点的身体又开始紧绷,脸越皱越紧,额头手心全是汗。

    就在他的紧张即将爆炸之时,一道嘹亮的声音划破教室:“老师!新同学好像不舒服!”

    唰——!

    这一下所有小朋友的目光终于光明正大地全部落在他身上了。

    小毅觉得自己浑身“炸”了一下。如果非要形容,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一只河豚。

    “小毅,告诉老师哪里不舒服?”李老师蹲在他面前关切地问。

    面对这个像emma的老师,他摊开手心有力蹭在腿上细喘一口气——

    “我、我口渴了……”

    李老师把小毅带到活动室,小毅因为紧张抱着自己的小**子整整喝了一整**,然后又因为紧张连续去了两次厕所,等他好不容易重新淡定下来,声乐课也结束了,一大群孩子放虎归山般涌入活动室……

    幼儿园的小朋友,玩耍还是占一天内大部分时间的,活动室有玩具、算术板、迷宫地图等等,不喜欢玩这些的小朋友还可以拿出自己带来的故事书绘画本玩。李老师和另一位年轻的小鹿老师在一旁看护,活动室瞬间热闹。

    小毅抱着自己的小水**直绷绷坐在东侧角落的软阶上,恨不得融成一副壁画。

    他在伍恬面前能屈能伸可盐可甜,对外人就没那么多心思,他本身就面部轮廓深,尤其一双眼睛乌黑深邃,冷脸一眼扫过去颇有气势。

    这一屋小屁孩就好像他是外星人似的一直看过来,他不喜欢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整张脸绷得紧。

    小朋友们对新同学的好奇探究一点没有减少,最爱的玩具都比不上新同学有吸引力。可是那个新同学一直坐在角落,不说话也不一起玩……

    有的小朋友跃跃欲试想来搭讪,结果刚靠近,新同学就唰地扫过来,与那双眼睛方一对上,小朋友浑身一抖脚底打转下意识转身就走。

    路过,只是路过……

    终于,有一个小姑娘壮起胆子,抗住冰茬子似的目光朝他走来。

    “我叫余蔓蔓,大家都叫我蔓蔓。”

    小姑娘手上抱着一盒彩笔和绘描本犹犹豫豫在他左边的位置坐下,看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离开,小姑娘开心地发出邀请:“你要跟我一起玩画画吗?”

    小毅面无表明扫了一眼乱七八糟的绘描本,和小女孩色彩斑斓的手指……

    “我不喜欢画画。”

    “哦……”

    余蔓蔓小朋友有点失落,默默涂完一颗粉色的太阳和紫黄相间的云,余光看到身边正在发呆的漂亮新同学,想了想再次发出邀请:“大家都喜欢和我做同桌,下次我可以和你坐一起。”

    小毅眉头一皱,毫不犹豫拒绝:“我不要同桌。”

    我的同桌要留给小姨妈=。=

    “……”

    小姑娘噘嘴,低头坐在他身边有力涂绘本,手下的长颈鹿硬是被她涂成了斑马。

    小毅身上突然发出叮铃一声,他从口袋掏出小手机,信箱里有小姨妈给他发的第一条信息。

    他平圆的指甲轻轻戳屏幕上的笑脸,嘴角终于融化出一点笑意。

    “咦?你在玩什么?”

    “看我小姨妈的信息。”

    “这是你的手机呀,能借我玩一会儿?我用三只小猪的故事书跟你换~”

    “不行!”

    小毅一听居然想要他的手机玩,立即把小手机穿进口袋里牢牢护住。皱眉打量这个贪心的小姑娘,抱起自己的小**子,决定离她远一点!

    目送绝情的背影,惨遭拒绝三连的余蔓蔓小朋友瘪瘪嘴,哇地一声哭出来!

    ……

    伍恬连忙托住小朋友的后背顺气,悔的肠子都青了:“对不起对不起,乖乖不哭了。是小姨妈说错话,我们小毅这么好,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不要你呢。”

    伍恬心痛地把把孩子抱坐在腿上,一边认错一边手忙脚乱给他擦眼泪。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举监狱的例子,明明想要表达撒谎是错误的,怎么小毅以为自己要送他去监狱?

    看看把孩子吓得都成什么样了!

    我真是个失败的教育者!

    深思熟虑想到的方法,居然直接把孩子吓哭了。伍恬深深地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狼外婆。

    小毅被她哄了一阵终于止住了哭声,但是小胸脯还在一起一伏抽搭,在她怀里抬起朦朦大眼问:

    “真的不送我去监狱吗?你发誓?”

    “我发誓!”

    “那你会带我走吗?”

    “会!我发誓!”

    小毅好像终于放心了,小手紧紧抱着她的腰,十分依恋地贴进怀里。

    “小姨妈,felix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原谅我好吗?”

    “嗯。”

    被原谅的伍某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她深刻地体会到,孩子和大人的精神世界隔着十座珠穆朗玛峰。教育事业任重而道远,回去后得买点教育丛书参考一下。

    夜晚,小毅在下铺,伍恬在上铺,二人映着床头绒绒的灯光小声聊天。

    “小姨妈,监狱和福利院一样吗?”

    “不一样呀,监狱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他们为什么叫犯人?”

    “就是……做过危害其他人生命安全、利益,触犯了法律的人,所以叫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