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 81 章-跑,-
跑,

81.第 81 章

    此为防盗章  可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而且更敏锐, 当妈妈像一杯温牛奶时, 他会跟她撒撒娇,她也愿意笑一笑;当妈妈像发霉的面包时,他会安静躲到一边, 看着她哭泣或者沉默。

    他本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直到有一天, “妈妈”突然变了, 她久违地换上新衣服, 整理妆容,精心准备了午餐, 一整天都笑盈盈的,最后交给他一张卡片。

    临睡前, 她还亲切地亲吻了他的额头。

    “对不起,我撑不下去了。”

    妈妈突然的转变让他很不安,那天晚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到曾经捡到的一只断翅云雀。

    他记得那是个大晴天,小鸟睁着眼睛躺在草地上,一边翅膀摊开,羽翼折了一半。他把小鸟从烈日下搬到屋檐下,小鸟耷拉着脑袋动都不动。

    妈妈回家的时候看到他和那只鸟,只淡淡地说了一句——

    它快死了。

    后来晴空骤变,大雨滂沱, 他回到屋里趴在窗前看走廊的那只鸟, 豆大的眼睛逐渐暗淡, 最后在雨水中与泥土混成一滩。至始至终那只鸟都没有动过。

    他很害怕,因为他觉得今天的妈妈好像那只鸟。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妈妈的房间还是没有声音。他饿得受不了,自己找出前一天剩下的食物填饱肚子。然后端起剩下的面包小心翼翼推开妈妈的房间。

    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轻轻碰了碰她的手,又硬又凉。

    那一瞬间巨大的难过把他淹没。

    虽然才五岁,可是他明白,妈妈终于还是不要他了。

    当再次面临被抛弃危机,面对不一样的小姨妈,他再也忍不住。

    *

    “为什么都不要我!你答应过我的呜——”

    “小毅……”

    “哇呜啊——”

    “我发誓……”

    “哇呜啊——”

    “好孩子不要哭……”

    “哇呜啊——”

    小毅不管不顾嚎啕大哭,不论伍恬说什么都被他声音嘹亮的哭声盖过,简直要把心肺都吼出来。小朋友的嗓子娇嫩,眼看着已经嚎劈了音,却说什么都也哄不好,任由伍恬跪请祖宗十八代做保证都不管用。

    “先听我说话好不好?”

    “哇呜啊——”

    “你再哭我要生气了!”

    “反正你都不要我了呜啊——”

    伍恬是又心急又心疼又被他嚎得脑嗡耳鸣,肩膀的衣服被小毅牢牢攥紧用力到变形,站不起身只能全程抱着小孩儿去浴室拿毛巾擦眼泪。

    哄也不好,凶也不行,小毅沙哑的哭声像钝刀一样割她的肉,看到小孩子滚珠一样的眼泪。伍恬濒临崩溃,最后没办法跟着小朋友一起掉眼泪。

    伍恬委屈巴巴:“哭吧!我也想哭!我也很惨好不好,一觉醒来全都变了,也不知道我的身体死了没有呜呜呜——”

    伍恬也是悲从中来,越想越觉得自己倒霉,越想越觉得前途黑暗,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炸了阎王家祖坟落得这个下场,哭得好不凄惨!

    我招惹谁了我!

    小毅正嚎得来劲儿,突然发现他小姨妈比他还能哭,一时怔楞,午后闷热的客厅就只剩下伍恬一个人魔音穿耳。

    “小姨妈你怎么了?”

    “我想哭呜!”

    小毅啜泣着给伍恬擦眼泪:“小姨妈你怎么哭的这么惨。”

    因为我真的太惨了!

    伍恬哭得正伤心,突然感到脸上一阵凉意,睁开眼才发现是她家小朋友正一脸担忧地拿着湿毛巾帮她擦脸。

    原来小毅看她哭得伤心,顾不上自己哭急急忙去浴室沾湿毛巾回来帮她擦眼泪。

    “你别哭了,我不想惹哭你的。”小毅强憋住哽咽,眼角还带着泪花。

    带着湿气的嘴唇印上脸颊,耳边是鼻塞后乖巧柔软的歉意:“对不起,我不哭了,我会乖的,你也别哭了。”

    伍恬是真的被她家小朋友打败了。她觉得自己就躺在在煎锅里,一面撒孜然一面撒辣椒面,她家小朋友是厨师,垫得她这颗心水深火热,哭笑不得。

    她用毛巾捂住脸用力几个深呼吸。

    “不哭了,小姨妈不哭了。”

    等到真假哭包双双止住眼泪,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一人抱着一截碎碎冰敷眼睛,终于能冷静下来讨论幼儿园的问题了……

    “小毅,小姨妈没有不要你,幼儿园是学习的地方,你白天的时候在幼儿园学习交朋友,晚上小姨妈就接你回家了呀。”

    “可是我不想去幼儿园。我们在一起不好吗?”

