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 78 章-跑,-
跑,

78.第 78 章

    “爸爸?先醒醒,我们回家了。”

    伍恬轻轻晃伍中华的肩膀, 他已经歪倒在旁边的沙发上昏昏欲睡, 伍恬叫了半天只舒服的翻了个身, 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

    “我来吧。”见叫不醒,成毅在一旁出言道, 随后弯身把喝醉的伍中华整个扶起,双手驾着往外走,伍恬见他扶着轻松, 在前面开路按电梯。

    虽说成毅扶着伍中华并不费力,但是俩人身高差的有点多, 再加上伍中华喝多了站不稳, 到停车场这一路也费了些劲。

    “车钥匙在我右边口袋里,你帮忙开个锁。”到车前成毅叫住走在身后的伍恬,同时把右边身体向她方向侧过来。

    “哦哦。”伍恬两步小跑跟上, 在要伸手的瞬间突然迟疑了一下。

    他上身就穿着一件普通的短袖,所以这个口袋应该是指着裤子口袋。

    弄个钥匙扣挂着不行吗!

    伍恬悄悄摸了下颈边的头发, 伸手去掏他口袋里的车钥匙。成毅穿着是一条深色牛仔裤,腰胯附近布料很紧,她一只手在口袋边缘试了几次,牛仔布料的硬度得使劲儿往里探才行。

    俩人贴着有些近, 男人灼热的体温和伍中华身上的酒味让伍恬总有一种偷偷背着家长跟小男孩儿说话的感觉。她一狠心手用力钻进裤口,指间隔着软布一下就触碰到人体皮肤的温度。急忙去勾下面的钥匙, 哗啦一声迅速拉出来。

    “诶?”拿出来钥匙, 伍恬却发现这串上没有车锁钥匙啊, 疑惑抬头,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目光。

    “哦记错了,在另一边口袋,不好意思。”

    “……”

    他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伍恬突然笑了一下,走到他身后左侧,这次直接两只手都用上,左手扯开口袋,右手伸进去掏钥匙,手腕一转,抓在手心的启动钥匙对着某条大腿用力戳了一下!明显感觉到肌肉瞬间紧绷,啪,双手满意离开。

    biubiu,黑色轿车发出两声鸣响。

    成毅神色不明,目光一直追随着她,伍恬权当没看见,解锁之后忙打开后座车门,还笑着回头说:“可以了,上车吧!”

    看到某人默不作声把伍中华安置在后排座位上,伍恬在背后得意地勾起嘴唇,打开副驾驶,后视镜里的笑容进去怎么都消不下去。

    哼哼~真以为我不会反击嘛。

    车子匀速开出停车场,街道上霓虹五光十色,伍恬回头看了一眼稳稳侧躺在后座的伍中华,见他还睡得香,才放心转回身。余光扫向一旁目不转睛开车的男人。车厢内没人说话,伍中华醉酒的呼吸声就格外明显,车窗外的风打在脸上,伍恬抬手摘掉唇边的碎发,耳边突然响起了音乐声,成毅的手指重新放回方向盘,周身已经被舒缓的音乐包围了。

    伍恬侧头看了他一眼,谁都没说话,在舒缓的音乐中他们回到伍家住的地方。到了地方伍恬跟成毅先说了一声,下车去开门,成毅停好车扶着伍中华下车。

    伍恬发现伍中华的酒品是真的好,不吵不闹就睡觉,这么一会儿在车上都能睡得这么熟,光扶着是不行了,成毅就弯身,俩人一起把伍中华扶到他背上进了屋。

    别墅里灯光明亮,伍恬把二楼的走廊灯打开,引着成毅把伍中华背回他的房间。

    “在这。”伍恬先进门掀开床上的薄被,成毅随后轻缓地把醉酒的伍中华放下,伍恬伸手帮忙一起把他舒坦安置到床上。

    呼,这一通折腾伍恬出了些细汗水,出了大头力气的成毅身上也有些汗湿,他侧头问:“借用下客房卫生间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今晚谢谢你,耽误你时间了,忙完你早些回去吧。”伍恬笑着对他说,还给成毅指了客房的位置。

    成毅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伍家,但以前都是因为工作,来了接完人交完东西就走,却是不知道客房在哪,他轻点头没错生,进去客房借用卫生间。伍恬则是取出一条新毛巾打湿了水回去给伍中华擦脸,擦好之后才松口气扯过薄被轻轻盖在伍中华身上,而全程伍中华都睡得不省人事。

    酒品当真是没谁了。

    伍恬摸着头上的汗,想是不是该找个全职保姆在家。伍家白天有钟点工家政,负责打扫房间,因着这些年伍恬上学大部分时间在学校,伍中华时不时应酬也不会再家里吃饭,保姆就换成了钟点工。

    现在伍恬想想还是找一个来方便些。

    确认伍中华睡得比较安稳,她又去倒了杯温开水轻轻放到床头,只留下一盏床头灯,轻轻阖门而出。

    客房的门已经关上了,伍恬轻咦了声,成毅这是出来还是没出来呢?按照正常人的做法,他离开前出应该会先来告知自己一下,不会一声不响就离开。

    她犹疑走到客房前,轻轻敲了敲门,没回应。

    伍恬悄悄按下门把手,客房里空旷整洁并没有人,卫生间也没听到声音,她站在门口小声呼叫。

    “成毅?”

    还是没回应,她才大推开门,隔着卫生间听了听,真的没有人。

    嘿?这人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啊……

    伍恬觉着他不该是这种作风,呢喃着掏出手机,拨通他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还关机了!

    伍恬握着手机在别墅走廊和大厅看了一圈儿,还真的一声不吭就走了。

    “这人……搞什么……”

    她微蹙眉,把房子里的灯关上,不太高兴地走回自己房间。

    处于礼貌应该也要说一声的,真是奇怪……

    推开房门,卧室里一片黑暗,窗帘严密地遮住密不透风。随手去按房间的灯,手刚举起来突然被黑暗中莫名出现的一只手握住!伍恬浑身哗啦一个激灵不受控制尖叫,立即被另一只手堵回喉咙,身体一转,后背撞进一片温热紧实的胸膛,牢牢被锁在怀里。

    鼻息见有种若有似无的熟悉气味,伍恬第一时间想到一个人。

    “伍恬,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成毅贴着她耳边,声音的每一个气息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

    伍恬心脏砰砰作响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身体瑟瑟发抖,又慌又气,朝着黑暗翻了一个白眼,手肘泄愤似的朝后怼上某人硬邦邦的胸膛。

    耳边有一声短促的闷哼。他没有躲开,硬生挨了这一肘。

    活该!!死小孩不学好用这种恐怖方式吓人,才打你一下都是轻的了!

    唔!

    结果扣着她手腕压在腰间的手臂一个用力,把她提起来,伍恬双脚悬空整个陷进身后的胸膛,瞳孔瞪大喉咙里都是惊呼,压在身侧的手去拧男人的腰腹。

    干什么!兔崽子!干什么!

    他腰间一点赘肉都没有,硬邦邦的结实揪不起来,五指一伸化作猫爪疯狂挠动瘙痒。

    手下肌肉明显僵硬往外躲。伍恬圆眼一亮凶巴巴挣扎。

    啧!

    黑暗中,成毅龇牙倒吸一口气,被怀里不老实的人激得拧眉,拴住人向前两个大跨步。

    “唔呢嗯哼唔!”你要干什么!

    噗通一声,她被面朝下按在柔软的床上。

    “你乱动什么!”男人语气凶狠。

    “唔嗯呢唔哏呜哼嘤!”我这不是乱动是反抗!

    屋子里黑漆漆的,窗帘厚重,月光都透不进来。伍恬喘着气,小腿在他胯间缝隙朝后弯曲啪地一声用力抽在男人后背上,随后两条长腿都被男人压住,她再使劲儿朝后甩甩甩,像一条活蹦乱跳甩尾巴的鱼。

    气喘吁吁,坚决不认识。

    成毅护住这边,又漏了那边,最后直接气急败坏仗着身材优势全身压下去!

    伍恬喉间一声闷哼,被身后一堵肉墙结结实实压进床铺上。

    “哼哼……”太重了……

    “伍恬!真能折腾啊,我他妈就知道你没死!”

    背后的声音咬牙切齿,伍恬突然停止了挣扎。

    蓦然,一阵温热气息扫过脖颈,肩头被用力咬了一口!

    伍恬:“唔唔唔!”说话就说话,咬人干什么!!!qaq