    “小姨妈要去学校上课,跟你上幼儿园是一样的。”

    “那我们不能上一个幼儿园吗?我不要小胖子当同学,我要你!”

    伍恬失笑,伸出食指戳了戳小毅软绵绵的脸颊笑道:“真应该把你这些傻话都找个本子记下来,等你长大后一句一句念给你听,然后再告诉你以后的女朋友,让她看看你小时候有多傻~”

    “我不傻啊!”

    “想跟我做同学还不傻呀?”

    小毅急:“当然不傻了!所以我什么时候能跟你做同学?”

    伍恬无奈摊手:“你好好上幼儿园,长大了我们就是同学了。”

    “好!那我要快快长大,让小姨妈当我的同学。”

    小毅开心地扑到小姨妈怀里,偷偷掩下得意的笑。小姨妈又温柔又善良,身上还有好闻的味道。先前一通发泄消耗不少体力,他依赖地蹭了蹭,困倦感袭来,打了个哈欠。

    第一次给小姨妈打电话,她在哭,像春天打在小草上的细雨。听到这哭声他就想,这人一定很心软吧。

    第一次见到小姨妈,他就知道,这个人跟他想的一样。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

    “呐以后小姨妈去学校上课,我到学校给你发一条,中午吃饭发一条,晚上来接你放学之前再发一条。”伍恬用自己手机往小手机上发送一条信息,叮铃一声,小毅的眼睛张大了一些,有些笨拙地点开信息栏,是一个笑脸表情:^_^

    “明白了吗?”

    “嗯!”

    小毅明显因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新手机而开心兴奋,左摸摸右摸摸,稀罕的不行,连明天就要去幼儿园的忧伤都被暂时忘在脑后。

    伍恬觉得,在这一次毫无保留狼狈大哭之后,她和小毅之间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膜消失了。

    她家小朋友如此悲恸的控诉,反倒是让她心中一块悬浮的巨石飘然沉落。

    庭院中心的大柳树被微风撩地唦唦作响,映得窗面上一片盎然。她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小毅的发顶,偶尔飘起几撮呆毛,软绵绵地蹭到她胳膊上,又轻又痒。

    她轻柔地理顺小朋友乱飞的头发道:“在幼儿园遇到了喜欢的小朋友,小毅可以主动去一起玩,等小姨妈去接你回家的时候可以介绍给我认识~”

    小毅偷偷撇嘴:“哦。”

    *

    小毅第一天上幼儿园,是伍恬牵着手送过去的,比较遗憾的是今天宋博文小朋友没有上幼儿园,没有熟人在小毅身边,伍恬颇为担心,便麻烦李老师多照顾些小毅。

    李老师人非常好,也许是为人师表久了,身上的气质跟孩子非常合,小毅觉得她很像emma,对幼儿园的排斥无形中减轻了几分。

    小姨妈在他恋恋不舍地目光中逐渐消失,等到彻底看不见小姨妈的身影,他才郁郁寡欢地跟着李老师进去教室。

    社区幼儿园一共有二十五个孩子,一进屋,二十五双眼睛齐刷刷落在他身上。

    小毅细不可为地鼓起眉心,他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过度地关注。但是想到跟小姨妈的约定,只能克制住心底的焦虑,像块石化的雕塑僵立在原地,放在口袋里的小手紧紧攥住手机,从中汲取些微安全感。

    “孩子们,这是我们的新同学,他叫成毅,鼓掌欢迎~”

    李老师话落,二十五个小朋友巴掌拍的震天响,热情程度不可言喻。再接下来李老师并没有让小毅自我介绍,而是亲自领着小毅到位置上坐下,之后开始上声乐课教小朋友们唱字母歌。

    小毅潜在还是很怕生的,不用自我介绍让他悄悄松口气,僵硬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了些。他现在的外貌跟在美国的时候有些微的变化,最近饮食均衡,身上胖了点,不再像大头娃娃,气色也白里透红,黑黝黝的眼睛灵动无比,整体精神面貌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一句话概括就是,老少通杀。

    社区幼儿园收的都是四岁到六岁之间的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最是好动,也是好奇心爆发的时段,虽然嘴上乖乖跟老师学唱歌,但眼睛全都不受控制往新同学那里飘。

    这个新同学长得好看呀!

    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长长的睫毛,白白的皮肤,长得比余蔓蔓(公认园花)还好看!

    就……就是忍不住想看呀!

    四面八方扫雷一样的目光不间断落在身上,小毅刚稍微放松点的身体又开始紧绷,脸越皱越紧,额头手心全是汗。

    就在他的紧张即将爆炸之时,一道嘹亮的声音划破教室:“老师!新同学好像不舒服!”

    唰——!

    这一下所有小朋友的目光终于光明正大地全部落在他身上了。

    小毅觉得自己浑身“炸”了一下。如果非要形容,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一只河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